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见之明,现在还有谁?

1916年袁世凯接受帝国主义强加给中国“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23岁的毛泽东发出要挽救民族精神的感慨——“民国奇耻,何以报仇,在我学子”,他预言“日人诚我国劲敌……二十年内非一战不可以图存”。结果,还不超出这“二十年”,华北事变,蒋介石被迫签署《何梅协定》不平等的条约。

1928年10月,红军初创时期,革命力量十分薄弱,处在白色政权残酷的围剿,毛泽东预见了“一小块或若干块红色政权的区域长期存在”,进而提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科学论断。其时毛泽东分析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帝国主义不是直接统治中国,而买办豪绅阶级极力争宠帝国主义的支持这一客观情况,明确指出军阀必然相互混战。红色革命政权必然能在那种石缝间长芽抽叶开花结果。环境是严峻的,但是同时机遇也是很大的。

1937年7月7日,日寇全面侵华。当时党内思想非常复杂,有人提出亡国论,有人提出速胜论,争议不一,毛泽东详细分析形势,写了著名的《论持久战》,把敌我双方的战略转变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敌占我大片土地,属于战略进攻,我失去大片土地,处于防御态势;第二阶段:我方开展游击战术,敌方转为保守既得土地,双方处于相持状况;第三阶段:我方全面进攻收复失地,敌方因非正义及国小而寡助等弱点被迫转为战略防御。毛泽东科学地推断,经过三个阶段的战略转变后,我必胜敌必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