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中外娃娃兵,天使与魔鬼要具体分析


2009年08/06


最近在印度尼西亚豪华酒店的恐怖袭击事件中有少年“人弹”之说。1998 年,聯合國通過《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规定「徵募不滿十五歲的兒童加入國家武裝部隊,或利用他們積極參與敵對行動」屬於戰爭罪。在某些情况下值得商榷。例如一个国家遭到亡国灭种威胁时,少年儿童殊死反抗。又如伊拉克暴君萨达姆屠杀什叶派国民、用毒气弹毁灭库尔德人村镇时,不滿十五歲的兒童不参加起义军,难道束手待毙不成?


巴基斯坦军方日前从塔利班的自杀人弹训练营中解救出5名儿童,年龄均在13岁以下。他们在训练营每天接受长达16小时的高强度体能训练和思想教导。内地媒体喜欢把反美袭击和中国游击战混为一谈,其实古今中外都有娃娃兵的现象,但是本质可以截然不同。


塔利班控制巴基斯坦斯瓦特河谷地区,强迫当地居民出钱,或者每家出一个人参战。还有些儿童还是被拐卖来的。当地7岁到13岁的孩子,大部分都没学可上,有的四处流浪得不到家庭和社会温暖,他们迫切需要生存及展示自己的空间。塔利班就利用这种心理,还利用宗教信仰对他们进行彻底洗脑。塔利班将训练自杀式爆炸办厂像汽车生产线一样,在一两年内打造出成百上千的少年自杀人弹。




娃娃兵的另一典范是'少共国际师',由“第三国际”1919年11月在柏林秘密成立,有14个国家参加,后来在56个国家建立支部。中共青年团成立后也加入并组成了'少共国际师'支部。其他国家的“少共师”在战时只是打游击跑后勤,中国的'少共国际师'就正式参战。为应付国民党第五次'围剿',中共决定尽可能扩大红军。1933年8月5日,“少共国际师”誓师加入红军,全师兵力约8000人,不少是十四五岁的'红小鬼',“文化大革命”时期红极一时的电影《闪闪的红星》近年重新粉墨登场,其主人公“潘冬子”,就是当年典型的娃娃兵。“少共国际师”的武器多数是土枪、梭镖和大刀。14岁参加红军何廷一任少共国际师参谋,解放后做到空军副司令员。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14歲就參加紅軍,当年參加娃娃軍的王誠漢年僅13歲,1988年被授予上將軍銜。1929年,11歲的吳華奪隨父參加紅軍,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他们只是极少数幸存者。1934年10月,少共国际师担负残酷的石城保卫战,1万兵力打剩一半。经过更惨烈的湘江战役,8万红军打剩3万多,少共国际师也锐减到2700人。


聯合國的《羅馬規約》原则上有道理,比较适合发达国家之间的正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