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征西元帅袁洪 收藏 0 468
导读:余杰:“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在美洲人的性格中,对自由的热爱是压倒一切的特征,它是美洲人之整体性格的标志和有别于其他人的要素;热爱每每多疑,故而殖民地的人,一旦看到有人企图——哪怕是最小的企图——靠武力夺走、或暗渡陈仓地偷走、在他们看来是生命之唯一价值的好处,他们会起疑心、会骚动、会暴怒的。       ——柏克《论与美洲和解的演讲》           在去瓦尔登湖的路上,布瑞克(Dr.Frances Burke)女士一边把车开得飞快,一边问我说:“我们可以顺便花上半个小时去

余杰:“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在美洲人的性格中,对自由的热爱是压倒一切的特征,它是美洲人之整体性格的标志和有别于其他人的要素;热爱每每多疑,故而殖民地的人,一旦看到有人企图——哪怕是最小的企图——靠武力夺走、或暗渡陈仓地偷走、在他们看来是生命之唯一价值的好处,他们会起疑心、会骚动、会暴怒的。


——柏克《论与美洲和解的演讲》



在去瓦尔登湖的路上,布瑞克(Dr.Frances Burke)女士一边把车开得飞快,一边问我说:“我们可以顺便花上半个小时去看看来克星顿的古战场,你有兴趣吗?”布瑞克虽然已经年近七旬,但有着波士顿人开飞车的习惯。波士顿是美国文化教育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哈佛、麻省理工等名校均云集于此。但是,波士顿人开车却丝毫没有文质彬彬的绅士风度,均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美国人常开玩笑说,要是在波士顿开过车,那么开遍全国也不怕了。今天,我在这位老太太身上也发现了这种奇特的“波士顿风格”。

“来克星顿?美国独立战争的摇篮?”我顿时被吸引住了,赶紧回答说:“当然想去啦!”对于浩繁的世界历史,我最喜欢的两个部分是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今天居然能顺便去一趟来克星顿,这可是计划外的惊喜。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立即冒出了美国电影《爱国者》和《独立日》中的一幅幅画面来。

布瑞克教授点点头说:“是的,来克星顿,‘美国自由的摇篮’,它离瓦尔登湖只有数公里之遥。我经常陪朋友去那里参观。那可是我们波士顿的骄傲。”波士顿人常常以自己悠久的历史而骄傲,尽管这种“悠久”的概念,放在中国简直就不值一提。但是,如果说没有波士顿就没有美国独立革命,大部分美国人都不会反对的。十八世纪八十年代,当波士顿已经成为美国东岸的文化中心的时候,首都华盛顿的许多建筑还在图纸上。当时的报纸嘲讽这座刚开始修建的首都说:“让人们在岩石层叠的荒蛮之地清理出一片地方,以供国会每年只使用四个月,而剩余的时间中全让野兽肆意横行,这绝对是非常有悖于常识的一件事情。”相比之下,波士顿的光荣是无与伦比的:当年,导致十三个北美殖民地与宗主国武装冲突的导火索“波士顿倾茶事件”就发生在这里,北美民兵与英军之间第一次大规模的战役“邦克山战斗”也发生在这里。而波士顿北郊响起的来克星顿的枪声,更是一个在美国历史教科书中被大大渲染的传奇故事。果然,一说起来克星顿的历史掌故,老太太立即双目明亮、滔滔不绝起来。也许,这就是一种美国式的“爱国主义”吧。

公路两边皆是青翠明丽的森林。布瑞克自豪地说,现在还不是风景最美的时候,最美的时候乃是深秋。五颜六色的树叶在秋日下闪闪发光,开车行驶在这条公路上,几乎就是从一幅油画进入另一幅油画。“没有哪个画家能表现出大自然美妙的色彩搭配。”她还特意强调了一句。从高速公路的出口稍稍行过一段丛林中的小公路,即看见一个小小的停车场。停车场里只有二十多辆车,看来游人不是很多。昔日的枪弹横飞的古战场,今天成了静悄悄的世外桃源。停车场周围,是鸟鸣燕舞、青草如织、树木葱茏。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