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 第二十九章:路途杂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洪新雷赶紧把这一重要变故用电台马上通知给了延安。

他知道没有第三军的帮助,周洁的确是无法出边境到老挝转道的。

延安很快的给了回电,坚决拒绝把周洁交给第三军,让周洁和刘忠下分队一起返回小锅山滇西南抗日游击支队的营地,再那里办一份报纸,揭露日军在三合建立特种慰安所的丑恶阴谋,并且协助苏亚鹃做好支队的政治工作。总部同时致电小锅山,撤消滇西南抗日游击支队的番号,改为八路军滇西南第一军分区,分区级别升格为正团,由张唯三同志担任司令员,刘忠为副司令员,苏亚鹃担任政治委员,周洁为副政委兼政治股股长,邓一飞为参谋长,杜玫为后勤处教导员兼卫生队队长。


周洁听完洪主任的情况介绍后,也气愤异常。

“堂堂的国民党一个正规军的军部,竟然还要看日本人的眼色行事,真是匪夷所思。日本人无非是怕我揭露他们的丑恶行经,想把我弄去糟践,侵害我的身心意志,真是做梦!”

洪主任说:“是的,周洁同志,他们以为你非去延安不可,其实他们忘了只要是抗日,那里都可以成为战场。”

周洁本身就想留在小锅山的第一军分区,见转道不成,正好乐得和小分队一起回小锅山去,她觉得这样反而更加安全。


正当周洁如愿的穿上了八路军的新军装,和杜玫学着打绑腿的时候。

八路军驻侗之办事处的谭莉破绎了一份日军电报,电报的内容是从越南经广西转道思茅的外军女战俘已经和日本国内送来的慰安妇已经全部到达,即日将启程运送到三合去,共有一百四十四人,并有一个大队的日本兵押运,动用了十一辆卡车和一个骑兵小队。


“好,把电报转发给延安总部,并同时转给国民党第九军景德县警备司令王金虎和滇西南第一军分区的张唯三司令员。”

洪主任向谭莉下了命令。

“是!”

谭莉已经是多次的破绎日军的重要电报了。国民党第三军也为此经常受益,所以第三军才没象其他的军那样把八路军办事处赶走了。


洪新雷认为现在已经是滇西南第一军分区小分队返回的最佳时期,因为日本人一定在为慰安妇和女战俘在路上的安全提心吊胆,这时候应该是无暇顾及这个并不是很起眼的小分队的行踪。

正好刘忠等的学习任务也已经完成,回到办事处来了,听说周洁记者不走了,并且将和自己一起并肩战斗,非常高兴,他“啪”的给周洁敬了一个才学的标准八路军军礼。

“报告周副政委,刘忠学习完毕归队,请指示。”


周洁呵呵笑了起来:“刘副司令员,周洁请示是否出发。”

“恩,好的,咱们这就准备马匹,驮上物资返回一分区去。”

刘忠已经听说了自己的弟弟刘弘趁自己不在之机,诱惑郭侉子脱离小锅山投靠了日本人,非常生气,认为是给自己丢了大脸,急匆匆的要赶回去收拾青石崖的匪帮那。


洪新雷和谭莉等办事处人员一直把滇西南第一军分区的小分队送到了森林边上,看着他们渐渐的消失在了树丛中,越走越远了……。


路上周洁和刘忠交谈了起来,她劝说刘忠要想做一名合格的八路军指挥官,就要改掉当土匪时的种种毛病,尤其是大烟瘾一定要戒掉。

“恩,周副政委,你和我老婆桃子说的一样,都是为了我好。我现在已经在开始戒瘾了,原先每天要抽两次,现在是两天才抽一次,再给我点时间,我就能把这个玩意彻底的戒除了。”

“好啊,我们都希望看到副司令员越来越进步。”

周洁对着杜玫笑了笑。


杜玫说:“就是,刘副司令还天天问我用什么医疗手段能戒除烟瘾那,我告诉他靠意志比什么药物都管用。他说他就用意志把烟瘾戒掉那,真是个好汉啊。”

刘忠说:“瞧你们两个姑娘说的,我一个大老爷们在你们面前都不好意思了。”

杜玫道:“那说明刘副司令有羞耻感,可比你弟弟强几百倍那。”

“哎,不要提他,提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畜生竟然投靠了日本人,是我老刘家家门不幸啊,出了这么个孽种。别让我在战场上遇见,要是遇见了我绝不手软。”


晚上宿营的时候,围着篝火,大家又在一起唱歌跳舞聊天起来。

一个排长问刘忠:“副司令员,你们在大锅山当土匪的时候杀人放火过吗?”

“恩,有过。不过我们不杀穷人,专杀地主老财和过路的商贩。”

杜玫道:“那可不应该了。杀地主老财还算是为民除害,人家正常的商贩你们也杀就太造孽了。”


刘忠羞愧的说:“杜教导员,那时候不是不懂得这些道理吗,这些道理还是进了八路军才慢慢知道的,这次政治强化训练可好可,让我懂了那么些穷人闹革命的道理,以后就不会再犯这些错误了。”

一个战士插话问道:“副司令员,你们在山上抢女人吗?”

刘忠哈哈一笑说:“抢啊,山下谁家小媳妇大姑娘长的俊,我们知道就去抢上山来。不过那都是过去了,后来我娶了桃子就不再祸害姑娘了。这现在当了八路军,那就更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


那个排长说:“哎呀,那时候杜教导员就在头风镇教小学,那可是跟大锅山挨的特别近的地方,怎么你们当时不知道啊?否则你们准去抢杜教导员的。”

一边的杜玫一听羞的“哎呀”了一声。

周洁连忙说:“别瞎问了,老揭刘副司令的底儿多不好啊。”


刘忠说:“没关系,说出来也是为了今后引以为戒不是什么坏事。说实话,当时我们正的准备去头风把小学的杜老师,对了,就是咱们现在的杜教导员抢了,那有那个叫刘雅蓝的老师。多亏我老丈人孙奎拦着说:人家是从大城市过来为咱们培养孩子的,人家是为了我们,你们却要把人家抢上山去轮奸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了啊,这样我们才真的惭愧了,放弃了去小学抢人的计划。”


一边的杜玫这才后怕的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要是没有孙二麻子的阻拦,自己现在可能已经被刘家兄弟强奸过了,要是再赶上现在成为了战友,那将是何等尴尬的局面啊。

刘忠说到这里也不敢去看杜玫了,他想真可怕,当时自己要是没听老丈人的话,那后果将真的很难堪,以杜玫秀美的容貌,当时的他不可能不参与轮奸她的。

周洁打破了他们的想象,说:“时候不早了,大家是不是都休息去吧。”


刘忠见周洁来解围,也赶紧说:“对,对,你们这些小王八羔子以后不许再胡问八扯的了,大家休息,我来站第一班岗。”

大家这才意犹未尽的散去休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