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应在太空给中国让出位置

沈权将军 收藏 1 24

美国《太空评论》网站8月3日文章,原题:中国的一席之地 过去几年,一些人预测,中国有可能在美按既定计划重返月球前捷足先登。前美国航空航天局局长格里芬多次发出警告,中国有能力抢先登月。“要是中国抢先一步,我会很吃惊。”其他人则警告说,美中正进行一场新太空竞赛,美国可能会输。




但凡有竞赛,至少得有两个参赛者。虽然一些美国人认为中国是对手,中国是否也这样认为却不是很清楚。库拉基和刘易斯在论著《一席之地:中国太空计划,1956-2003》中认为,回顾中国非军事太空计划历史的关键阶段可知,中国的雄心不能和美国抗衡,但能和美国媲美。“我们的工作是,努力从中国的角度揭示他们如何看待上世纪50年代以来所做的努力,再现他们的决策过程。”两位学者选取了中国太空计划历史的三个关键阶段:发射第一颗卫星、发射第一颗同步卫星以及开展“神舟”载人太空计划。“这些阶段确实能够让人体会到中国做这些决定的原因,以及中国为太空计划的付出与努力。”



中国太空计划源自俄罗斯人造卫星的发射。这深深影响了毛泽东,于是决定研发卫星。1970年卫星升空。刘易斯说,之所以发射,就是要让世界知道。如果说政治目的和赢得威望是中国首颗卫星的驱动力,那么第一颗地球同步卫星则有更强实用目的。邓小平决定开展地球同步卫星计划,其中缘由刘易斯觉得“很奇怪”:进行远程教育,即通过卫星广播课程。1984年中国发射同步卫星。1983年,里根发表“星球大战”演讲后中国重启该计划,这不是因为中国对美太空导弹防御体系感到威胁,而是因为中国坚信,科技必须在国家发展中扮演更大角色。



刘易斯称,对过去阶段的分析只是给现在一些“粗略指导”,但这确实有助于理解中国太空计划如何开展,有助于质疑西方的一些传统认识。刘易斯以西方对解放军“操纵”中国太空计划的断言为例子。他说,解放军确实“天天管理”太空计划。“解放军可能仍是中国最有能力、最称职的部门。但不能因为解放军为太空计划提供日常管理,就说载人航天计划追求的目标、利益和原因具有军事性。”



回顾中国太空计划的这些阶段也能揭示一个更大主题:中国为何不懈努力。这个主题可以概括为:争夺太空中的一席之地。该观点与美苏太空计划的初衷大相径庭。“冷战期间,太空的隐含意义就是竞赛。是竞赛就有胜者,有胜者就有失败者。中国人没有使用这个隐含意义,至少在描述自己的太空活动时没有。”相反,中国采取的方式是加入一个俱乐部,即占有一席之地。刘易斯说,“与其说中国加入太空竞赛,不如说是在借鉴。”



鉴于这种方式没有零和竞争之嫌,美中合作的大门确实要敞开,而如今这样的合作还很缺乏。“有趣的是,中国是一个主要的太空分享者,而我们实际上在非军事太空层面上没有合作。”刘易斯补充说,美国不能改变这种情况,今后要做很多事情增强双方互信。“从美国的角度来说,应设立长远目标,让中国参与到空间站中。如果他们要的是一席之地,我们便可以往旁边挪挪,让出一个位子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