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帝国迷思——欺骗的国度

投笔请缨 收藏 10 1031
导读:几个月前一名保安被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枪杀后,美国的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大门被鲜花、蜡烛和悼文堆成了一个临时悼念地。现在悼念场地已被清理干净,但是,参观在这里举行的,《欺骗的国度:纳粹宣传的威力》这一展览,在充满仇恨的演讲的余音中,观者对种族问题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欺骗的国度》是个内容充实但布局有点局促的特别展览,向我们揭示了纳粹宣传活动从萌芽直到二战之后解体的整个过程。图片墙上满是标识和当年美国报纸头条为标题的新闻片以及口述历史的访谈。展览提出了宣传和行动之间的关联这个问题。它让我们得以一窥纳粹的计

几个月前一名保安被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枪杀后,美国的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大门被鲜花、蜡烛和悼文堆成了一个临时悼念地。现在悼念场地已被清理干净,但是,参观在这里举行的,《欺骗的国度:纳粹宣传的威力》这一展览,在充满仇恨的演讲的余音中,观者对种族问题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欺骗的国度》是个内容充实但布局有点局促的特别展览,向我们揭示了纳粹宣传活动从萌芽直到二战之后解体的整个过程。图片墙上满是标识和当年美国报纸头条为标题的新闻片以及口述历史的访谈。展览提出了宣传和行动之间的关联这个问题。它让我们得以一窥纳粹的计划和目标。这次展览也零星探讨了德国公众对纳粹的操纵行为所作出的反应。


污蔑犹太人的恶毒漫画是希特勒宣传机器留下的最为人熟知的产物,这些漫画曾预示也助长了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但是,“欺骗的国度”这一展览提醒我们,纳粹也曾使用其他种种正面的煽动行为为其独裁和占领欧洲的政策聚集人气。


细节和影像让我们对那个时代有了细致的认识。例如,展览刚开始的一些图像中,有一幅是1932年代的一副竞选海报,上面的希特勒头像衬在黑色的背景上,让人联想到名人肖像画。在展览的结尾部分,该海报又出现在战后出版的黑底红字的反纳粹海报上,它把纳粹描绘成一具骷髅头骨--很明显指的是大屠杀和SS集中营卫兵的肩章。


希特勒从一战期间德国人被贬为野蛮的匈奴人的宣传中获得了灵感。一张一战期间的海报上画有抱着一个代表德国人的猿人抱着一位可爱的少女,后来它被1939年纳粹的一张海报“采用”来提醒德国人要牢记“旧恨”。希特勒政府后来争辩说,将犹太人用毒气毒死和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所施的暴行,一样都是造谣。


纳粹的言论首先是在魏玛共和国的经济和社会动荡的背景下诞生,于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早期获得了人们的共鸣。即使在当时,纳粹在鼓吹国家团结的时候,也会针对不同阶层的诉求。海报呼吁妇女要“拯救德国的家庭”不受失业的伤害,呼吁学生们成为“领袖的吹鼓手”。反犹太言论根据受众不同而时有起伏。


《欺骗的国度》提供了有趣的一瞥,让我们看到了纳粹制造“神话”的武器。有一幅赫尔曼•奥托•霍耶的画,“以言辞起家”的画名令人浮想联翩,此画描绘了20世纪20年代因希特勒而改变信仰的一群人是怎样被他所“吸引”的场景。另一幅朗金泽的画作,把希特勒描绘成一个骑在马背上举着纳粹党旗的中世纪骑士。


一组由官方摄影家海因里希•霍夫曼拍摄的黑白照片,抓住了希特勒在排练富有戏剧性的姿势和手势,这些后来成了他演讲时候的标志性动作。再往后的展览部分,我们还看到了一段希特勒煽动群众的场面,而他的亢奋情绪看上去已不再是自然流露了。


当希特勒于1933年获取了总理宝座之后,他就把纳粹党的宣传总干约瑟夫戈培尔提拔为奥威尔式的控制狂状态的第三帝国的“公共启蒙与宣传部”部长。所谓“启蒙”当然是指焚烧书籍和纳粹对各种形式的沟通和娱乐不断强化的控制。戈培尔斯极力要把大众娱乐作为意识形态号召力的补充,旨在巩固新德国社会。


纳粹仪式甚至对犹太孩子也有某种吸引力。在1938年的德奥合并中,和其他奥地利人一起热情地欢迎希特勒的彼得•费格尔对他不能加入希特勒的青年团感到很沮丧,而青年团有着鼓舞人心的军乐和制服。“对一个少年来说,所有这些都是令人着迷和陶醉的,”他在1995年的一段录影采访中这样解释道。


展览没有详细探讨德国人对纳粹宣传的反应,但也确实承认不是每一次宣传策划都一样地成功。1940年拍摄的伪纪录片《永生的犹太人》是反犹太人的典型,把犹太人比作老鼠,但吸引的观众很少。相反,维特安•哈兰在1940年拍摄的剧情片《犹太人苏斯》,讲述了18世纪一位腐败的犹太宫廷金融家的故事。此片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据说是因为故事讲得有声有色,而且影片制作精良。


纳粹的宣传机器甚至打进了犹太人集中聚居区以及集中营里。《纳粹元首给犹太人一个家》拍摄了布拉格附近的位于泰瑞辛的犹太人聚居区和中转营地的场景,影片讲述了那些犹太孩子在被送往奥斯维辛集中营之前,过着看来快乐和衣食无忧的生活。


这部如今已臭名昭著的摄于1944年的纪录片从未发行。它对犹太聚居区的美化曾蒙蔽了国际和丹麦红十字会来访人员的眼睛。后者的报告表明了纳粹甚至可以迷惑国际人士。展览还展出了由法国电影人克劳德•朗兹曼摄于1979年的震撼人心的访谈片段,影片中国际红十字会代表莫里斯•罗塞尔显然在指责泰瑞辛的“优秀”犹太居民伙同炮制了一种一切正常的幻觉。


《欺骗的国度》所持的观点是,总体上,德国民众与其说是狂热地要灭绝犹太种族,还不如说是对欧洲犹太人的命运漠不关心。展览也重点突出了纳粹宣传的局限性,即它既不能在自由选举中为纳粹赢得大多数选票,也未能避免纳粹最终失败的命运。


战后,盟军试图彻底根除纳粹主义的具体痕迹,所采取的措施从街头标语到学校课本不一而足。他们还审判那些幸存的纳粹宣传分子,指控他们为犯下反人道罪。


如今在德国,宣扬纳粹观念属于非法。但是,在美国和其他国家,言论自由和压制煽动仇恨罪和种族灭绝的声音,要在这两者间取得平衡,仍然是个重要而又棘手的问题。这个展览的结尾恰当地明确阐明了这个矛盾,但又没有完全解决这个矛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