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雨,让许许多多的家庭家破人亡,一声声叹气过后,成为部分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我是惧怕大水的,只因生长的洞庭湖边,在很小的时候看见洪水泛滥冲散了多少家庭,水灾的力量是不可小视的。


网上有人讨论起重庆大水与三峡之间的关系,说重庆大水是三峡工程所致,呼吁三峡工程停止,真是让人觉得好笑要知道三峡的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防洪了。


根据三峡水利枢纽初步设计方案,三峡工程在大坝整体封顶、库区蓄水位达到156米以后,枢纽就要满足长江千年一遇洪水的防洪标准要求。 当长江遭遇千年一遇洪水时,三峡坝址洪峰流量达到9.88万立方米/秒。以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为例,当年坝址流量刚刚超过6万立方米/秒。即便发生千年一遇洪水,坝前水位可控制在175米,三峡水库可用防汛库容达到221.5亿立方米,控制枝城下泄流量在8万立方米/秒,保证下游沙市水位不超过45米。



我们兴建水利工程是为了使人类更好的生活在这一“水”球上,三峡不仅能防御洪水的冲击,还兼具发电、 航运通畅、 旅游更兴等功能,就凭一场灾难就质疑三峡工程显然是没搞清状况在瞎搅和。重庆大水把这个怪在三峡工程是不对的。难道安徽的水灾也和三峡有关?旱了说三峡,涝了也说三峡,无知者无谓,现在我才知道在三峡没建成之前,重庆就没有旱和涝现在全球的气候都紊乱,美国的大水,泰国的飓风,地震印尼的海啸,中国其他地方的气候异常。主要还是全球变暖引起的风向系统和洋流系统的紊乱,如果在不注意环境保护,地球早晚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