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班长教我争第一[血狼杯 我的老班长征文][蓝剑军团]

班长教我争第一

1975年2月,作为新战士,我和广东梅县的林运水在162师486团的营房,经过简单的新兵训练教育后,分到了七连一班,班长是河南省邓县人,叫秦炳强。秦班长个头不高,面色稍黑,给人的印象是精明干练。老兵们介绍说,班长军事技术过硬,尤其是军体,在单双杠上能够连续做完规定的几个练习,精彩动作,令人赞叹不已,俨然是七连的“体操王子”。班长对我们俩个新战士很关照,要求也很严格。他找我谈心,问我愿不愿意当个好兵。我说当然愿意。他就说,要想当一个好兵,就不能怕吃苦,就要在军事训练上当尖子,争第一。他还要我在全连大会上代表新战士向连队党支部表明好好训练、当一个好战士的决心。

内务卫生,是连队建设的一项重要工作,也是每周必开的班务会上的主要内容。这就要求我们的宿舍干净整洁,物品摆放有序,床上的被子,要整整齐齐,方方正正。干净整洁和摆放有序是硬指标,各班也都容易做到。各班要想争第一,都会在叠被子上下功夫。被子叠好了,方方正正,有棱有角,很是美观,能给人以非常直观的好感,接受检查时就能够多得分,就能够胜出。开始,我们俩个新战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折腾来折腾去,叠出来的被子总是不理想。秦班长就手把手地教我们,怎么样叠,怎么样压,怎么样才能方正,如何做才能有棱。我们按照他的方法,反复操练,很快,叠出的被子和老兵们不差上下。他还拿出他叠被子用的专用工具——压板,对我们的被子形状进行固定。林运水我们俩个也很争气,经过一个时期地用功钻研和实践,我们俩个新兵的内务水平,居然超过了老兵。在每周进行的连排内务卫生评比中,流动红旗总是挂在我们一班的宿舍里。

“老兵怕号,新兵怕哨”。说的是军号是命令,必须执行,没有折扣。哨子,一般来说是一些勤杂事务性的通知和提醒,可紧可松。其实,新兵们还怕一件事,就是紧急集合。在连队,紧急集合是带有敌情的。大家正在熟睡中,突然通知紧急集合,不许开灯,不许说话,摸着黑穿衣服,摸着黑打背包,摸着黑带好自己的武器装备,迅速到外面集合出发。新战士因为没有经验,动作不熟练,往往弄得手忙脚乱,丢东拉西,其狼狈之像常出。紧急集合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要快,谁快谁就能够胜出。如何才能够快?如何才能够即快又好?班长又给我们传授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妙招。睡觉时,就把衣服、鞋子、雨衣、背包绳、背包带及其它需要随身携带的战备物品放好,定位,做到集合号一响,不管拿什么东西,做到一摸准。打背包是最费时间的一件事。按照规定,打好的背包正面背包绳必须做到三横俩竖,且必须是三压二,即三横压两竖,还要插上一双胶鞋。我平时反复练习,熟练掌握有关细节和技术要领,最快三十秒钟可以把背包打好。班长说,我教你一个更快的方法。他把要事后才插入背包的一双胶鞋先在要捆扎的背包正面放好,将背包绳折成u型一下子从背包正面双双捆过背面,然后再分别捆扎三横。这种简易快速的打法,不知是谁的发明,速度确实快了许多。我按照班长教的方法进行练习,仅打背包一项,就可以比使用原来的老方法节省时间八秒钟。只是这种简易打法如果掌握不好,打出来的背包容易散架。我过去起床穿衣服,总是把扣子扣好,腰带扎好。班长告诉我,衣服扣子顶多扣两个,其实扣一个就行,其余的扣子待你背上背包往外跑时,边跑边扣就行。腰带也不要扎,先挂在脖子上,跑出宿舍以后,在集合排队时再扎。我按照班长教我的方法对紧急集合的动作进行了改革,果然节省了许多的时间,原来需要一份多钟才能跑出宿舍,后来只要五十秒钟就能够跑出宿舍。在以后的紧急集合训练中,我几乎每次都是携带规定的装备最先跑出宿舍,对这项训练科目由先前的反感变成了喜欢。

二十年前,我家住在河南省军区机关家属院。晚饭后到毗邻的省体育馆散步,在激光打靶游戏摊前留步。商户承诺,十枪中70环即有奖。我一般十枪最低八十环,九十环或者再多一些常有。后来商家见我就不喜欢了,因为他老是赔出他的奖品。我也知趣,再不驻足打靶,彼此一笑了之。射击讲究的是枪支及其缺口准星。射击时把注意力放在缺口准星的平正关系上,而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靶子上,排除虚光,盯准真实的缺口准星,“看缺口准星清清楚楚,看靶子模模糊糊”是老班长秦炳强在连队射击训练时教给我的经验之谈。我将这一经验深刻理解并注重实践,使我在连队组织的射击考核中每次都是优秀成绩。夜间射击五发子弹打中三发即是及格,我剩余两发子弹还可以支援不得要领的战友,使他们不会因为成绩太差而拖了整个集体的成绩。后来我到162师和54军机关政治部工作,当干事,每年司、政、后机关都要组织机关干部手枪射击比赛,这项本来应该属于司令部机关的军事项目,遗憾的是我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如果打了个第三,我就会懊恼不已。我的手臂力量不及他人,也没有背上一箱子弹独自到靶场实弹练习的条件,但是老班长教给我的射击妙诀,确实让我受益终生。

步兵连队的单兵战术训练是很苦的,可以说是摸爬滚打,流血流汗。记得那年的四五月份,班长对我们俩个新战士进行单兵战术训练,地点就在连队操场,科目是敌火下运动。连队操场就在我们一班宿舍的边上,有篮球场那么大。操场上有些坑洼,下雨积水时,连队就用炊事班烧火后的煤渣垫在上面。布满铁矿石渣的操场上,本来就到处是石子,再加上煤渣的参与,可谓是砂砾满地。我和林运水身着单军装,手提半自动步枪,猫着腰大汗淋淋地在操场上快速前进,“卧倒!”随着班长的一声口令,我俩噗通一声趴卧在灼热的地面上,在惯性向前滑出的同时,石子、煤渣一下子哏破军衣,扎进皮肉里,疼痛难忍,鲜血随即渗出,和着汗水,浸湿了军装。好像是班长故意考验我们的意志,紧接着,又命令我们俩个低姿匍匐前进,嚓嚓,嚓嚓!我们俩个爬过去的地方,已经留下了红色的痕迹。就这样,我们俩个在训练场上,汗水和着血迹,使军装湿了干,干了又湿。道肘和左腿外侧渗出的血与军装凝固,脱军装时凝固在衣服上的破损皮肉也一起掉下,鲜血流出,不得不去找连队卫生员处理包扎。严格地训练,使我们的军事技能和单兵战术水平得到提高,除平时连队考核我们获得好成绩外,在实战中也受益不小。1979年我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可谓枪林弹雨,出生入死。战后仔细回忆,战场上我起码有五次死掉的机会都毫发未伤,说个迷信话,可能有上天保佑。实际一点说,那是老班长对我们严格训练的结果。

1975年6月,连队奉命去师农场帮助收麦,我被抽调到团政治处集训和工作。班长在当年年底退伍回乡,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尽管我不时地探听有关他的消息。






有关帖子链接:


《剑舞南疆》(序)---跟随162师参加79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回忆

祭奠三十年的英灵





本文内容于 8/8/2009 11:11:42 AM 被万川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