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十四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空前壮大。中国的抗日形势势头渐好,沂蒙山区的抗日根据地也和全国各地一样蓬勃发展,大有烈火燎原之势。各大抗日根据地的建立,使这里有了山东的“小延安”的称号。日军连续几次大规模的扫荡失败后,控制的地盘大幅收缩。为了加强对占领区的控制,他们在各县乃至各村大力推行强化治安。同时,对占领区通往各个根据地的路口实行了更加严格地封锁,以期彻底阻止根据地和占领区的来往。双方在僵持状态中相互寻机蚕食。河阳街处于沂水县版图的中心,渐渐脱离了几方势力的纠缠,相对平静地过度到了1943年。

1943年初,沂水县向南通往莒县方向的砖埠镇等鬼子据点陆续被拔掉,河阳街成了八路军根据地和占领区的前沿。国军也在向西方向介入了蚕食。这年秋天,一支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攻占了界湖镇,和八路军根据地并存于沂水县境内成犄角之势。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鼾睡。沂水县城防司令酒井联队长深感威胁,他既对国民党军队的这种蚕食举动担忧,更担心界湖镇的国军和榆树谷的八路军联手作战,自己将首尾不能相顾。于是,他积极调动部署部队,准备大举进攻界湖镇。

河阳街距离界湖镇只有十六华里,龟田和薛景辉每天如临大敌,除了在炮楼上增加哨兵人手外,还在炮楼的每一层都增加了机枪,时刻防范着来自界湖镇的攻击。立秋后,青纱帐又长了起来,据点里的鬼子和伪军颇有些惊弓之鸟的感觉,尤其到了晚上,一有风吹草动就鸣枪试射为自己壮胆。

刘雅欣的二女儿枣花已经快三岁了,杏梅正领着着她在院子里满地跑。刘雅欣坐在一边看着两个女儿,心里用处一种复杂而又亲切地感觉。

枣花是双胞胎生。双胞胎带不动,加之长期的担惊受怕,比预产期早了一个多月就生产了,其中一个生下来只活了不到一个时辰。刘雅欣是半夜生产的,薛三摸黑去找接生婆,不小心滑倒在地,摔断了左腿,一直好不利索,成了跛子。杏梅和奔儿一开始不太待见这个来路不明的妹妹,可一起相处时间久了,那种亲情还是浓浓地弥漫出来,尤其是杏梅,没事就抱着枣花串门子,忘记了娘怀孕时自己委屈的泪水。刘雅欣感慨着血浓于水,又为不能告诉奔儿和杏梅真相而内疚。

薛三一跛一跛地走了进来,摸了摸兴高采烈满地跑的枣花的小脸,费力地坐在小桌子边。刘雅欣连忙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他。

“爹,今天干什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唉,这日本鬼子尽出花花点子,叫各家各户一律不准养狗。我这不挨着街去通知了一遍。”

“叫维持会的闲人去通知不就完了,你去忙乎个什么呀?”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几个家伙,要叫他们去办,还不得找个借口把人家养的狗都弄回去吃了。”

“倒也是。爹,鬼子干嘛不让老百姓养狗?”

“害怕呗,要不怎么老是在半夜三更听到狗叫就乱放枪。你看现在这形势,鬼子明显的没有前几年胆子大了,平时都躲在据点里不怎么出来了。还有啊,你没注意到吗?现在据点里有十几个补充进来的鬼子兵,都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叫我看呀,这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了。”

“我看也是。你看景辉,每天白天出来转转,天一擦黑就躲进据点里了。”

“景辉这小子,半辈子过去了,还活的糊里糊涂的。有奶便是娘,改不了喽。”薛三一声叹息。

刘雅欣笑了:“爹,话也不能这么说。自从景怡死后,他变了很多,这两年多来也不对老百姓做缺德事了。”

“我呀,一辈子就没看懂咱们薛家一个人,就是他薛景辉。薛家和日本人有如此血海深仇,他竟然就能心安理得地给日本人卖命。他要是有景熙一半的血性,他也不至于死后连祖坟都进不了;我也看不懂日本人,他们怎么就这么放心地用他薛景辉?”

“什么进不进祖坟的,都是老皇历了,你也别太认真了。”刘雅欣劝道。

“那可不行。”薛三认真地说,“薛家陵是整个薛氏家族的陵墓。既然祖宗有话在先,我现在又是薛氏门中最年长的,我就不同意。等我死的时候我还得交代这个话。”

刘雅欣见薛三真得较起真了,便不再说什么,笑着给他添茶。

来喜娘俩走了进来,和大家打着招呼。刘雅欣连忙拉过马扎请她们坐。来喜一进门就和杏梅一起满院子逗枣花玩,刘雅欣和来喜娘客气地拉着家常。

“大少奶奶……”

“你看你呀,说了多少次了,叫我名字好啦。”刘雅欣嗔怪道。

“好好好,雅欣你看,这是我给枣花做的小鞋子。”来喜娘拿出一双碎花布鞋。

“哎呀,你看,老是叫你费心。”刘雅欣感到不好意思,说:“当初你幸好有你伺候我坐月子,不然我真不知道有多抓瞎呢。”

“瞧你客气的,我们娘俩这些年多亏了你和老叔照顾。再说,你有文化,你家杏梅教我们来喜认了不少字呢。”

“那都是应该的。乡里乡亲的嘛。”

奔儿从小卖店回来,叫着要吃东西,来喜娘见时辰不早了,便起身告辞。刘雅欣送走来喜娘俩,忙着去灶房做饭。

薛三跟进来,小声说:“我还有个事没跟你说。”

“什么事呀?”刘雅欣手脚不停地说。

“我听说,攻占界湖的国军团长姓刘,是咱们沂蒙山人。你说,该不会是你四哥吧?”

“是吗?我记得我在榆树谷听二哥他们说四哥在孟良崮一带。”刘雅欣有些疑惑。

“就是因为孟良崮离这里这么近,所以我才问你嘛。”

“应该不是四哥吧?哪有这么巧的事?”

“也是,我再打听打听去。这段时间高二宝也没来过,不然一问就知道了。”

薛三显出一丝的担忧。刘雅欣知道他的心思,他是怕界湖镇的国军真要是四哥的部队,也许自己又要有麻烦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