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后的军人 正文 第四章 说说连长那点屁事(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1.html


1、

说到这里不能不说说我们连长,他那点屁事也是最后我们两个玩在一起才告诉我的,可是我还不相信,但是有我们营长在一旁不停的作证,想必当兵的也不会说谎话,也就相信了他。但是我还是咧了咧嘴,毕竟我们营长是他带出来的新兵,那可是一个裤裆里的人。

老贺,原名贺伍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人,算算现在也有三十多了。在河南出生祖籍却是陕西的。十八岁光荣入伍,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用连长说的那话就是,去的时候战争已经打完了,咱们就是去训练的。轰那小越南几十炮,他也不敢还你一炮。不过这话一出,让我对他的敬仰更是一落千丈。可是,他却不在乎的拍拍自己的胸膛说,男子汉立于世,诚信立于人,方能无愧于天地。

想当年老贺没有文化,初中毕业,可是来自农村的他,自从一参军,军事训练那是没得说,连、营、团、集团军没有一个不认识他的,也正是因为训练的好,所以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那会,就那样和平的战争,也让他愣是抓到了两个间谍,更是让他混了一个二等功。最后组织上一决定,根据有关的规定,就给这个家伙提了干。这一干就是十多年,更是在这个连长的位置上混了七年,而带的连队又是七连,所以被大家在身后称为“七爷”!不是人家老贺没有能力,也不是部队太过于黑暗没有提拔他,而是老贺的文化水平确实有限,加上自己所在的营,八连是“**英雄连”,九连是“基层建设文明先进连”,所以一直得不到上级领导的重用。老贺自己心中也明白,所以一直想转业。可是,老贺在领导的心中是一员虎将,放走心疼,不放走又耽误人家前程,所以就一直停在这里。

因为这些事情,七爷一直郁郁寡欢,虽然工作干的一丝不苟,但是一到了休息的时候,就时常看到他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抽烟,思考着什么。直到他转业回到地方,我才明白,他是舍不得部队,但是部队这点工资,前途又渺茫加之长年的不在家,让他家里人怨言颇多,七爷的心中也是左右为难。如果当时部队的工资有现在的这么高,我相信七爷会在干几年,而我也不会在第二年出那么多的事。

七爷很狂,至少在我知道营长是他带的新兵之前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每次七爷对营长的态度都是那么的狂妄,看着其他连队的干部见到营长如同老鼠见猫一样,我们连里的人那是多么的骄傲。直到有一次星期天,我和七爷在疯狂的厮杀着围棋的时候,营长在外边喊着七爷的名讳,通讯员也跑了过来叫七爷。

七爷一摆手,把通讯员打到一边,有些着急道:“他吗的!喊什么,新兵蛋子一个,让他上来找我!”要知道,这个时候七爷中间的大龙正在被我一点点的包围,更要明白的是,这已经是第八把了,而前七把,号称围棋三段的他竟然连输,这是他最窝火的。

我不由的一愣,要知道部队虽然官兵一致,但是等级区别还是有的,稍微提醒道:“营长啊!”

“营长怎么了?”七爷明显有点火了,指指我道:“我下了,快点!”我看看七爷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吧早已经看好的棋子点了下去。七爷看到我下的子,抬起头在看看我,有些郁闷道:“你怎么能下到这里呢!你……”

就在这个时候,营长也走了进来,看到正在厮杀的我们,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看棋盘中的棋局,蹲在七爷的旁边,道:“老贺,这不是输了!”

“你个龟儿子里!说什么呢,我还没有输呢!”七爷明显不想在输这么一局,一边看着棋盘,一边埋怨道:“都是你喊得,分我心神!让我下错一步!”

“好!好!好!是我的错,一盘输赢不算什么!”营长好像很知道七爷的脾气一样,急忙安稳道。

或许不说这话七爷还真不会生气,只看到七爷刷的站起身,红着脸道:“一盘!我连输给他八盘,这个新兵娃娃也不知道让我一下!”营长也没有想到老贺竟然连输了八盘,更没有想到我根本没有让他。有些郁闷道:“不是吧!你就不能放点水?”

“战场无父子,棋盘不防水!”

“我!”老贺站起身郁闷的看看棋盘,知道再走下去肯定还是要输,转了转眼睛看看营长道:“你是不是有事找我啊!杨帆,你等着,我回头在给你下!”

我撇了撇嘴,看看棋盘道:“输就是输了,哎!”

七爷没有想到我这么不给面子,反正这一盘是赖下去了,红着脸道:“谁说我输了,回头再给你算账!”说完拐着营长的脖子向外边走去,道:“新兵蛋子啊,有什么话给班长我说啊!”营长听到七爷的话,明显露出无奈的表情。道:“班长!这个兵!”

“你说他啊,一刁兵而已,我喜欢,走!”

过后,七爷才告诉我,营长是他带出来的新兵……正是因为七爷很狂,所以他连队的兵都很狂;更是因为他连队的兵都很刁,所以七爷在最后一年的军旅生涯中,带着这一帮子狂兵给自己军旅生涯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2、

就在胡强等人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连长转身连一丝犹豫都没有,从粪坑中挖出一脸盆分泌物,然后脸色从容的端起来倒进一旁的粪车里。看着那些目瞪口呆的人,微笑道:“怎么了?我没有感觉这样有任何被人虐待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我发现一直严肃的邵彬也笑了起来,摇了摇头,仿佛已经习惯了连长这样的行为,端起一脸盆分泌物递到我的面前。我稍微犹豫了一下,忍住心中的恶心,强忍着难闻的气味,接过邵头手中的脸盆,快速的向粪车跑去,然后快速的倒进粪车里边,最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仿佛完成了什么重要的任务一样。

由于连长的带头,让所有的人都闭上了自己的那张嘴,胡强他们几个人更是呕吐着干着,整个场地上静悄悄的,只有人来回飞奔的声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