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落霞与孤鹜齐飞” 我大学的孔目湖[长城军团]

贛軍坦克 收藏 44 414
导读:“落霞与孤鹜齐飞” 我大学的孔目湖[长城军团]

“落霞与孤鹜齐飞” 回忆大学校园的孔目湖[长城军团]


大学的校址在昌北的蛟桥,刚入校时,老师介绍说以前四周是一个很大的农场,由于离市区很远,如果要去市内,坐公交车过“八一”大桥大约需要四十多分钟时间才能到达,我们上学那会,平时没什么事情,同学们也很少走出门,因为需要的东西,学校内部都有得卖。有一路公交车在校门口起步的,主要目的就是将交大和附近治院的学生带到市区,感受一下都市的浪漫。现在校门口是双向六车道的大马路,路面干净整齐,绿树林荫,以前校门口的路很差,碰到下雨的时分,路上全是泥巴,假设不谨,整个鞋子都有可能陷入黄泥之中,夏天天气干燥,雨季的泥巴化为灰尘,只要风一吹,便乌烟四起,天昏地暗,跟本就不敢走出大门半步,这么艰苦的环境,这么说来还真让人有些耸人听闻,现在学校外面基础设施的投入加大,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观。很多去过交大的人都反映,华东交通大学一直是江西高校里校园环境最好的学校,走进校园后的很长一段路程,你都看不到建筑,只有宁静的湖面,整齐有序的护栏,平静的绿地,还有高大挺拔的参天大树,即便炎炎夏日,你都不会感受到太阳的直射,与校外的飞沙走石相比,一个是地道的“黄土高坡”,而另一个是花园式的“新加坡”。


如果坐火车路过南昌,还没有通过赣江大桥前,你便可以看这个美丽的学校,远远望去,依山畔水而建,青松挺拔秀丽,湖水清澈如镜,所有的建筑都掩盖在青山绿水之间,仿佛置身其中而不为人所知,犹如古时候的隐者,若隐若现。这里地处偏远,晚上有野猪的嚎叫,有夜莺的鸣声。不仅是现代的都市人看好这片风景,早在几千年前的汉代,一个王妃便安葬在这山林之中,2002年由于学校扩建,让这位还没有腐蚀的王妃重见天日。


交大的后山是一个油库,平日就有看守的阻拦,一般外人不准进入,铁路横穿而过与外界相通,在学校的后山,除了油库还有一个很大的湖面,名字叫“孔目湖”,碧波一片,背靠大山,带着那份神秘感,曾经与几个同学前往,通往前方的是一条幽静的小道,路的两旁都是灌木,没有音声,也没有生气,感觉这就是一片荒坡野地。半路中有一个小屋子,据同学说那里面住着一个老人,每天就是去学校收拾一些破铜烂铁,整理分类后就卖掉,老太太便以此为生,同学说那个老太太他认识,每次他路过那个小房子,老太太还很热情的请他去屋子里面吃饭,让他尝一下北方的面食,可是当我们路过屋子的那天,老太太被家里人接走了,据说老人家身体不好,子女们让他回家,但是老人却还是坚持要呆在这里,或者她对这块平静的土地有一份特殊的情感,这里尽管地处偏远,但这里却有真诚的面容,朴实的笑语,很多学生愿意与老人家在一起聊天。


走过这片灌木林,便是我们想要看到的“孔目湖”,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也不清楚,也没有问其它的人,或者他最初就有这么一个绰号,由于风景优美,学校还组织了一个名叫孔目湖的文学社,不少学子利用课余时间,发挥自己的写作特长,由于学校和同学的支持,这个社团也成为才子们展现自我的一个平台。在湖面上,一条石头水泥路将湖面分成两大片,正由于有了这条人工路,我们才可以真正的走近这个深山中的湖泊,与它发生最亲密的接触。在走近湖面的地方,用大字醒目的写着“禁止游泳”,守护湖区的老人告诉我们,湖水很深,曾经就有同学在湖里游泳,后来不小心被淹死,所以老人再三告诫我们,可以在这里看风景,但不要超过晚上七点,更不能下水去玩。湖面很宽广,沿着那条湖中的石筑路要走二十分钟才能到达对岸,吸上一口空气,风中还带着一丝湖水的气息,湖面平静清新,湖水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道道白光,夏日炎炎,岸边的大树底下,微风吹拂,倍感清爽,如果能在这里度假休闲,即便是人间仙境都可以置之不理,不远的水中卷起阵阵浪花,不时有大鱼的跃上水面,湖水岸边还有鱼儿的游动,感觉触手可及,当你伸手过去的时候,他却从你的身边一闪而过,犹如水中捞月,此物可远观而不可卸玩焉。


与湖的边缘远远相连的是一座大山,翻过这座山,便是滚滚而来的千里赣江水,湖水与赣江相连的地方有一个水闸,碰到雨季水位超高,水库的管理人员便会打开闸门,将其与赣江连为一体,送入长江,汇入大海。夏季湖水珍贵,附近的农民纷纷将湖水引入农田,让久旱不雨的土地得到一分滋润,给庄稼送去一缕缕的甘泉,正是由于这片湖水的存在,才养活了当地的百姓,让他们世代相传,生生不息,当时我们作为一个异乡的学子,似乎也融入其中,感受着这里的山与水的气息。


与我们隔水相望的那个山头,成百上千的白鹜栖身枝头,在树梢上闪闪而动,似乎压弯了对岸的枝头,白鹜以鱼为生,栖居于丛林之中,它们时刻注意着水面上的动静,发现有鱼儿的出现,便可以看到它们捕捉的身影,它们目光锐利,身手敏捷。当我们走近的时候,白鹜便带着那轻盈的身子,起身远去,高傲脱俗,与世无争。想当年,“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来到豫章郡,在腾王阁上看到此情此景时,碰到落日时分,诗性大发,写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佳句。而今天我们看到的不是“孤鹜”,而是“群鹜”,比起古人来说,要幸运得多。


据守湖的老人说,湖岸上有一个简易的卡啦OK室,可以在里面唱歌,如果是周末,同学们可以在湖里钓鱼,守护湖区的管理员还可以帮我们煮。钓鱼是我的拿手好戏,这么好的地方,自然不能错过。到了周末那一天,叫上室友几人一同前往,一个人租好一个钓鱼杆,再加上鱼料,就开始行动了,湖区管理员甚至用船带我们到湖中心去垂钓,坐着轰隆的发动机牵引的渔船,游弋在湖面之上,用手轻轻的拨动湖水,脚丫伸在湖水中,闭上双眼,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此情此景在那夏日时分,别有一番风情。室友们大多从小生活在北方,对钓鱼不在行,在南方的水塘里,能钓到的鱼,一般都在水底活动和捕食,在钓鱼时,钩子和鱼料假如没有到水底,就很少有鱼上钩,我是江西人,老家离南昌不远,算是本地人了,由于钓鱼方法得当,我的收获自然最大,一个下午的垂钓,最后战绩出来了,百分之八十的鱼是我钓的,大鱼基本被我包揽,由于我的出色表现,让室友们羡慕不已。


到了傍晚时分,等鱼儿全部煮好以后,冲着大伙那份高兴的劲,我提议要喝一点酒,其实我想来一两瓶啤酒,但是室友却说喝啤酒不过瘾,从底下抽出来几瓶白酒,当时被他们气势给镇住了,他们那里是喝酒,根本就是拿白酒当开水喝啊!本人尽管能喝一点白酒,但是在那种场合下,还是保持了低调,否则肯定是不倒不归,北方的同学钓鱼不行,喝酒还是可以肯定的,山东的汉子,果然是酒精酿出来的。在这夏日的湖畔边,曾经留下了我们的歌声与笑声,现在依然回荡在昨天的记忆里。


交大已经多年没有亲近,你还依然如故吗?希望这块育人之地,还能一一如既往的向前发展,创造他的辉煌,实现他的梦想。她的美景想必仍旧是梦中的世外桃源,那个曾经风景如画的孔目湖,你还在那里吗?是不是还有络绎不绝的游子在你的身边逗留,在你的身上留下脚印,有多少学子接过学长们的火炬,借助你的水面,听着白鹜的歌声,沐浴着黄昏的晚霞,为你写下赞美的乐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校园生活部是那样的让人回味无穷,那片天、那片林、那群同窗共读的伙伴。一切都是那么的亲近又是那么的遥远,不需想起却永不忘记。

美丽的校园,美丽的年华,美丽的人生!

 以下是引用BENZX 在第29楼的发言:
楼主说的是哪个交大哇?貌似自从大学改制后中国大地上雨后春笋般的冒出许许多多的交大~~~

由于七十年代与苏联关系问题,1971中央军委决定将上海交大,上海铁道学院迁到南昌,成立华东交通大学,后来国际情况变好,但学校只迁了机车,铁工等一部分专业,原来的部分在上海继续办学,依然叫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铁道学院(现在这两所学校合并于上海市),迁到南昌的部分还是叫华东交通大学,我们的学校是华东交大。

24楼5617

都在蛟桥,我学习旁边是超级坟场,就那么恐怖的地方,都能发生不少浪漫事!

疯狂的大学

我的大学时代已经离我远去了,多年了,不过仍然记忆犹新啊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