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看着杜玫抚摩着皮鞋爱不释手,洪主任笑了。

“杜玫同志,既然那么喜欢就穿上吧。”

“不,不。首长,物资还没交给支队验收那,我不能先使用了,违反纪律的。”

杜玫虽说很想穿上,但还是腼腆的拒绝了。


杜玫今年23岁,也是西南联大的高才生,在学校时就参加了地下党组织,毕业后和长她二届的苏亚鹃一起被党派往了三合地区做地下工作,在头风镇小学做起了小学教员。

她身高是1米66,虽说比1米69的周洁矮了三厘米,但在姑娘里的确也算是高的了,她的身材非常苗条,走起路好十分好看,虽说性感上没周洁记者那么凸凹有致,但也有周洁一样有双修长的腿和俊美的脚。

日本鬼子占领头风后,张唯三支队长感觉象杜玫那么漂亮的女人是不适合留在敌占区的,便及时的把她调回了支队。


事实证明,张唯三的决定是有先见之明的。

杜玫转移回部队的第二天,日军小队长坂下荣一就授参谋长康田一南的指令带着鬼子和伪军直扑头风镇小学。

鬼子在小学扑了个空,恼羞成怒,坂下荣一竟然把正在上课的小学里的年轻女教师刘雅蓝从教室里拽到了宿舍,残暴的强奸了她。然后把刘雅蓝派人送到了三合城给宫本大佐交差去了,就这样无辜的刘雅蓝成了“三合特种慰安所”的第一人。

好在特种慰安所还没开业,所长平田一南并没有继续为难刘雅蓝,只是让她做了自己的秘书,临时帮着所里做计划和收拾文档的工作。


见杜玫不大好意思,洪主任笑着说:“杜指导员,这样吧,你把鞋穿上,你看看你的布鞋鞋底,走了几天的山里都磨破了还怎么穿啊。这次总部物资配发的多,这双算我利用权限送你的好了,你和周记者一人一双,就算搞点特殊化吧。”

周洁也说:“杜玫,首长也是好意,你就穿上吧。要不我来带头穿?”


周洁大方的从鞋堆里找了一双三十八码半的鞋子换下了脚上那双样式差不多的皮鞋。

杜玫这才不好意思的也找了双三十八码的女军人皮鞋换下了脚下那双磨破了底的布鞋,她穿的鞋正好比周洁小半码。

这种黑色的女军人敞口细带皮鞋很结实耐磨,样式也比较漂亮性感,更能衬托出女军人的窈窕英姿。

一边帮着搬运的办事处的男战士们都瞄着这两个漂亮的姑娘的美脚时不时的偷看一下,说心里话,他们也都想在她们的脚上摸上一把。


平日里这些战士看到的是更令他们引为自豪的办事处的女办事员谭莉,那更是让人“蓬蓬”心跳的大美人儿。不过一般谭莉不苟言笑,不象周洁,杜玫这样活泼容易接近罢了。


正接收着物资那,一个参谋派来喊洪新雷了。

“洪主任,国军第三军的郑主任来找你,正在办公室等着那。”

“哦,他有什么事儿吗?”

“报告首长,郑主任没说。”

“那好,你让他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过去。”

洪新雷安排好继续交接的工作,回办公室去了。


国民党中央军第三军特勤室上校主任郑蔚然见到洪新雷进了办公室,连忙起身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

“郑主任百忙之中到我这小小的办事处来,不知有何见教啊?”

洪新雷示意郑蔚然继续坐下,然后喊办事员谭莉端来了茶水。


郑蔚然贪谗的望了一眼谭莉转身离去时那高挑优雅的身姿,咽了一下口水。

他对洪新雷说:“你们的谭小姐长的可真漂亮啊。”

“呵呵,郑长官不会就是专程来和我说谭小姐的吧?”

洪新雷蔑视的看了郑蔚然一眼。


“哦,那当然不是,我是来和洪主任商量要一个人的?”

郑蔚然这才想起了自己此行的正题。

“问我要个人?要谁那,为什么?”

洪主任感觉十分的莫名。

“哦,这个人不是贵办事处的人,而是来贵办事处公干中的一个人。”

郑蔚然赶紧解释着。


“郑长官的话就更让洪某不可理解了,是个什么人那?”

“她叫周洁,是〈滇南时报〉的女记者,跟随来思茅接物资的你们滇西南支队的小分队一起来思茅的,现在就在侗之你们的办事处里,有这个人吧?”

郑蔚然说道,然后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注视着洪新雷。


洪新雷道:“呵呵,有这个人,也有这回事。就是不知郑长官要一个女记者干吗?据我了解你们中央社有成百的女记者,难道周洁姑娘比她们能干不成?再说了,周洁记者现在已经参加了八路军,那就是我们的同志了,你们若是想要她的话可以通过双方的上级进行交涉,我好象是没这个权利做主的吧。”

洪主任是在想,不管你第三军是怎么想的,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同事交给你们啊。


郑蔚然见洪新雷态度坚决,赶忙说:“洪主任别误会,不是我们第三军要周洁小姐,而是我们正面的敌人日军第十二师团派了特使来我军要周小姐。”

“哦?看来贵军和日本人关系处的不错啊,连要个女记者都敢找上你们的门去,莫非贵军要改编成皇协军了?”

洪主任气愤的嘲讽起来。


“看,洪主任误会了不是。”

郑蔚然说:“我军是坚决抗日的,绝不会和日本鬼子做交易,至少我们还懂得我们都是中国人。只是我军兵力目前不足,能在思茅的区抗衡住日军第十二师团实属不易了。为了维护地区局势,暂时还不想和日军决战,目前十二师团的特使来说,只要我们交出周洁小姐,他们可以保证在两个月内不对我军发起强攻。”

“无耻的胆小鬼,亏你还说得出口。”

洪新雷气愤的说:“这不是拿我们八路军的同志给鬼子献礼做交易吗?怕小鬼子进攻就屈辱的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你们有这习惯,可我们八路军却没有,实在抱歉,要是没什么别的事的话,那我就不留您了!”

洪主任站起了身,那意思就要送客。


郑蔚然也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武装带。

“洪主任,既然贵军不肯给人,那我也只好如实向上峰汇报了。不过我得告诉您,周洁小姐你们是送不出边境的,要是被我军查到,恕我们不得不把她交给日军方面了。”

说罢,郑蔚然悻悻的离开了八路军的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