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外传 第十一章 都昌城下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徐庶向身旁郭图点点头,“公则,我等走后北海就全交给你和文则等人了。” 郭图一笑,“咱们相处十年了,虽说平日里我对你冷言冷语,可公子说过咱们是兄弟。既是公子说的,咱们自然是兄弟。做兄弟的自不会让你失望!” “我知道…”徐庶双眼微红,这些年郭图一直将所有的恶名担负在自己的身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徐庶向身旁郭图点点头,“公则,我等走后北海就全交给你和文则等人了。”

郭图一笑,“咱们相处十年了,虽说平日里我对你冷言冷语,可公子说过咱们是兄弟。既是公子说的,咱们自然是兄弟。做兄弟的自不会让你失望!”

“我知道…”徐庶双眼微红,这些年郭图一直将所有的恶名担负在自己的身上,没有朋友,剩下的也就只有自己这一帮从小待在一起的兄弟。这人…太苦了!

“元直,做你该做的!”郭图手指着下面列好军阵的士卒,依然是冷冷的说了一句。

“嗯!”徐庶重重的一点头。然后森然的寒芒忽然从徐庶眸子里浮起,策马走到官兵阵前,倏然高举右臂,军阵骚乱的杂音顷刻间平息下来,四周一片肃杀,只有官兵粗重的呼息声还有城外黄巾那杂乱的喊叫声清晰可闻。

“弟兄们,或许你们曾经听说过,我们这群人是从凉州战场上回来的。不错,金城一战,韩遂十几万叛军四面围困、水泄不通,连只耗子都逃不出去,可最后我们在咱们太守大人的率领下活过来了。而且还是活得的好好的!”

鞠义摇摇头,悄悄的一拉徐庶,走到军阵之前。 “兄弟们,徐将军讲得不错。我们的确是活着,而且现在我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把玩女人,黄巾能奈我何!?”

“嗷~~”

官兵们轰然回应,气势高涨。 尤其是鞠义本部悍死军更是大喊大叫。

“那一战,西凉骁将阎行,堪称万人敌,可照样被我们杀得溃不成军,落荒而逃,所谓的西凉叛军也不过如此!”

“嗷~~”

官兵们奋力挥舞手中钢刀,狼嚎响应,气势越发高涨。

“我曾听咱们大人讲过,天下强勇,百姓所畏惧者,有并、凉之人;匈奴、屠各、湟中义从、西羌等八种。并、凉之地的人,就无需多介绍。生于苦寒之地,长年和胡人作战,可说得上是精兵悍卒。而其他六支人马,也都非是等闲,为天下人惧。可金城一战,那些所谓天下强勇就像绵羊一样葡伏在我们脚下,恳求我们的饶恕,所谓的精锐,土鸡瓦狗尔。”

“嗷呜~~”

官兵们群情激愤,一个个眸子里流露出灼热的杀意,跃跃欲试。

鞠义忽的拔出大刀,以钢刀虚指前方,厉声喝道:“前方黄巾,与彼等何异?尚不如西凉异族,土鸡瓦狗都是说高了他们,弟兄们,握紧手中的钢刀,挺直了胯下那根卵,斩军夺帅,击破贼寇,当在今日,杀~~”

“杀!”

鞠义狼嚎一声,拨转马头,高举钢刀,向着城外杀去。

“杀!”

臧霸虎啸一声,嗔目欲裂,沸腾的热血激荡着心胸,钢刀一摆,领着身后孙观、吴敦、尹礼、昌稀奋勇向前。

“杀~~~~”

排山倒海般的吼声中,六千官兵亡命向前,如决堤的滔滔洪流向着城外黄巾席卷而来,那一片冰冷的钢刀,映寒了荒芜的旷野。

徐庶微微一笑,“摧敌锋于正锐,斩骁将于阵前,是为猛将;善于练兵、长于统兵,虽兵寡而临阵不惧、虽势众而临战不骄,且将士归心、三军用命.是为大将,今鞠义之能,虽是比不上高顺,却足以当得大将之号,公则以为然否?”

“虽是悍勇,却是有些骄傲。不可大用…”陈宫不待郭图回答,轻轻的说了一声,而后上了城墙。

“元直,公台说得不错,鞠义需要历练,轻易不可大用,这一点你没有公台看得清楚。”郭图紧跟着说了一声然后也上了城墙观战。

“武安,保护几位先生。”徐庶点点头,而后朝着身后武安吩咐一声,不待武安国答应抽出腰间利剑,“兄弟们,随着本就爱你官军杀!”

“杀~~~~”

……

黄巾阵前,程远志心跳如鼓。

身后40000黄巾虽然人数众多,奈何从未曾经历过沙场征战,浴血厮杀,本以外官兵兵力稀少,只能被动防守。却想不到官兵会大开城门出外决战。更想不到的是官兵如此凶猛,

不单出乎程远志预料,更令40000黄巾心胆俱寒。这真是官兵吗?一路上,黄巾聚则万人,虽然多是乌合之众,可一路之上的官兵莫不是望之而逃,只需一拥而上就可击而破之。可是眼前这支虎狼般冲杀过来的官兵,真的是一路所见的官兵吗?

更为重要的是先前刚刚攻了一次县城,如今士卒都很疲惫,又怎么来抵挡…

骚乱,像瘟疫一样在军阵中漫延,所有人惶然四顾,都担心别人会偷偷溜走,把他独自一人抛弃在战场上送死,有人往后退却了一小步,便立刻引发雪崩效应,更多的士兵跟着往后退缩,如果这股退缩的风潮不能及时扼止,最终就会演变成溃退,然后溃退会变成溃败,最后溃败会变成屠杀……

危急中,程远志锵然拨出宝剑,厉声大喝道:“镇静,这不过是官兵垂死挣扎,何惧之有?诸军各归本阵,殊死抗敌,违令者——斩立决!”

程远志的当机立断挽救了黄巾军士,退缩和骚乱终于平息了,如虎似虎的官兵已经潮水般冲杀过来,距离黄巾军阵只有百步之遥了。

程远志深吸一口冷气,厉声喝道:“弓箭手准备~~”

万余名黄巾弓箭手手忙脚乱地从背上卸下长弓,又手忙脚乱地从箭壶中抽出羽箭搭于弦上……

“竖盾~~加快脚步,杀!”

官兵阵前,鞠义眸子里掠过一丝森冷的寒焰,凄厉的吼声压过滚滚的脚步声清晰地送进了每一名官兵的耳际,灼热的杀机裹着沸腾的热血,在每一名官兵的胸腔翻腾。

羽箭…只不过是削尖的竹箭罢了,伤不的人。盾牌…也只不过是些木盾而已,一击就破。

如此的装备怎比得上武安家打造的利器,既是人数再多和待宰的羔羊有何不同?

……

“死!”

臧霸嗔目如裂,从马背上弯下腰来,手中钢刀在空中划过一道森冷的弧线,冲着一名黄巾头目的颈项飞斩而至。

黄巾头目夷然不惧,虎吼一声举剑相迎。

“当!”

清越的金铁交鸣声响彻云霄,黄巾头目的长剑承受不住如此剧烈的撞击竟齐根而折,臧霸厚重的钢刀余势犹疾,冰冷地从黄巾头目肩膀上扫过,热血激溅,黄巾头目的一颗头颅已经凌空飞起,虽身首异处眉目却犹自狰狞,死死地盯着臧霸不放。

“呃啊~~”

凄厉的惨叫从地下传来,臧霸不用低头都知道,哪个倒霉的黄巾贼已经被他的坐骑踩踏在了马蹄下,骨骼碎裂的声音清晰地送入他的耳际,他知道,这个黄巾贼就算留下性命,也是生不如死了。

“吼呀~~”

“哇啦~~”

声嘶力竭的嚎叫从左右两侧同时传来,两杆冰冷的长枪毒蛇般直取臧霸左右胸口,锋利的枪尖已经近在咫尺!那是两名精壮的黄巾,手中也是官军的制式装备,毫无疑问这是黄巾中不多的精锐,也只有这样的精锐才配的起这样的装备。而此时这两人脸上的表情极度扭曲,眸子里闪烁着疯狂的热焰,与魔鬼无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呼!”

“呔!”

臧霸将钢刀奋力掷出,双手闪电般探出一把抓住了疾刺而至的枪尖,借着坐骑狂野的冲击,臧霸大喝一声双臂同时发力使劲往前一挑,手执枪杆兀自不肯松手的两名黄巾贼已经被凌空挑起,两具百十斤的身躯就像两柄疯狂的重锤往后撞去,后继的黄巾顷刻倒下两片。

“咴律律~~”

臧霸胯下的坐骑昂首一声悲嘶,再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压力,往前狠狠栽倒,将臧霸重重地甩了出去。人在空中,臧霸清晰地看到战马巨大的身躯已经整个翻转过来,将三名黄巾重重地压在身下,又是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响起……

“大哥!”远处激战的孙观、吴敦同时大呼,奈何与臧霸之间隔了厚厚的人群,急切间也是冲不过来。

呼啸的寒风在耳际呼号,森冷的矛刃迷乱了臧霸的双眼。

十几支冰冷的长矛已经汇集成密集的死亡森林,静静地等待着臧霸从空中摔落,然后将他刺成蜂窝!臧霸甚至能够看清每一名黄巾贼脸上那狰狞的表情。

人在空中,无从借力无从躲避!

臧霸攥紧手里的两支长矛,并且将它们并在一起,现在这是他活命的唯一机会!

“嗷~”

臧霸狼嚎一声,并在一起的两杆长矛使劲下掼,韧劲十足的矛杆霎时弯成了弓形,在黄巾贼长矛刺中臧霸之前,臧霸的长矛已经狠狠地掼在了一名官军的背上。

一声闷响,那名黄巾贼当场吐血而亡,没有披着任何护甲的背部早已经血肉模糊。

借着反震之力,臧霸庞大的身躯在空中艰难地往前又滑行数步,噗的跌落在冰冷的地上,而地上横流的血水无情地灌进了他的嘴里,有耀眼的寒芒映入臧霸眼帘,赶忙抬头,刚才奋力掷出的钢刀正冰冷地插在地上,朔风中兀自颤抖不已。

臧霸翻身爬起,猛然回首,黄巾和官军激战正烈。

“大哥好样的…啊…”

是尹礼!臧霸看到了,尹礼被几名黄巾贼狠狠的用长矛插穿了身体,嘴里呜呜的冒着鲜血。

“尹礼…”

臧霸一声悲呼似乎喊醒了尹礼,慢慢的睁开眼睛,惨然的一笑。

“老子…要你们陪葬!”

鼓起全身的力气,狠狠的一甩大刀,耀眼的寒芒闪过,而后…头颅飞起,尹礼栽倒在了地上。

“尹礼…老子为你报仇!” 臧霸双眼通红,疯狂挥舞着手中的钢刀…

………

一名焊死军官兵腹部插着两支折断的长矛,一截肠子流淌在体外,犹自死战不息,通红的眸子里正燃烧着野兽般的光芒,一名与之敌对的黄巾贼心胆俱寒,被官兵双刀合并,像剪刀一样剪下了头颅。

剪下黄巾贼的头颅,那官兵的脑袋也像霜打的茄子般耷拉下来,就此气绝身亡。

一名黄巾头目刀法纯熟,一刀横扫将一名官兵的双腿齐根削去,可还来不及兴奋,那名官兵已经凶狠地扑了过来,死死地掐住了他的咽喉,黄巾头目大骇,以刀疯狂地戳捅官兵胸腹,霎时间官兵的胸腹已经一片模糊,却犹自圆睁怒目,双手死掐不放,有殷红的血迹从他瞪裂的眼眶滑落,狰狞如鬼。

一名精壮官军将一名黄巾贼骑在胯下,双手死死扼住了黄巾贼的咽喉,正欲往死里使劲,数支冰冷的长矛已经无情地戳穿了他宽阔的肩背,官军双眼猛然一瞪,一缕殷红的鲜血已经从他的嘴角缓缓溢出,由此而始,家中妻儿将再也见不到他的归去。

朔风呼啸,卷起漫天萧瑟拍打着程远志的脸庞,程远志的心就却跟冰雪一样,冰凉冰凉……

败了!黄巾败了!意然在兵力悬殊,正面对战的情况下败了,这……是真的吗?程远志眼前一阵阵发黑,怎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什么时候,官兵变得如此强悍了?什么时候,官兵变得如此骠悍了?

虽说也是听过张信的赫赫威名,可张信现在不在北海,他的士兵没了主心骨,又怎能如此的疯狂?

他本随着四散的败兵逃跑,不想…

鞠义将冰冷的钢刀平压在程远志肩头,回首杀场,战火已熄,北海官兵完胜!

臧霸拭去脸上那斑斑血迹,手提长刀走到鞠义跟前,鞠义森然一笑,沉声道:“宣高,我们赢了!”

臧霸咧嘴一笑,白森森的牙齿上赫然沾满了血迹。

“我们赢了!”

远处徐庶策马行来,振臂长呼。

“赢了!”

臧霸弃刀于地,双手握紧成拳,跟着疯狂地咆哮起来,因为用力过度连脖子上的青筋都根根凸了出来。

“尹礼…看到了么?咱们赢了!”

“赢了!”

官兵们像火山喷发般咆哮起来,炸雷般的呐喊激荡在空寂的原野上空,经久不息。

鞠义看着臧霸,只能默然无语,失去亲人的滋味他明白,就像当年自己的父亲被叛军斩杀一般…

……

“宣高,命你麾下孙观三人带领一千祈罪军防守北海,保护各位先生。而后带着剩下的部卒集合。”

“喏!”

“鞠义!”

“末将在!“

“集合手下士卒待命。”

“喏…”鞠义答应一声,指着刀下程远志问道:“这家伙怎么办?”

“杀了!”徐庶不屑的看了一眼程远志,说道:“割下人头,以后带给公子。”

“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