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十三章 杀人灭口

亡命逃兵 收藏 1 15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看着那条信息,韩振冷冷一笑,老子堂堂正正的中国军人,虽然是一个逃兵,但也绝对不可能沦落到给你当杀手!

怪不得把玩博特那把军刀的时候,水手笑地那么神秘,而且话里有话,还敢信誓旦旦地向自己保证很快就可以搞到卡巴军刀,原来是让老子自己去抢!博特那把卡巴军刀的诱惑力的确足够大,但为一把刀,老子还不至于去给你水手当借刀杀人的工具!

博特和水手的矛盾是显而易见的,可不管他们是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都和韩振没关系,韩振也从来没打算趟水手这潭混水。韩振要做的只是送货,然后换回情报,挖出那个狗日的FKA保镖公司和命令发起那晚袭击的混蛋。

卸下武器放在床头,韩振刚躺下,船舱的门咣地一声被撞开,亚当斯喝醉了似的扶着门框摇摇晃晃站不稳,一股呛人的酸臭味扑面而来。

“换了衣服再进来!”韩振翻着眼皮白了亚当斯一眼。

“我头晕——呃!”

眼看亚当斯又要吐,韩振赶紧跳起来拖着他就往外面跑。船舱里本来空间就不大,又是密封的,要是让他吐在这里,韩振没落到FBI手里,倒有可能被他给熏死。

趴在甲板上亚当斯浑身抽搐,吐了半天胆汁都翻了出来,胃里已经空了还在不停地干呕,脸色煞白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他没事吧?”旁边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年轻人看见亚当斯吐地上气不接下气,走了过来。

娃娃脸是水手的手下,他正和另外一个同伴顶风冒雨指挥船员在排水。狂风卷起的涌浪一个紧跟着一个,船头刚越过一道涌浪,还没从谷底爬上来,另一个就到了跟前拍在船头,货舱灌进了不少海水。

金刚和博特一夜没睡,一上船就钻进了船舱补觉,剩下的一个在驾驶室里。这些人都是经常出海,那么大的海浪颠簸着对他们似乎没有任何影响,走在甲板上如履平地。

幸好这只是一艘不到两千吨级的小货轮,只要涌浪不是大的能直接把船拍进海底就没事,换作大吨位的巨无霸反而更危险,涌浪抛起船头,船尾在谷底,船身的重量能直接把自己折断。飓风对海上船舶最大最致命的威胁正是这种一波接一波翻滚起来的涌浪。

“没事,晕船,还有点脱水。船上有生理盐水吧?麻烦你拿一些过来。”

娃娃脸看起来没有博特那么狂傲,一说话先笑,给人的感觉很和善,“船上没办法打点滴,要是喝下去他会马上吐出来的,只能到靠岸了再说。伙计,坚持一下!”娃娃脸轻轻拍了拍亚当斯的脸。

就在娃娃脸抬手的时候,他手臂上的一块纹身引起了韩振的注意。纹身在美国很常见,那是崇尚自由的美国人张扬自我个性的一种方式,不像在国内有这样那样的很多忌讳,这艘船上将近二十号人,除了韩振,就连亚当斯在内,人人都有纹身,因此韩振根本就没注意那些花里胡哨乱七八糟的图案,但娃娃脸手臂上的这块让韩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韩振搜肠刮肚在以前留下的印象里翻腾半天,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就是想不起来究竟在哪见过。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奇妙地让人无奈,有时候它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就蹦了出来,有时候偏偏当你想要认真思索一下的时候,反而脑海里一片空白,找不到丁点线索。

回到船舱,安置好亚当斯,韩振受不了他身上那股味,准备上甲板上透透气,拿起床头的家伙装在身上,手里的AK军刀让韩振一下子反应过来——娃娃脸手臂上纹身的图案在博特那把卡巴军刀的刀鞘上见过!而军刀皮质刀鞘上压印的图案正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徽章!KA-BAR最早的供应商一直都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现在依然还是,每一款为海军陆战队设计的军刀除了有详细的编号,刀鞘上还会压上海军陆战队的徽记!

博特他们几个是海军陆战队出身!一层细密的汗珠从韩振的脑门上冒了出来。一瞬间,心念急转,前一天晚上百思不得其解的层层疑云顿时打开一个缺口。

海军陆战队的人为什么会在水手这里?!这是韩振脑海里首先浮现出来的疑问。

难道是退役之后被水手收买来的打手?这是最大的可能。在美国这种军人高度职业化的国家,军人和律师、医生一样都是一种很平常的职业,加入军队也是一个为了寻求生活下去的手段,入伍的其中一部分人本来就是没有谋生手段才选择加入军队的。尤其是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爆发之后,这部分的比例更是大幅度上升。战争的残酷性使得很多军人难以忍受,战地伤亡、战争心理创伤、战后综合征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使得很多人对入伍感到恐惧,普通人越来越不愿意进入军队,美国军力兵源开始变得十分紧缺,在高工资、高福利的金钱诱惑下,没有谋生手段而不得已加入军队的人越来越多,其中甚至不乏街头混混。而这种职业军人大都只学会了战斗技能,一旦退役,回到正常的社会依然难以生存下去,能力好点的可以去做个保镖之类的体面活,能力差的当个打手也算是学以致用,没有荒废在军队里学到的一身杀人放火本事。

但想想博特和水手的微妙关系,韩振就否认了这种可能。水手一句话就能炒了博特的鱿鱼,何必受那个窝囊气。而且,如果博特只是水手很单纯的手下,水手想清理门户,完全可以自已动手,难道借刀杀人,让自己这个外人动手真的是为了以后灭口方便?

韩振正头疼,手机又嗡嗡响了起来。这部手机是水手和韩振的单线联系,除了水手的电话,不可能是别人。打开手机一看,还是一条信息,“金刚是自己人,干掉博特他们四个!”看来水手是误以为韩振没有听明白上条消息的内容,这次直白了许多。

“水手的电话?有什么事?”娃娃脸走到门口停下了脚步,回身问道。

“没事,只是问问我们的旅行是否顺利。”韩振笑笑,收起手机站了起来。从娃娃脸刚才的话里,韩振已经有了主意。娃娃脸并不像金刚一样称水手为老大,而是直呼其名,证实了韩振刚才的猜测。

娃娃脸点点头,正要出去,韩振笑到一半,脸色忽然大变,指着舱门后边叫道,“**!门后面那是什么东西?”

“什么?”娃娃脸疑惑地探头向门后看去,“什么也没有啊……”

韩振一个箭步跨过去,右手按住娃娃脸,左手抓住舱门猛地一甩,厚厚的密封门嘭地撞在娃娃脸的脑袋上,把他的脑袋挤在了门后边。娃娃脸一句话没说话完就晕了过去,身子软软地瘫在了墙根。

“伙计,对不住了!”韩振擦擦娃娃脸头上的血迹,在他耳边说道,“这是水手的意思!”

“逃兵……”亚当斯听到动静,抬起头惊讶地叫道。

“闭嘴!”韩振示意他噤声,“睡你的觉,不关你的事!”

收拾干净地上的血迹,韩振打开舱门出来,外面没有一个人影。确定没有惊动其他人,韩振来到博特的船舱外面,贴在门上听了听,隐约可以听见里面的呼噜声。慢慢地弄开舱门,这是一个四人间的大船舱,博特躺在右边的上铺睡地正香。地板上铺的防滑塑胶走起来几乎没有脚步声,韩振无声无息地来到博特床前,猛地抓住他的脖子把他从上铺拖了下来。博特睁开眼,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事,就一头栽在了地板上,硕大的身体摔在地板上咚地一声闷响,震地韩振的心随之一跳。

脑袋着地,博特居然没昏过去,挣扎着还想爬起来。虽然摔地七荤八素,找不到重心,试了几次,没站起来,但他的意识还算清醒,跪在地上脑袋顶着地板,歪着头狠狠瞪着韩振,呼呼直喘粗气。

从枕头下面摸出军刀,韩振在他面前晃了晃,“我先替你保管着!”说完,猛地挥手,刀柄底锤砸在他后脑勺上,将他彻底砸昏了过去。

搞定了娃娃脸和博特,韩振在甲板上找到另外一个,特意瞄了瞄他的手臂,果然也有一个同样的纹身。确认了目标,韩振朝那个海军陆战队大兵招招手,“到驾驶室叫上你的朋友,到我船舱来一下,水手有新的命令。”

大兵丝毫没有怀疑,应了一声,交代忙着排水的船员几句,就往驾驶室走。

韩振反身回到船舱,取出MK23手枪,扭上消音器,子弹上膛,就听见船舱外面甲板上传来一串脚步声。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