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


华夏南方的冬天一向都温暖如春,良好的气候是粮食稳定生产的优先条件,虽然已经拥有大篷温室的技术,但先进的技术也意味着较高的成本,也一直很难得到推广。也因为如此,秦岭以南成为华夏帝国的重要产粮基地。

不知道自己的先祖们在大宇宙时代用了什么办法,原本多山少平地的华夏南方领土,也出现了类似华北平原千里平地,也使得华夏帝国能够轻而易举的养活超过三亿的人口。

混乱时期之前流传下来的优秀农业良种使得即使是以现今落后的技术也能拥有极高的产量。例如种植面积最为广泛的水稻,每粒稻米都有莲子大小,仅20颗米粒就足以一个成人一顿的饱饭,而且这种水稻摄水极少,也就意味着能有较大的耐旱能力,最另人称道的是,这种水稻竟容入了食虫草的基因,于是又拥有了对抗病虫害的能力。

大面积的平原种植水稻,无疑形成一副壮观的景象,笔直的水泥官道四通八达于田间,极大的方便了耕作人员的农田工作。

看着来来往往的农民扛着推着各种农活工具,谢正阳不由发出一声感叹,他出生于一个东南方乡村家庭,自然是知道现下正是秋收播种的好时节,想必家里也在忙着农活吧。

“傻小子,想什么呢?是不是想家啦?”一旁的李老头嘿嘿笑道。

谢正阳默不吭声,就算是承认了。

“唉,你还有家可想,而我呢,我的家到底在哪里?”李老头感叹道。

谢正阳突然对李老头的来历感兴趣起来:“对了,老头子,你几乎把我的底都摸遍了,你自己还保守秘密,太不够意思了!”

“哈哈,好啊,你想知道什么?”李老头一脸玩味的笑容。

“我想想!”谢正阳听对方这么爽快,一时不知道该问什么起来,“就说说您多大吧!”

李老头一听,作出沉思状,看的谢正阳撇撇嘴,一个岁数也要想那么久么?

“我看看啊,按照我活到现在来算,我应该是72岁,按照现在的年历来算,我应该五百多岁了吧!”

“啥!”谢正阳差点被讶的跌到地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现在哪有人活到五百多岁的。”同时也想,也不象72岁啊。毕竟这个年代,人的平均寿命都在150岁以上,70不过是刚入中年而已,可李老头的样子到是象一百多岁。若不是见识过他惊人的功夫,搞不好还要认为他是嗑药过度把自己搞成这副德性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听不懂!”

“听不懂没什么奇怪的,估你小子也没听说过‘穿越’吧!”李老头似笑非笑道。

“切,不想说就算了,何必拿这么低级的谎话来告诉我,什么穿越,什么东东。”谢正阳算是死心了,这老头子从来没有正经过,问他还不如问条狗要强的多。

突然间,谢正阳的身子晃了一晃,不由的奇怪的拍打一下身下一身毛茸茸黑毛的坐骑——狮犬。

“汪汪”几声狗吠,顺着狗脸的方向望去,一条卖象还不错的牧羊犬在一个老农的牵扯下经过,看样子应该是个母狗吧!

黑狮犬叫春般的吠声和吐着舌头,口水哈喇子直流的德行实在是让谢正阳很无语:怎么我身边的不论是人是马是狗都是这副色鬼投胎样。

至于这只狮犬当初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成为自己的坐骑,谢正阳只能当是自己走了狗屎运。

那天晚上,当见到这条狗扑向自己时,见识过它发狂威力的谢正阳还以为自己真要交代在这里,就算捡回条命也会挂于狂犬病。正闭眼准备等死时,一个滑腻的感觉出现在脸上,一条巨大的舌头不停的在舔着自己脸,向后看去,那只大尾巴不断的左右摇摆,这不是狗向主人示好的经典动作么。根据李老头子后来的解释,谢正阳当初在拍马会上故意砸开牢笼放出它,让它有了感激认主之情。这条格外有灵性的狮犬也就这么的成为了谢正阳的坐骑。

想到这,谢正阳摇头一笑,这条狗也太人性了点,见到母狗也不挑时候大冬天的发情,拍了拍它的头:“好了,大黑,别流口水了,那条母狗大你好几岁呢!”

对于谢正阳取的这个名字,李老头狠狠的鄙视了一把他的文化水平,按他的说法,怎么也要取些类似“大将军”、“霸虎”、“天狗”等等这些威风凛凛的名字,现在竟然把这种看门狗才有的名字安到这条稀有的狮犬身上。“这简直是暴殄天物。”李老头一口呸道。

谢正阳才不管那么多,出身农村家庭的他,认为这个名字才有乡土气息,叫得亲切。

“呵呵。”李老头的笑声打断了谢正阳的思考,“你这大黑的脾气还真有些跟你的那兄弟李小子有些对味,可惜的是没有专门为狗开的妓院啊!”

说道这,谢正阳有些担心的说:“喂,你那天真的没有看到那小子的贱影吗?”

“饶了我吧!”李老头故做抱头状,“你问了多少遍啦,说没见到就是没见到。你也不用担心啦,你那兄弟估计可不是一般的人哦,到哪都有人悄悄照看着,要不然,当晚你们两个也不能跑出那么远。”最后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说大声点啊,后面的我没听到。”

“嘿,没听到就算了!”李老头扬鞭抽了跨下的驴子屁股一把,那头驴飞一般的跑起来,弄得谢正阳不得不让大黑加紧脚步跟上去。

那头驴子赫然就是一个月前拍马会上的“百里驴”,老实说,谢正阳除了佩服李老头子他的一身高深莫测的武艺外,更是对他趁乱摸鱼的本事无话可说,把大闹拍卖会场,几百人都不能制服的狮犬收服也就算了,还顺带摸来这头本属于别人的驴子,又顺手将自己的“尿血宝马”给拉了出来。回头看了看,看来当初的感觉没错,别看那头马瘦不垃圾的,还一副膀胱炎的样子,想不到还真是一匹宝马,竟然能跟的上狮犬和百里驴的速度。

刚穿越最后一片田地时,太阳已经西沉,李老头向前望了望:“好了,前面终于有家酒店了,到时可以休息一下,他奶奶的,竟然跑了一天才穿过去,这农田也太大了!”

谢正阳瞪得眼睛发直:“什么酒店,我怎么没看到。”可不,眼前除了看不到头的山间小路和乱七八糟的小山乱石堆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正要询问时,突然隐隐的听到求救声。

李老头突然裂嘴一笑:“跟上,臭小子,你实习的机会到了。”快驴加鞭的向旁边分叉的小路跑去。

奔行百多米后,终于见到了求救声的来源,一名斜坐在地上的年轻女子,另外,还多了几名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正在狂笑的大汉。

“看来又是一个几只大灰狼与小白兔的故事。”李老头耸耸肩转头对谢正阳道,“还看什么,英雄救美的机会来了,对方可是个大美女啊,你小子还是处男吧!”

谢正阳一愣,转头问道:“那你呢?”

“我替你把风啊!还不去,顺便看看你小子这个月学的怎样,不许用枪,要是连这几个家伙都对付不了,看我不狠狠给你这笨徒弟加点料。”李老头突然恶狠狠的喊道,连同那几名大**小妞的注意都吸引过来。

谢正阳不知道想起什么的,突然一个寒战,连忙摆手:“啊别,我现在就去还不成。真是,叫那么大声干什么,要不然我还能偷袭一下。”最后嘟囔了一句,一脸无奈的迎上几名大汉,摆出的格斗姿势赫然与当天李老头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