汉军 正文 099

翰峰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於除鞬闻言露出一丝苦笑,摇着头说道:“多谢夸奖!其实依我看来,数百年后,只怕不会再有什么匈奴、鲜卑、乌桓等等。我辈生在此时,聊尽人事而已。”。满勒一惊,问道:“这是为何?”。 於除鞬眼光转向耿恭说道:“大漠的主人或许会更换不休,如数百年来的大月氏、东胡、匈奴、还有正在兴起的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於除鞬闻言露出一丝苦笑,摇着头说道:“多谢夸奖!其实依我看来,数百年后,只怕不会再有什么匈奴、鲜卑、乌桓等等。我辈生在此时,聊尽人事而已。”。满勒一惊,问道:“这是为何?”。

於除鞬眼光转向耿恭说道:“大漠的主人或许会更换不休,如数百年来的大月氏、东胡、匈奴、还有正在兴起的鲜卑、乌桓等等,以后或许会有更有力量的部族出现,但我敢断定,千载之下,只有汉人将生生不息,世世代代。”。耿恭不明其意,一时无话应对。成上却哈哈一笑,说道:“几百几千年后的事,谁能说得准。”。


於除鞬望着耿恭说道:“记得我在酒泉城中第一次见到你时,同感汉人将被腐儒深误。但自疏勒城一战,从你、从成兄、从那些死不休战的汉军、从那个貌似胆怯的小吏身上,我知道汉人的血性如此坚韧,即便会被一时掩盖,一旦危急之时,还会迸发出来。这不是什么学说能够改变的。”。耿恭说道:“是,何况儒家也有舍身取义,杀身成仁的教诲。我想,奉儒家为经典,也未必能尽没我汉家男儿血性。只怕……”,说道这里却又不想再说,於除鞬和成上、满勒也不答话,静等耿恭往下说。耿恭只得继续说道:“只怕后世唯记得儒家忠孝纲常、中庸宽恕,忘却先辈血性,勇于舍身赴难。”成上插嘴道:“我性不爱书,多亏先父督导甚严,才读书识字。记得当年先父评论诸子百家时曾说:儒家注重内省。武帝以后,汉家难复积极进取,开疆拓土之风。但一统思想,却能集聚人心。”。於除鞬点头说道:“是啊!有血性,有凝聚,这样的汉人谁能战胜呢?”。

耿恭不想就这话题再说下去。虽知不该问,但还是忍不住问於除鞬道:“那你将往哪里去?”,於除鞬答道:“先到乌孙地吧!你放心,我已无意再与汉家争夺西域。”,话音一低说道:“当然,和你、和班超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我知道终将是无力争夺。除非……”,耿恭和满勒同声问道:“除非什么?”,於除鞬答道:“除非汉家自弃西域,那我当取之。哈哈,那怎么可能?”。成上一直少有说话,此时突然又道:“乌孙处在大汉与大月氏之间,局促在此,终非长久之计。”。

於除鞬振声答道:“对,那也只是暂且休整之地,我自当效仿大月氏人,继续往西去找寻另一片自由的牧场。或许几十年,或许几百年,还会有匈奴人的光荣传诵四方,即便就此消失不在,也要作一个自由的匈奴男儿战死沙场。”。

耿恭和成上、满勒闻听此言,都感心头一热,不由得同声叫道:“好!好男儿!”。耿恭起身牵上跟随自己多年的“白羽”,把缰绳递给於除鞬说道:“此马虽然马齿渐老,但十几年来久习战阵,能自避箭矢。愿随你远行,得其所归。”。於除鞬毫不推辞,接过马缰,简单说了一句:“谢谢。”,翻身上马。回头再看了一眼妹妹,露出笑容,居然开了一句玩笑说道:“这马就算娶我妹妹的聘礼了,也只有这样的马,才配得上大匈奴的云当居次。”。云当含羞想笑,嘴角一动,不争气的泪水却又流了出来。

雕莫皋一挥手,所有匈奴人一声唿哨,纷纷上马。於除鞬松开马缰,“白羽”喷出一个大大的响鼻,高昂的马头摇摆几下,迈步慢慢前行。雕莫皋向空中甩出长鞭,清脆响起了“啪”的一声,所有人跟在於除鞬身后缓缓走了。


落日余晖照在孩子的小脸上,映出新的光芒。云当心中轻呼着哥哥,泪流满面靠在耿恭肩上,目送着於除鞬远去的身影,默默的祈祷着昆仑神的护佑。

残阳如血,在於除鞬和每个西迁的匈奴百姓身后拖出了长长的身影。於除鞬上身挺直,目视着走过身旁的每一个匈奴人向着太阳走去。


第三十四章 犯强汉者 虽远必诛


与於除鞬分开后,耿恭先到务涂谷中见了君夫人。谢了她当年相助之情,君夫人喜不自胜,连声说道:“没想到还能生见戊校尉。”,又问起怀玉之事,当知道怀玉无恙后,长长跪地拜谢上苍。让耿恭甚为感动。

耿恭带着云当母子回到伊吾。先安排满勒带着於除鞬的信物直接去找寻留在匈奴故地收容失散部众的牙比和乌都尔,找到以后再拿着自已写的信件去找鲜卑偏何所部,安置匈奴部众。

於除鞬无心真降,耿恭无功而返,遣谒者回朝奏明匈奴之事, 还没动身前往疏勒时,传来朝廷大变的消息。


自大将军窦宪击破匈奴后,窦氏一门气焰熏天,愈加骄纵。各地刺史、太守令多出其窦氏一门,对民众横征暴敛、贿赂公行。窦景尤其放肆,其家奴竟然也敢公然强夺人财,略人妻女。司徒袁安见天子年幼,外戚专权,深为忧虑,言及国家大事,往往呜咽流泪。尚书仆射乐恢上书“诸舅不宜干正王室”,请皇帝、太后抑制窦氏势力,竟被窦宪用毒药害死。朝臣震慑,望风承旨。窦笃进位特进,窦景为执金吾,窦瑰为光禄卿,兄弟当朝,贵重显赫,倾动京都。

和帝虽年仅十四岁,下决心铲除窦氏一门。苦于无法与外臣接触。素知中常侍钩盾令郑众为人谨敏而有心机,不事豪党,于是便招来郑众,定计除灭窦氏。考虑到窦宪出镇凉州,怕他兴兵为乱,谋定后忍而未发。适逢窦宪和邓叠班师回京,和帝大喜,下诏让大鸿胪持节到郊外迎接,并按等级赏赐军中将士,以安其心。窦宪进城之后,和帝亲临北宫,命将屯卫南、北两宫,关闭城门,逮捕了邓叠、邓磊、郭举、郭璜,下狱诛死。收窦宪大将军印绶,改封冠军侯,并命其与窦景、窦笃、窦壤离开洛阳去封地。一到封地,立即令其自杀。

窦宪的轰然倒台牵连到了班超的兄长班固,班固入窦宪幕府后,主持笔墨之事,窦宪甚为信赖。洛阳令种兢与班固曾有旧怨,说起来也是小事一桩:两年前班固的仆人酒醉挡住了种兢的马车,被种兢的马夫上前推开。仆人醉骂,种兢大怒,又畏惧窦宪,不敢发作,只能怀恨在心,把帐记到班固头上。窦宪一死,种兢借机罗织罪名,捕班固入狱。没过多久,班固死于狱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