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九章 虎口脱险

zjqian96 收藏 49 1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三个人回到何春香家时,何春香正在做干粮。 看到陈际帆他们,何春香高兴坏了,“我就知道你们还会回来的。” “那是当然,白天答应过的,怎会失言呢?”陈际帆对她微笑了一下。 何春香道:“干粮我都准备好了,咱们什么时候能出城?” “听着,春香,刚才我们到鬼子开的药店去了,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三个人回到何春香家时,何春香正在做干粮。

看到陈际帆他们,何春香高兴坏了,“我就知道你们还会回来的。”

“那是当然,白天答应过的,怎会失言呢?”陈际帆对她微笑了一下。

何春香道:“干粮我都准备好了,咱们什么时候能出城?”

“听着,春香,刚才我们到鬼子开的药店去了,鬼子老板秋山太郎被我们杀了,这些是从药店里找到的药品。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一大早鬼子就会发现,接下来肯定是全城搜捕,如果我们不能及时出城,麻烦就大了。”陈际帆说道。

何春香面带惊愕的看着他们三个,心想真有胆大的,白天刚杀了几个鬼子,晚上也不消停。然后又打量了他们三个背回来的三个大包裹,随即平静地对陈际帆他们说:“陈大哥,我知道你们是干大事的,总有一天我也要你们那样有一身的本领,杀日本鬼子给家人报仇。”何春香说。

“头,咱们还是搞辆车吧,这么走太麻烦,鬼子一旦追来,咱们回不去的。”正在此时,赵俊插了一句。

陈际帆本来计划得手后趁夜从城墙上翻出城,但赵俊的提醒有些道理,出城虽容易,但鬼子一旦追来,三个人身上背有一大堆东西还带了一个女人,怕是很难脱身,一不做二不休,先去找辆车,再趁乱扮成日本兵混出城。

“春香,你先歇着,我们还要去弄辆日本车。”

安排好何春香后,三人把吴庆给的图拿出来仔细研究一番,最后敲定到日军驻滁县司令部去搞车。

日军驻滁县司令部守卫有一个中队兵力,司令官高桥龙三中佐。日军占领滁县后,为了把这里变成进一步实施侵略的桥头堡和重要的物资补给站,所以驻军数量相对较多。高桥上任不久就听说了依田中队全军覆没的事,根据各方面掌握的情报和自己对支那军队的了解,他判断对付依田的军队应该是撤退途中的中国正规军大部队,依田中队可能由于敌情不明而误中埋伏。而现在中国守军已经全面撤出这个区域,所以高桥中佐对搞好滁县地区的治安还是有信心的。

按照图纸的路线,陈际帆三人很快来到了日军驻滁县司令部。为了行动方便,陈际帆让胡云峰和赵俊分别带上刺刀(就是死在何春香家里的日军的刺刀)。大门口亮着灯,两个守卫仍在勤恳地站岗。

陈际帆选择了从一处围墙翻进司令部大院,根据图纸上的标识,司令官办公室和住处在院中间那幢大房子里,房子后面是军营,一个中队的士兵睡在里边。房子正面的空地上停着一辆中型吉普。“就是它了”陈际帆心想。

按照事先的计划,进入司令部后,立即找到高桥住处,杀掉高桥,然后制造混乱趁夜扮成日军夺车出城。

陈际帆向其余两人发出攻击手势后,赵俊和胡云峰分别从两侧靠近守卫的门岗,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然后各自从裤腿上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尽管是在黑夜,刺刀寒光还是引起了两个守卫的注意,两人很警觉,正要拉枪栓喝问,可惜已经来不及了,一双大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在感觉腰间一阵剧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胡云峰和赵俊很快换好了衣服代替原来守卫站岗,而陈际帆一看他俩得手,便一个翻身,从旁边轻松上了二楼。

院子二楼是司令官办公室兼住所,一楼是其他机构。陈际帆跳进的窗户正是司令官办公室,里面隔着一层木板的房间就是高桥的住处。高桥是日本军官中的少壮派,因在淞沪会战时立功而晋升中佐,派驻滁县。

陈际帆刚一进窗户他就被惊醒了,不过他倒不会想到有什么危险,这司令部戒备森严,一般人即使进得来也不可能不被发现。不过军人的习惯还是让他不大放心,高桥决定起来看看。

日本木屐的声音让陈际帆震惊不小,他连忙找个地方先藏起来,只见一个穿着和服的日本人从一扇木门里走出来。这个日本人正是高桥,高桥径直朝着窗户走去,发现窗户关着,没有任何异常,摇了摇头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陈际帆躲在暗处看见高桥来了又回去,哪肯放过这个机会,拿起手上的刺刀朝着高桥后背上刺去。谁料想这高桥也不是个庸手,眼看刺刀要刺到高桥的身上,只见高桥猛地一侧,刺刀刺空。陈际帆反应也很快,见刺刀落空,立即向前一滚,一个侧蹬踹在高桥的小腿上,高桥惨叫一声向前扑向地面,没等高桥落下,陈际帆把刺刀向上一送,锋利的刺刀刺进了高桥的腹部,然后两手抓住高桥的胳膊把他轻放在地上,高桥绝望地看着自己的腹部,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在戒备森严的司令部被人暗杀,他狠狠地回过头正要骂“八嘎”,就感觉有一双大手抓住自己的下巴。

为了保险,陈际帆还是决定扭断他的脖子。整个过程不过几分钟,陈际帆拔出刺刀在高桥的衣服上蹭掉血迹后,把尸体顺在一边。然后就在办公桌上随便翻找起来,借助手表的微光,陈际帆在抽屉里找到一支9mm勃朗宁手枪和一盒子弹。

“好东西!”陈际帆心中暗赞。那个时候勃朗宁手枪属于世界名枪,尤其是9mm口径被称为大威力。而日本造的王八盒子堪称二战最差手枪,所以有很多日本军官除了正式场合佩戴王八盒子外,还会通过一些渠道购买一支勃朗宁手枪作为自己的私人用枪。

陈际帆把挂在衣架上的佐官军服和佩刀换上,在把勃朗宁放在枪套中。

天已经快亮了,陈际帆轻轻推开窗户给楼下发出信号。等陈际帆一落地,赵俊和胡云峰便忍俊不禁,因为陈队穿着这身日本军服实在是太合身了。陈际帆微笑着示意两人严肃点,然后三人轻轻向停在前面的吉普摸去。

没有钥匙,但是难不倒他们。待汽车发动后,陈际帆朝胡云峰使了个眼色,胡云峰会意,举起手中的三八式朝天上开了一枪。然后用日语大叫“敌袭”,紧接着又开了一枪。日军反应很快,第二枪枪声刚响,后边军营里哨音大作,日军纷纷从各自的营房冲出,不过大部分着装都很乱,有的甚至连枪都没有。

见鬼子已乱,陈际帆命令开车。汽车路过院子大门时,两个守卫连忙过来询问,陈际帆想也不想抬手两枪将两个守卫干掉,然后扬长而去。

陈际帆三人走后不久,驻滁县日军司令部便乱作一团。负责保卫的日军中队长再叫了半天的门后,感觉不妙,随后命人撞开高桥龙三的房门。

望着顶头上司血淋淋的尸体,中队长全身上下一阵冰凉,要是抓不住凶手,自己只有剖腹谢罪。“八嘎”,中队恨得咬牙切齿,“全城戒严,抓住凶手!”

有日本军装的掩护,三人顺利到达何春香家。

何春香一夜没合眼,天刚亮就起床了。猛然看见三个日本兵差点没吓死。

何春香家离西门不远,吉普车花了五分钟赶到西门。西门已经戒严了,车上何春香吓得脸都绿了。

“别怕,你低下头。”陈际帆安慰道。

西门守卫的日军果然把车给拦下了,赵俊从车上下来,冲着拦车的哨兵两个大耳光。“八嘎,我们奉命追击支那抵抗分子,耽误军情死了死了的。”

被打的哨兵一连“嘿、嘿”,吉普车大摇大摆扬长而去。

出城后何春香问赵俊:“赵大哥,刚才你跟那个鬼子叽哩咕噜说些什么,怎么你打他他还很服从呢?”

“这日本人就是贱骨头,你越是求他,他就越狠毒;你打他越狠他就会对你服服帖帖的。”赵俊回头对春香笑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