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六

深圳东子 收藏 0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日军对沂蒙山区八路军各个根据地的扫荡进行的很不顺利。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处处被动挨打,不得不撤出了根据地,扫荡以失败告终。

酒井带着日军一大早就乘坐汽车返回了沂水县城。薛景辉和大队的伪军步行往回走,晌午过后才赶回河阳街。一路上,他骑在马上想着心思,对于自己隐瞒军情,竟然还受到了上峰的嘉奖很是得意。他心想,回去得在据点好好的大摆宴席,庆祝一番。他洋洋得意地回到据点,刚一下马,几个伪军就哭丧着脸告诉他薛景怡被鬼子侮辱、已经于一个月前在村口跳井了的噩耗。原本兴奋不已的他顿时如同掉进了冰窟窿里。

“混蛋!你们这群废物!”

薛景辉愤怒地骂着,挥手扇了几个伪军一通耳光。

“中队长,我们当时求庞翻译官替你妹妹求情,可他装作没听见,我们说的话,鬼子又听不懂……”一个伪军捂着脸说。

“他妈的,姓庞的,老子现在就去杀了你。是爷们的都跟我走。”薛景辉抱起一挺机枪,狂叫着往外走。

伪军们见状,纷纷拿着武器,互相壮着胆子,跟着薛景辉来到东据点兴师问罪。

龟田回到据点后,和代守据点的鬼子伤兵交割完毕,正躺在床上休息,外面突然响起了枪声。他急忙爬上炮楼顶端,才知道哨兵见薛景辉一行荷枪实弹气势汹汹地前来,命令薛景辉不得靠近。薛景辉不听,哨兵鸣枪警告,没想到薛景辉竟然还击。龟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命令双方不得开枪,跑到炮楼吊桥边大声质问薛景辉。

“站住。薛的,你的,为什么要,背叛皇军?”龟田半天才挤出这句话。

“龟田队长,我今天是来找庞文华算账的,只要你交出庞文华,我就收兵。”薛景辉大声说。

龟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大声呼喊庞文华,却不见庞文华出来。便挥手示意薛景辉等待,气呼呼地跑进炮楼,一把抓过庞文华质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薛景辉为什么事竟然胆敢造反?

庞文华轻描淡写地讲述了薛景怡的事,再三强调自己并不知情。

龟田意识到事情很棘手,打开大门来到吊桥前,隔着壕沟质问薛景辉是不是想造反?薛景辉双眼血红,再三表示不交出庞文华今天决不收兵。龟田感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厉声命令薛景辉马上带着队伍回去。

伪军们见炮楼里的枪眼里伸出了几挺机枪对着自己,纷纷打起了退堂鼓。薛景辉严厉警告部下,谁敢回去就打死谁,这才稳住了队伍。

龟田感到事情闹大了,怒气冲冲地回炮楼给酒井打电话,请求消灭薛景辉部的暴乱。酒井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怕龟田一旦开枪会引起伪军的大规模哗变,如果这样,比扫荡失败更可怕。他严厉告诫龟田不要动武,他会调查清楚后亲自来处理这件事。

薛景辉带着人马在东据点外和龟田僵持到临近黄昏,终于等来了酒井和他的卫队。几辆摩托车开到据点吊桥外,将机枪对准了薛景辉的人马,酒井乘坐的汽车随后开过来停下。龟田见酒井来了,连忙放下吊桥跑了过来,两眼凶狠地瞪着薛景辉。

薛景辉的人马见酒井来了,还带着几挺机枪,开始出现骚动,被薛景辉恶狠狠地威胁住。

酒井走出驾驶室,来到薛景辉面前,慢条斯理地叫他把枪放下。

“司令官,你可要为我做主呀。”薛景辉放下了枪,哭泣着向酒井陈述着事情的原委。

“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为首的混蛋我也带来了。薛君,你放心,我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酒井耐心地等薛景辉说完后,向汽车上招招手,车上的几个鬼子宪兵押着一个鬼子伤兵跳下车。鬼子伤兵的脑袋包着绷带,看不清他的真面目。此刻,他低头站立,不敢看酒井。酒井示意龟田叫庞文华出来。

庞文华心里七上八下的站在炮楼门口不敢过去,见龟田冲自己招手,忙忐忑不安地走了过去。

“司令官,这不关我的事呀!请司令官明察。”庞文华感觉不妙。

“我问你,巡逻的皇协军发现他带头作乱,向你求助,你为什么不对他说明那个女人是薛中队长的妹妹?”酒井严厉地质问。

“我想说的,可是,他们都不听我说呀。”庞文华狡辩道。

“是这样的吗?”酒井转向了鬼子伤兵。

鬼子伤兵抬头看了一眼庞文华,又赶紧低下头,结结巴巴地说了两句日语。酒井命令身边的翻译官翻译给薛景辉听。翻译官大声翻译道:“他说他问过庞翻译官,庞翻译官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走了。”

“混蛋!你还有脸说出来?”不等其他人说话,酒井就抢了先,大声骂道,“堂堂大日本皇军,竟敢在部队作战期间违背军令,调戏皇协军亲属,导致该女子自杀,造成极其恶劣之影响,成何体统?今日必将执行军法,以儆效尤。”

酒井大叫着说完,猛地拔出指挥刀,顺势一刀,砍下了鬼子伤兵的头颅。鲜血溅了薛景辉一脸,顶在他心口的一股恶气也开始有所缓解,他有些感激地看着酒井。龟田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此事竟然导致酒井如此大动肝火,竟然砍了自己的人?

庞文华早已吓得面如土色,还没等反应过来,酒井的指挥刀再次划空而过,他只觉得左手一凉,再一看,自己的两截手指已经落在了地上。霎时,一股钻心的疼痛涌了上来,他不由自主地倒在地上,右手捂着鲜血直冒的左手杀猪般的嚎叫着求酒井饶命。

酒井终于发泄完了不满,收起指挥刀,走近薛景辉,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和蔼地说:“薛中队长,该处置的已经处置了。这个庞文华,就留他一条狗命吧?你也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皇军需要你,也需要他。我相信你是个明白人,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

薛景辉见事已至此,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得对酒精表示了一番忠心,带着队伍悻悻地走了。

酒井目送薛景辉走远了,转过身来,鄙夷地看了一眼仍旧倒地干嚎的庞文华,走进了据点。

“司令官,我想不明白,你怎么会为了一个支那人杀死大和民族的武士?”龟田跟上酒井,满腹狐疑地问道。

“大和武士?我怎么会杀自己的武士?”酒井见四周无人,笑着说,“那只不过是一个穿上皇军军装的支那人。我对他许诺,演好这出戏,我奖励他一百大洋。”酒井得意地笑着用右手食指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表示这就是他许诺的一百大洋。

“司令官高见。”龟田佩服得五体投地。俩人对视着哈哈大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