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 趣

蝉 [center]

宋国军[/center]

蝉,又叫知了,有的地方叫爬嚓,反正我从小就叫它麻机骝。听到它的叫声,就知道摸麻机骝的时间又到了。

儿时每到蝉鸣的季节,心里就分外的痒痒,肚里的搀虫就不停的蠕动,在夏日里就盼着每一个天黑,因为这时麻机骝就出洞了,就到了摸麻机骝的时间。随着年龄的不断长大,生活工作压力的不断增加,家也从乡下搬到城里,这种儿时的乐趣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知不觉中,儿子也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看到他每天生活在电子产品包围的世界里,想到我儿时的欢乐,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于是放下所有的工作和压力,带着老婆儿子去体味生活中原本的味道。

是夜,带上准备好的手电、瓶子等工具,骑上车子就出发了。出了城区,空气立刻清凉的许多,清风送来阵阵麻机骝的叫声,仿佛是对我的招唤,不知不觉中脚下加快了骑动的速度。摸麻机骝必须到树林里去,只有那才是它生长的地方,时间不长就到了提前选好的地点,这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林子里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影在晃动,那是赶早的摸麻机骝的人,看来喜好这口的人还真不少。因为天还早,这时麻机骝还没有出洞,这时的人收获也少的可怜。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想起的虫儿被鸟吃”,看来早出洞的麻机骝也是跑不掉的。

踩在林中满地的枯枝落叶上,脚下不时发出沙沙和枯枝折断的声音,林地凸凹不平,脚下也一高一低,但注意力完全不在那,双眼死死的盯着每一棵树,从根部慢慢向上看,一点一点的挪动,生怕漏过每一棵树,其实林中风小了很多,潮潮闷闷像个大蒸笼,但这时丝毫没有感觉,脑子中就一个念头,快快模到一个。时间一分分过去,却一无所获,心中不禁一丝急躁,这时汗也不住往下流,儿子也没有刚到时的那样活泼,慢慢的拉在后边,也不看树上了,自己找根棍子漫无目的四处敲打着。

这时天在终于黑下来了,耳边不时传来他人的喊声“这有一个,这也有一个”,不禁又打起精神,但视线渐渐模糊起来,看起来十分的费力,这时手电筒就亮起来了,林子里路两边,星光点点,真有点老电影里抓特务的情景,不觉间人也多了许多,各种嘈杂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就像在赶大集,不时有兴奋的声音喊起来。看来到时候了,目光随着手电筒的光影在每棵树上上下搜寻,突然间在其中一棵树上看到有东西在向上爬,麻机骝,快步上前,一手抓在手中,金黄色的拇指肚大小的麻机骝不停的在手中蠕动,两只强有力的前爪不停挥舞,夹的手痛痛的,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就象买的彩票中奖一样,赶紧招呼儿子过来,儿子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上,兴奋的叫喊着,但又怕被它的前爪夹痛,呼喊着让妈妈拿瓶子装起来。

随着手电筒光影从一棵树移到另一棵,越来越多的麻机骝出现在眼前,有时一棵树上都有两三个,在儿子和老婆兴奋的叫喊声中,手中和瓶子里的麻机骝也越来越多,有时来不及装瓶的麻机骝在手背上慢慢的爬动,那种刺痒的感觉真的很好,好象又回到我的儿时。

天越来越晚了,麻机骝也少了许多,该回家了。在清凉的夜风中,在路两边犹如繁星的手电筒光的掩映下,撒下了一串串关于明天制作美味麻机骝的话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