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8.html


在与日军的激战中,只有周毅的右臂中了一枪。其他人全都完好无损。王小龙叫吕岩去战车上拿急救包,并告诉村民小鬼子已经撤退。吕岩领命,向村后跑去。

王小龙等人搀扶着万才坐在大槐树底下,给他点了一支烟。吕小龙说:“班长,这次小鬼子知道我们的厉害啦。”

“恩。”王小龙应付着,“对了,你打死龟田没有?”

吕小龙摇摇头说:“没有,那伙小鬼子玩命的逃,没有发现龟田。只是打伤了那个翻译。我本来想打死他的,可一想,他也是中国人啊。所以,只把他腿打穿了。给他个教训。”

王小龙点点头:“恩,我们闯入这个时代,千万不要乱杀无辜。对日军要冷酷无情,对待那些汉奸之类的,不要取他性命啊。”

这时,吕岩取了急救包来,后面跟着张三爷和两个八路军已经那些村民。他们“呼啦“一下全围过来。七嘴八舌的嚷嚷开了:“哎呀,你们真厉害啊,打死这么多小鬼子。”还有的说:“乖乖,你们真厉害,尤其是那个铁家伙(战车)那家伙,一炮打死好几十个啊”

王小龙冲他们笑了笑从吕岩手里接过急救包要给周毅包扎,李芸摁住他的手:“我来吧,我当兵时就是卫生员。”王小龙被她的手一握,顿时觉得浑身麻酥酥的。是啊,王小龙都26了,还没有女朋友,没碰过女孩子的手。现在满脸通红。

吕岩看到这一幕,心里暗笑,他咳嗽两声:“恩恩,班长,你快给人家,周毅还等着包扎啊。”

王小龙和李芸同时松手,急救包掉在地下。巧了,两人又同时伸手去捡,手再次碰到一起。

王小龙一抬头,两人目光相对,都涨红了脸。

吕岩忍不住大笑起来。可有一人恨得牙根痒痒,谁?同李芸来的那个,于磊。她早就暗恋李芸了,现在看到王小龙的一番举动,眼睛都冒火了。

李芸给周毅包扎好伤口,对王小龙说:“伤口包好了,不过弹头还在里面,你们还是跟我们去我们部队吧,那里有野战医院。要尽快把弹头取出来。顺便帮我们保护药品啊。”

丁磊不干了:“那怎么行,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啊。”

李芸急了:“什么人,打小鬼子的,就是我们的同志。一切事情我负责。”

王小龙寻求吕岩和马晓贵的意见,吕岩说:“我看可以。”

马晓贵也点点头。王小龙说:“好,那我们准备一下,立刻出发。”又对张三爷说:“三爷,你找人把这些日军尸体埋了吧,还有,这里应该不安全了,带着乡亲们转移吧。”

张三爷说:“恩,你放心吧,龟田知道药品安全转移走了,肯定不会来了。”然后高声对那些村民喊:“乡亲们,咱们先送送咱们的英雄,然后把这些小鬼子埋了。”村民们高声符合:“好。”

王小龙等人在众村民的围护下走到村后战车的位置,先把周毅扶上战车,然后王小龙对众村民说:“老乡们,我们走了。吕岩,大头,把药品装上车。”吕岩转身带着大头等人搬药品上车,然后都登上车。那个丁磊也爬上车,东看西瞧。很显然,这么现代化的装备,他做梦都梦不到。

王小龙最后把李芸扶上车,转过身来对众村民说:“我们走了,老乡们多保重吧。”

张三爷站在村民的最前面对王小龙高喊:“同志,等打走小鬼子再到我们村来啊。”

王小龙冲他挥挥手说:“一定!”转身冲车里喊:“出发。”

“嗡”战车轰鸣着朝村外驶去。看着越来越远的村子,王小龙关上了战车的后门。

战车里,李芸好奇的看着车里的设置。虽然这么多人车内很挤,但是吕岩等人还是给王小龙和李芸留出了一点空间。王小龙不怨其烦的给李芸讲解车里的装备和作用。缩在角落里的丁磊,此刻恨得眼里都要冒火。吕岩看着丁磊那愤怒的表情说:“干啥啊哥们,你这是重谁啊?”说完拍了拍手里的95式突击步枪。丁磊知道这老几位不是等闲之辈,所以迷上眼睛,也不说话。

战车正行驶着。突然,“呯”战车的装甲外壳响了一下。紧接着。“平碰。呯,呯评呯。”驾驶员丁剑报告:“不好,有人朝我们开火,好像是遭到了伏击。”马晓贵果断命令:“战车人员马上进入战斗位置。发现目标马上还击。”

王小龙正向李芸说着自己在2005年的生活,听到丁剑报告,他立刻说道:“赶紧观察一下敌人的伏击位置。吕小龙,大头随我下车。其他人待在车里别动。”说完,打开门跳下车去,吕小龙和肖大头紧随其后。

三人下车后,躲在战车右侧,发现敌人是埋伏在左侧,听枪声好像火力不强。

王小龙说:“吕小龙,你迅速寻找攻击发起位置,对敌人实施狙击。大头,火力掩护。”说完自己朝对面“哒哒哒”开火。肖大头把机枪架在地上,自己迅速趴下,扣动扳机“哒哒哒哒哒哒”也朝对面开了火。

车内,吕岩坐不住了,他对马晓贵说:“老马,赶紧用膛炮啊。”马晓贵也看到王小龙等人和敌人交了火。马上命令炮手张明:“膛炮准备,赶紧搜索目标。”张明说:“敌人的伏击地点全是很高的荒草和树,而且是个山坡,他们在制高点。我们是不是先用膛炮打乱他们的阵脚。”马晓贵点头同意。张明立刻把目标锁定在山坡上的一块巨石。

王小龙停止了射击,因为敌人藏得很隐蔽,全被荒草和树木遮盖住。而现在吕小龙一枪未发,为什么?他正想问问,吕小龙突然朝他跑了过来,喘着粗气说:“班长,不是日军,是一群穿着和李芸他们一样的人,应该是八路军吧。”

“什么,”王小龙惊讶道:“大头,停止射击,回车里。”肖大头转头疑惑的看着王小龙。

王小龙又说:“是八路军,快回车里,千万不要让战车开炮啊。”说完迅速跑向战车。

车内,张明已经瞄准上坡上的大石,等待马晓贵的命令。马晓贵果断下达命令:“开炮”就在这时,王小龙突然从外面进来:“慢。千万别开炮。”

吕岩说:“怎么了,有什么情况?”

王小龙说:“伏击我们的是八路军。”

车里人同时惊讶的张大眼睛。尤其是李芸,她听到王小龙的话,更是惊讶。

“我们的人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据团部所在的左桥村还相当远啊。”李芸念叨。“我出去,他们看见我就不会开枪了。”说完征求王小龙的意见。

王小龙点点头,说:“也好,我让大头和吕小龙掩护你,万一是伪军化妆成八路军,你就危险了。”然后对马晓贵说:“膛炮随时准备,一旦发现敌人向李芸开枪,你就开炮。”马晓贵说:“好的。”

李芸看到王小龙这么关心自己的安危,禁不住心里暗喜,可脸上又不能流露出来,她看了王小龙一眼,跳下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