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亲历:女子监狱生活大揭密

圣旨 收藏 29 38352
导读: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N年的四月五日清明节,天气却格外的晴朗。    今天是我离开看守所被解往女子监狱的日子,那间昏暗狭小的囚室,已经剥夺了我整整一年多的人生岁月,在这里我饱尝了初失自由和远离亲人的狂躁,也饱尝了在等待审判的过程中带给我的心悸和绝望。一直以为离开看守所的那天就是重回自由的那天,没想到十一年的判决让我离自由越来越远。    与共同生活了一年多的同犯们一一道别后,我走出了看守所,临上囚车前,我的随身物被例行检查,在经过一番检查后我的一些物品被无端扣押,因不满他们的侵犯行为我拒绝上囚车,激怒了看

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N年的四月五日清明节,天气却格外的晴朗。

今天是我离开看守所被解往女子监狱的日子,那间昏暗狭小的囚室,已经剥夺了我整整一年多的人生岁月,在这里我饱尝了初失自由和远离亲人的狂躁,也饱尝了在等待审判的过程中带给我的心悸和绝望。一直以为离开看守所的那天就是重回自由的那天,没想到十一年的判决让我离自由越来越远。

与共同生活了一年多的同犯们一一道别后,我走出了看守所,临上囚车前,我的随身物被例行检查,在经过一番检查后我的一些物品被无端扣押,因不满他们的侵犯行为我拒绝上囚车,激怒了看守所的一名男警,他拿出手铐将我反铐着硬拖上了囚车。

我坐在开往女子监狱的囚车上,那手上被紧紧嵌入肉内的铐子带来的撕心裂肺的剧痛使我无心享受这久违了的灿烂阳光,此时再温暖的阳光也无法驱散笼罩在我心头的阴霾,憎恨,恐惧,绝望填塞了我流血的心房。

车子很快驶入了女子监狱,移动的铁栅栏为囚车打开了女子监狱的第一道门,驶入几步,第二道厚沉冰冷的铁门又被打开,一幢四层高的监区大楼映入眼帘,楼前是一个不大的操场,望楼房,若不是每扇窗上安装着铁栏杆,粗一看,还真以为这是一座学堂。被疼痛麻木了的手已不觉得手铐退下后的感觉,血迹已经凝固,心也已凝固,下了车,我尾随着同伴形同僵尸般履行着所有的入监程序,拍照,按指纹,检查,剪发,洗澡,换上囚服,带上属于我的番号牌,我的漫长的监狱生涯从今天正式开始。

我被带进底楼的监区,找到门前有我番号名字的监室进入,监室里有六张双层床铺,供十二个人住,床下有一个木箱子是给我们放置衣物的,窗前的柜子上有一台彩色电视机,墙角有一个广播箱,铁门的两旁是脸盆架,顶上有两只电风扇两盏日光灯,床顶上还有一盏夜晚用的长明灯,监狱的晚上是不可以熄灯的。忙碌了一天,转眼已到晚上,躺在床上我才恢复了被麻木了的神经,那曾是我托付终身在灾难临头却嫁祸与我的老公他那道貌岸然的脸及那素不相识却让我身受剧痛的看守所男警官那凶残丑陋的脸不断在我眼前交错重叠,手上的痛和心中的痛一起涌上了心头,泪水如决堤般泄流出来,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柔弱,我的任性我的固执又将给我带来多少伤害。那一扇扇在我身后关上的铁门,是否还能为我打开?十一年的监狱生活,我是否能活着走出这扇监狱大门••••••

凌晨五点三十分,一阵哨声把我从朦胧中惊醒,穿好衣服整好被子端坐在床边上的小木凳上等候警官的开门,监狱里叫开封,警官一到,由监室的室长叫起立,全监房的十二个人全站起来,同声说“警官早上好”,等警官说坐下后再同声说“谢谢警官”才可坐下,在晚上收封时也是这样,声音要洪亮,如声音轻了警官会反复叫我们重报。我是非常厌恶这种的,总会感到刺到心里某一根神经,所以每次开收封,我总是不叫的,如遇见警官的眼光时,我就装着动动嘴巴,却不发出声音来的。当警官走出监区大门后,由监区的负责人安排每个房间的洗漱和上厕所的秩序,负责人都是犯人中选出来的,在监狱那些负责人统称“四犯”,有大队四犯,中队四犯和小组四犯。厕所和洗漱间都是在室外的,忙完洗漱后每个人都得进行监室内的清洁工作,擦窗,扫地,拖地等等,这些都是由室长安排的,七点整个监狱的犯人都到监区外的操场上做广播体操,做完后回来吃早饭,早饭是稀饭还有馒头和酱菜,酱菜的量很少,有时一监室的人还都分不过来,一块普通的玫瑰腐乳要分成四块给四个人,大家只得用自己买的酱菜来下饭。中午和晚上都是吃饭,每星期四晚餐还有花式,如菜饭,面条等,每个人的量都是按个人的胃口多少自己报的,不可以浪费,记得刚到监狱的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四,晚上吃扬州炒饭,量很多,第一顿吃觉得非常好吃,因太多了吃不下在晚上睡觉前又吃,第二顿就觉得没那么好吃了,又没吃完只能放到第二天的早上再吃,第二天的早上,对着这已吃了两顿的又油又冷的饭早就没了胃口,但不能倒掉,只能泡点开水再吃,早晨的水都是隔夜的,不冷不热的伴在油腻的饭里,吃得直打恶心,我是流着泪把这些饭硬吃下去了。我真不明白吃不了扔掉是一种浪费,那吃不了更撑着吃下去这就不是浪费了?撑坏了还要看病吃药不就更是浪费吗?

10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楼圣旨

每个进监狱的犯人都得经过三个时期,新收期,中期改造和近期。新收期大多为三个月,主要是进行监规纪律整训,队列操练,劳役培训。监规纪律有六章五十八条。都是要我们深记熟背的,这对我们读过书的人来说还好,可对那些文盲和老年人来说简直是在受罪,虽然对他们的要求只是要背出其中的“十不准”,但也是让她们够呛,而抄写这冗杂的行为规范还成为警官对我们进行惩罚的一种手段,每抄写一遍,写字速度快的人都要花上一个小时,罚起来还不只是抄写一遍就可以了,而是要三遍五遍的,对不会写字的文盲犯进行罚写划圈,一个字一个圈,几千个字就是几千个圈。

在进行队列操练时要求也是很严格的,对于我们进过学堂的人来说还好训练,而那些从没进过学校的人及一些老年人,可是难了,在操练时她们总是同手同脚的,出足了丑,把训练我们的警官也都惹笑了。但做起劳役来,那些人就要比我们强多了。

入监后每个犯人都要写认罪书,每年至少要写一份,文盲犯由同犯们带写。每当写认罪书时我心里都很难受,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人,是一个很懂知足不贪婪的人,我只是做了一个名义上的法人代表,从没有产生过犯罪的念头,更没有实施过犯罪的行为,我有什么罪好认呀!但为了减刑,为了早日脱离苦海,我只能违背自己的意愿写,记得我监室里有个从农村里长大的女人,苦了大半辈子,后来家乡成了开发区,自己的地被征了,就拿征地的钱开了一家小饭店,才做了三天老板娘就被抓,因为为了招揽生意,店里容留了卖淫女,为此被判刑五年,她对我们说:“每当我在认罪书上写道因为自己好逸恶劳走上犯罪道路时就心疼,我是从小做到大,操劳了一生,哪儿有什么好逸恶劳呀!”

在新收期,每个监室都有一个长押犯,长押犯就是已服了一段刑的犯人,是专管我们新收犯的,我监室的长押犯是我们中队的劳动组长,因贩卖黄带被判刑三年。与劳动组长同一室,可苦了我们,监区每次接了很多劳役活,总要搞什么劳动竞赛,每个监室比,看谁做得多,为了不给她丢脸,我们就得做得比别人多,每天晚上我们监室总是做到最晚,几乎是通宵。一天才几个小时的睡眠。当然她自己本人也是很卖力的做,记得有一次她得到节日探家三天的奖励,回来时她告诉我们她在家还在担心这批劳役活,第三天的早上五点多就来了,在监狱外等队长上班后才进来的。我真怀疑她是否得了什么精神病了,也不知她是真的积极还是想表现自己。

监狱,多的是眼泪。失去自由失去亲人失去尊严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但也有刚强的人。同监室有一个与我妈妈一样大的人,六十三岁,被判无期,过去做过教师,后经商,还出过国,入狱后,她很乐观,也很好强,为监区出黑板,练习书法,在监区演讲比赛夺第一,在一次闲聊时她说她回归后要去开双眼皮••••••她是一个才被判无期徒刑的老年人啊,我惊叹她的超强的毅力,也被她的刚强所折服。

在我们监室,还有一个河南人,她是贩毒进来的,两年的刑期对她来说还算是轻松的,她很会搞笑,常说笑话,惹得大家时常发出笑声,连警官都知道了,有一次她被警官叫去办公室,我们担心她会遭到警官的训斥,没想到她回来后告诉我们,说是警官知道她很会搞笑,就把她叫到办公室让她去说笑话逗警官开心去的。原来警官也会那么无聊。

一天看守所的女所长来见我了,帮我带来了那天被无端扣押的物品,并语重心长的劝慰我,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能那么任性,只会为自己带来更大的伤害。女所长的话让我陷入了深思••••••

监狱每个月安排一次与家人接见,当第一次接见,接见单刚发到我手上时我就开始哭了,自进看守所到现在已一年多时间没亲人的消息了,在看守所当判决下来以后本来是有一次接见的,但没能联系上我妈妈,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我含着泪填完接见单,写好信,天天期盼着接见的那一天,终于盼到了接见日,我提心吊胆的听着广播里报出的接见人的名字,深怕被自己不小心错过,可直到最后一批还没有我的名字,我彻底崩溃了,我不知道是我妈妈出了什么事了还是她们抛弃了我,悲哀冷及了我全身,我只把自己哭得失去了知觉,警官已闻讯赶来,安慰了我一番,并额外让我再写了一封接见单,临走时还安排了一个犯人晚上值班,怕我有什么不测,那晚我是彻夜未眠,人生有太多不测,当初我不相信自己会失去自由,可我却真正失去了,如今我不相信自己会失去亲人,可是否也会真的失去?我还有漫长的十一年,那没有自由没有尊严没有亲人的日子我将怎么过?我感觉自己已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了,我想死,我在想怎么去寻死。我环顾四周,在寻找着••••••

我没能寻到死的机会,又活着到了第二天。心如死灰的我失魂落魄的做着手中的活,忽然,警官叫我了,说是我妈妈来接见了,我感觉我的魂一下子又回到我身上了,因为我感到悲从心中升起,我还有悲的感觉。 我一路流着泪跟着警官穿过操场走进接见室,妈妈与我阿姨已在那边等候,看到妈妈新增的白发,看到两位老人为我流下的泪,我更是控制不了自己,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接见大厅大多都是新收犯,都是第一次与家人接见,人说生离死别都是痛苦的,但我觉得生离要比死别更痛苦,因为活着的人有感觉,那种近在咫尺不能相见的无奈更是让人柔肠寸断,接见大厅里的哭声一声高过一声,那种悲伤的场面恐殡仪馆里哭丧都不及。三十分钟大多是在我妈妈责骂给我带来这场灾难的我老公声中结束,一声哨声把我们分离,我随着队伍走了,一边走一边我还能感觉到背后目送我的亲人的眼光。这场痛哭也让我积压已久的悲痛得以狠狠的宣泄,妈妈的到来也让我放心自己没被亲人所遗弃,晚上我不再去找死的机会了。亲情给我带来生存下去的勇气。

自上诉被驳回时,我就一直萌生着申诉的念头,进了监狱一打听,申诉是要影响减刑的,何况申诉的过程是很长的,虽然法律条文上说申诉不影响减刑,但申诉属于不认罪服法,不认罪就不能争取减刑,这种条文等于是摆设。听说家属提出申诉是不影响自己争取的,我就想让我妈妈替我申诉,只是在接见时有警官在一旁监听,我就写了一分申诉书,偷偷的塞在衣服内,想趁接见退物时让妈妈带回去,不想这信在检查时被发现,当警官建议我提出公开申诉时,想到申诉的成功率是微乎其微,我与老公都进了监狱,家里只有年迈老母,我是不忍心让她再为我奔波,我还有十一年的刑期,我是等待不起的,于是我只得放弃了申诉的念头。

一天,我收到了一封老公从监狱里发出的的来信。他很会写,有好多歉疚的话,还有几篇他写给我的诗,和一张他的自画像。在监狱收到点滴的关爱都会让人感动长久,我被感动了,已不在乎是他带给我的这场灾难。我懂得恨,我更知道恨只会让我活得更痛苦,更累。在这艰难的日子里,我只有不停地幻想美好,编造爱情,才能有勇气面对。从此,在以后漫长的监狱生涯中,我就是靠着不停的编织幻想,靠着自欺欺人的方式才支撑下来的。


3楼圣旨

新收期的劳役也是很忙的,每天从早上做到深夜,大多是手工活,有包装活,结毛衣等。长时期的坐着,脚都浮肿了,手也因为长时间的劳动生腱鞘炎,疼得直往心里钻,监狱里是有医务室的,但这种常见病是不会理会的,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不可能给每个人开病假的,所以,一般的手痛脚肿是不给带去看的,我们只能忍痛继续劳役,不可怠慢。每批劳役活时间总是很紧,我们总是在不停的赶工,犯人中不乏聪明人,她们总能找到各种窍门来加快速度,当然也有偷工减料的。因为完成指标是最重要的。记得有一次在赶完一批手工包装活后,一位监狱的领导在监狱的讲评中说这批劳役出现了一些问题,有人偷窃,有人偷工减料,据调查,偷窃的是两大队,而两大队正是已盗窃犯为主的大队,偷工减料的是三大队,而三大队正是已诈骗犯为主的诈骗大队。对于这位领导的推理逻辑我真是大跌眼镜。

我监室里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这是第五次吃官司了,她劳役非常好,想必是在监狱里练出来的。她是马路诈骗,诈骗来的钱全是为了供她的儿子,她自己平时都是省吃俭用的。我不知道她儿子是否能心安理得的用这些靠她母亲作出的这种牺牲得来的钱,也不理解她的这种牺牲是否也算是一种伟大,我只觉得为她感到悲哀。不久她又被关到禁闭室,说是还有没坦白的罪行。天哪,骇人!

天气渐渐转暖,地处郊外的监狱蚊子早早就出现了,那些蚊子大的出奇,洗漱室潮湿的天板布满了黑黑的一层,我们也都成了蚊子最好的食粮,浑身上下都有蚊子留下的痕迹。监室里也是有电蚊香的,但一个电蚊香是起不了作用的。监区有时也会打一次药水来杀一下。每打一次药水,天花板上的一层黑就会变成地上一层黑,看了让人作呕。

第二次接见,我日思夜想的女儿来了,被抓的那天,女儿还在熟睡,我不忍心让女儿看到这种场面,没叫醒她就走了,不知她醒来不见了我后会是怎样的情景,一年多的分离,不知她是否还记得我。我来到了接见室,妈妈与女儿已等在那儿了,从女儿的眼光里我看到了恐惧,我让她受怕了,我都不敢看女儿的眼,女儿一直用瘦弱的双臂托着小小的脸,死死地望着我,想把我的形象深深刻入她的记忆。时间过得真快,不多久结束号令猛然响起,我女儿一下惊跳起来,稍回过神,猛地向我伸出两条瘦弱的手臂,惨烈地大叫一声:“妈妈”,然后泪如雨下,泣不成声,这一声惨叫让我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多想冲过去把女儿紧紧的抱入怀里,可那堵阴阳两隔的墙无情的阻拦了我••••••

三个月的新收期结束了,我被安排在监狱的生产大队,三大队。我惶恐不安的进入了所谓的中期改造。

主管警官是一个年轻漂亮的警官。她把我带入新的监室。一进监室,就遇见了一个同一看守所的人,她很热心的帮我整理,在看守所我为了争取权利为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曾不知天高地厚的与看守所的管教争执过,为此被上过两次手铐还带过一次脚链,这次离开看守所时他们还不忘狠狠的整我一下已泄私愤,至今我的手腕上还留着那天紧铐的手铐留下的印记。我的不屈服受到很多皮肉之苦,同时也换来了同伴们的敬重。

又是与新的劳动组长同一监室,我刚整理好,她就把劳役发到我手上了,是织毛衣的活,和我在新收时做的同一个款式,我是一个不会做事的人,从进监狱开始才第一次拿毛线针,开始学结毛衣,已结了一个月了,自然是熟练了,我坐在一边一声不响,拿起毛线就开始结了起来。并且自己拼缝,做成成品。在中期,拼缝的后道活都是有劳动组长及劳役能手做的,一般的人都不会,当看见我这个才上来的新手什么都会警官及劳动组长非常高兴。

晚上十二点了,全房间的人都挤在昏暗的长明灯前,不停的结着毛衣,一个都没睡,我感觉自己身与心非常的疲惫,就擅自上床睡了,劳动组长惊诧我这新来的人的不识时务,叫我下床,我置之不理,还是那个同看守所的人劝我说你还有那么漫长的刑期不能如此倔强下去的。是啊,我的力量是多么的渺小,我能抗争得过谁呢?我屈服了,下了床又拿起了毛衣。凌晨两点劳动组长上床睡了,别人也陆陆续续上床了,我也就又上了床。一躺下就睡着了,不一会起床的号令就响了。我们又急急下床,穿衣整理被褥,端坐等候开封。从此,我们的生活百年如一日,昏昏沉沉的睡去,昏昏沉沉的醒着,昏昏沉沉的做活,昏昏沉沉的走着••••••

这批毛衣活还没结束,又来了一批针线活,我被叫去赶做针线活了,针线活是在工场间做的,一个中队三个小组的人都在一起分块干活。我拿到针后按工艺的要求开始做了起来,一边做一边沉浸在思念和回忆之中,一不留神手上的针掉了,吓坏了身边管工具的人,找了好久才找到,她郑重的说在监狱工具就是生命啊,工具掉了,掘地三尺也要把它找到的,否则是吃不了兜着走。她的紧张也吓坏了我,我一下子觉得拿在手上的针是多么的沉,好像它的身上牵系着我的生命。曾有个管工具的犯人,一天因为劳累过度昏了过去,才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她保管的工具,她那高度的责任心得到警官表扬。

工场间做活总有一个警官执勤,警官在时,周围一片肃静,警官有时也会走开一会,一走开,室内就像炸开了锅,那么多人积压的那么多话一下子就爆开了,警官一进门,马上就会刹住,连正在大笑的人也会一下子收住笑声,低下头象没发生过什么一样的从容。我们的劳役活都是由劳动组长安排的,要管住那么些犯人做活,这劳动组长一定是个厉害角色,常听到劳动组长的叫骂声,也许是得到警官的默许,她们在警官面前也照样肆无忌惮的叫骂。

我是一个从不干活的人,受上天怜悯,赋予了我灵性,我的针线活做得又快又好,得到了队长和劳动组长的表扬。一天队长把我叫到办公室,正好中队长也在,她对我主管队长说这个人表现非常好,干活时从不说闲话,活也做得又快又好,我队长听了后非常高兴,她说:“中队长是很少夸人的,特别是当面夸奖,你是第一个。”又问我有什么要求提出来,队长会作为是我的奖励。我不加思考地回答说:“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让我与老公保持通信”。警官点点头让我回监室去了。在监狱,每个月只能写一封接见信,信的字数不能超过五百个,每个月给我妈的接见信是不能少的,那与我老公写信就成了问题,每次都要写申请报告,申请并不一定被批准,自那次以后,我基本上每月都能与老公通信了,老公来信都是写很多很多,十几张信纸,充满自责。他现在的自责对当初他带给我的毁灭性的灾难来说是多么微不足道啊,被自己托付终身的老公背叛是怎样的心情只有自知了,我不敢在同犯们面前说出被自己老公背叛的真相,怕被人取笑了去,只能在众人面前炫耀老公每封厚厚的来信,引来别人羡慕的眼光,同时也把自己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梦幻之中,让这虚拟的爱来充实自己,支撑自己。

一天,监室来安装镜子,乐坏了我们,女人爱美是天性,在没有镜子的日子里,我们把脸盆盛满水,从水中的倒映中看自己,也有的人把一种食品的包装袋反过来,里面银色的锡纸也能照出我们的脸。镜子安装好,我们每天都可以照一下自己,满足一下爱美的天性,同时心中也非常感谢监狱领导做出的这一人性化的举措。

在监狱上厕所与洗澡是最让人烦恼的事。厕所是在室外的,有时间规定,早上起来一次,中午九点三十分一次,中午一次,下午两点三十分一次晚上五点三十分一次共五次。上厕所时监室轮流,至少要三个人以上才可行动,谁要是在规定时间以外有个肚痛拉稀的只能在监室内方便,一房间十一个人都得闻她的臭味。那时监狱里是不可以用卫生巾的,还在用原始的月经带,很不卫生,好多人还都不会用。洗澡是一个星期一次,时间是十五分钟,包括脱衣穿衣,常进去时前一批的人还没洗好,而自己还没洗好时后一批的人又进来了。水温也常常不稳定,忽冷忽热的。大热天洗澡是不上浴室的,大家都在洗漱室洗,有时警官也会站在一旁监督,众目睽睽之下赤身裸体你还没有害羞的时间,因为时间不允许。所以每次洗澡我都有恐惧症,既盼望洗澡又害怕洗澡。

监狱里有医务室,犯人如有什么感冒病痛的要事先打报告给警官,得到警官批准后还得等一个星期才可以去医务室看病,因为监狱规定每个大队一个星期轮流一次去医务室就诊,除了急病警官会当天带去就诊。各监区都有两个医务犯,她们身边会备一些常用药,我们患一些感冒头痛的就向她们要药,她们手上的药也都是受到控制的,有时还讨不到。伤风感冒是监狱里的常见病,一个监室十几个人,如一个人得了感冒,就很容易传染给大家的,常发生全监室的人都感冒的事,吃了感冒药很容易瞌睡,可是劳役时间是不可以打瞌睡的,想睡不能睡,这种滋味真的是非常折磨人的。那些因感冒流鼻涕的人为了不影响劳役,只能用纸塞住鼻孔,不让鼻涕流下来。

劳役一批一批没完没了,我们只能没日没夜的做,实在撑不下去了就趴在床上打一会儿盹,睏了喝浓茶,浓茶喝了不解睏就直接嚼干茶叶,涂风油精,有的甚至直接喝风油精,太阳穴的两旁皮肤常被刺激的清凉油烧焦了。还有的站在凳子上做,只要为了驱散瞌睡,我们什么都会去做的,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眼看花了,往窗外望竟然把外面一盏盏灯光说是一个个小人的头,把我们都吓得毛骨悚然。在我们中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从鸡叫做到鬼叫。真的是很贴切。

一批玩具熊刚做完,我们被全体叫到工场间,看到警官板着的脸,我们就知道大事不妙,果不然,这批活发生了质量问题,她从蛇皮袋里拿起一捆玩具熊查看起番号,正是站在我左边的人做的,她就整捆的仍了过来,打在那人的头上,接着她又拿起第二捆,又正好是我右边的人,她又整捆的扔到我右边的人的脸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呆了,这两个人都是小组的劳动能手,我的做法都是她们教的,她们错了那我也是错了呀,我的活是与她们放在一个袋子里的,那么接下来是否要往我脸上扔了,这我怎么受得了,我看到那警官又拿起一捆,我的心已停止了跳动了,闭上眼等待这场羞辱的降临,没想到警官又放下了手中的玩具熊,接着对着大家大骂了一通之后让我们回去了,我如释重负,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都说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有争斗,这一点也不错,再苦再累也无法让那些好事之人改变她们的秉性。一天,去工场间的路上,就发生争吵事件,警官在场都制止不了,中队长大光其火,让所以的人停下劳役,拿出电警棍当众就支那个造事的女犯,一下又一下,血从那个女犯的颈部留下来,那女犯动也不动的挺着,看到那四溅的红蓝色的电花,听到那刺耳的电击声,四周好多人流下了泪,我也被这种残忍惊得目瞪口呆,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流下了泪,我不知道我流下的泪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愤怒。

又一批玩具劳役来了,量很大,小小的玩具工序很多,劳动组长安排好流水线,一个中队三个小组的人都在同一个工场间里做,监狱有规定,工具在晚上收封以后是要交上去的,为了赶指标,白天在工场间做,晚上回到监室,工具收走后就做第一道工序,塞棉花,这是不需要工具的,又是没日没夜的苦干,我们的手不知被针戳破过多少次,手指边也一次次被缝线拉开深深的口子,血流了又干,干了又流,有些同犯心里恨了就把血往玩具的身上擦,让别人看看上面留有我们多少血汗。那时是大热天,每年高温天气,监狱可以允许犯人订冷饮,但当冷饮来了大家都不敢吃,怕影响流水线的操作,怕警官及劳动组长的眼光。因为劳动进程不理想,我们的洗澡被剥夺,用水被限制,只让晚上打一盆水,如你晚上擦身了那你明天就没有洗漱的水了,那时真不知是怎么过来的,棉花絮到处飞扬,落在我们身上,被汗水粘住,浑身发痒,工场间,监室里都是阵阵臭味,连警官都不敢进来了。

一年一次的纳凉晚会是最受犯人欢迎的活动,因为这一天可以吃一顿一年才吃一次的馄饨,不但可以晚上不做活还可以看文艺演出,演出的所有节目都是犯人自编自演的。下午监狱食堂就把馄饨的皮和馅送来监区,我们自己包馄饨,包好后再送到食堂蒸熟,晚上吃上自己包的馄饨分外高兴,吃好后就有警官带领来到监狱的操场上开纳凉晚会,大家可以尽情的笑,尽情的欢乐。警官也会在大家的哄抬下上台唱上一曲,给晚会更增添了一层热闹气氛。只是欢乐总是短暂的,晚会一结束,我们回监又得继续劳役,回复到原来的死寂。

劳役一批接着一批,没有停的时候,结毛衣的劳役是不用到工场间的,大家都在监室里结,没有警官在旁监视,大家要放松了很多,说话也就方便多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是非也从中升起。一天我们才睡下就被叫起来,集中到工场间,警官在抄监。在监狱警官经常要对我们进行突击抄监,搜查我们是否私藏什么违禁品。这次抄监是因为有个犯人的剪刀没有了,这时非常严重的事件。看到警官严肃的表情,我们都不敢作声,本是寒冷的冬天让我们更感到寒冷。好久我们被赶回监室,一个其他小组的新收女犯被安排在我监室,睡在冰凉的地铺上,我们都不敢去问为什么,第二天才知道原来她与同监室的人不和,她听说过去小组里如有丢失工具这重大事件,小组的人这年的争取改造积极分子(简称改积)就被全部取消,犯人在监狱改造,政府为了提高大家的改造积极性,每个月都给以奖分,一年累积到120分,可评为改造积极分子,到第二年可申报减刑,争取改积这对每个犯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她要报复的人正好当年争取改积,为了搞掉那人的改积,她就趁同监室的一个人不备偷去她的剪刀扔进了厕所意欲株连她想报复的同犯。她这愚蠢的行动不但影响了整个小组,同样也影响到她自己,她自己也是一个才开始要服十四年徒刑的人呀,我真不明白她的心态,这种害人害己的做法值得吗?

又来了一批结毛衣的活,工艺很复杂,出货的日期定得很急,而我们的进程却快不起来,又是没日没夜的结。一天警官传话说要来检查监室的卫生,大家急得马上彻底打扫起来,刚忙完警官就来了,她什么地方都不看,只用手在床板下的铁架子的角落上一摸,一层铁锈就沾了她一手,我们被罚停看电视,其实查卫生是假停看电视是真,她怕我们为了看电视而影响了劳役进程,可事实上我们哪儿有闲心看电视啊,全都投入这紧张的劳役之中。

又要到接见的日子了,小组好多成员因劳役进程不理想被停止接见,我也是其中一个,在写接见信时警官还强调我们要写清停止接见的原因,一月一次接见是每个犯人都非常期盼的日子,亲情是我们在这艰难的日子里生存下去的最大的动力,盼了整整一个月,却被剥夺了接见的权利,我难受极了,含泪给妈妈写了一封信,不久,我收到我妈和我女儿发来的一个邮包,邮包里是我妈给我买的一套毛线针,还有一封我那才十二岁的女儿字迹很稚嫩的信,女儿在信上说:“妈妈,毛衣不会结你不要急,我与外婆帮你买了毛线针,你跟别人学,相信妈妈一定会学会的。”我看了泪如雨下,心如刀绞般的疼痛,愧疚与无奈浸满全身。

年底了,评改积分子了,红榜贴出之前气氛相当紧张,一旦红榜贴出,监区的走廊里就象揭开了锅,上榜的自然兴高采烈,接受着同伴的祝贺,没上榜的摔门的大骂的哭闹的都有,也难为这些没上榜的,辛辛苦苦的做了一年,总盼着能挣个改积,可以缩短一些刑期,早日离开这个人间地狱,也可给家人一个交代,可因为各种原因落榜了,自然要难过,发泄。这时警官就会找对方谈心,安抚一下,稳定她们的情绪,并给予她们希望,让她们调节好心情,准备明年的争取。在监狱,再倔强的人都得学会无奈的承受,因为你无法拒绝,无法抗拒,这是改变不了的现实。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