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八章 初探滁县

zjqian96 收藏 46 1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滁县是历史名城,因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而闻名天下,又是津浦铁路上的重镇,是合肥的东大门,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日军占领滁县后,考虑到国际影响,没有在滁县搞大规模的屠杀,所以滁县看上去还算安定。 因为身着老百姓的服装,陈际帆一行进城很顺利。这是他们来到这个时代第一次逛县城,街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滁县是历史名城,因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而闻名天下,又是津浦铁路上的重镇,是合肥的东大门,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日军占领滁县后,考虑到国际影响,没有在滁县搞大规模的屠杀,所以滁县看上去还算安定。

因为身着老百姓的服装,陈际帆一行进城很顺利。这是他们来到这个时代第一次逛县城,街道比起21世纪简直有天壤之别,两旁的房屋高的最多三层,以两层房屋居多,商铺营业的不多,有很多商铺已经关门,想必时商铺主人逃避战乱去了。

陈际帆顾不上欣赏两边的景致,因为路上时不时有成队的日军通过。既然是化装成商人,身上又有100块大洋,所以进城后陈际帆决定三人去滁县最有名的“醉翁酒楼”要东西吃。“醉翁酒楼”是路上行人向他们推荐的,说来滁县不去“醉翁酒楼”等于没来。陈际帆倒不是因为这个,主要是电视里主角经常去大酒楼打听消息,陈际帆也想学一下。

酒楼果然很气派,三人随便点了些东西吃着,听着酒楼里的食客侃大山。

“听说日本人悬赏500大洋捉拿那个叫做什么‘神鹰’的队伍,你见过吗?”

“没有,不过听我一个表弟说,‘神鹰’个个都是英雄好汉,飞檐走壁无所不能。”

“吹把你就,哪那么厉害?”

“您还别不信,前几天鬼子有一个小队尸体给拉回城里来,三十多个人那,被人家没放一枪就给收拾了。”

“还有,鬼子前去抓人的一个中队,在大洼被人给伏击了,全军覆没。就是国军也没这么厉害嘞。”

“听说鬼子又要打仗了,县城里来了很多鬼子,连火车站都戒严了,普通人不让靠近。”

“城北的仓库还不是一样?说那地方不让老百姓去。”

鬼子果然有重大军事行动,吃完饭三人决定在城里到处转转,顺便熟悉一下地形。三人从酒楼出来后沿着大街向北,然后向右拐进一个小巷子。巷子没什么人,两边都是些单家独户的小院。

他们刚在巷子里走了不到100米,就听见左手拐角处有声音。“放开我,畜生!”

“花姑娘,哟西。”

这声音实在太熟悉了。看来电视里也不全是瞎编的。三人左右望了望,立即冲到发出声音的拐角。

声音是从一个小院子里发出来的,院门没关。三人分别倚住院门向里看去,只见两个日本兵正压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旁边有一具男尸,年纪与女人差不多。日本兵哈哈大笑着,撕扯着那个女人的衣裳。

陈际帆冲赵俊和胡云峰点了点头,赵俊猛的冲了过去,一手抓住其中一个鬼子的后衣领向后将他掀翻在地,然后反身骑上去对着脖子一掌,鬼子立马咽气。另一个被突入其来的变故给搞蒙了,就在他迟疑的几秒钟,胡云峰从后面双手揪住他的头一拧,这个鬼子也见了天照大婶。陈际帆把门轻轻关上,三人又将院子仔细搜索一遍,确定没有鬼子后,陈际帆走到女人面前说:“别怕,小鬼子已经死了,赶紧起来回屋穿件衣服。”

那女人面无表情,流着眼泪慢慢从地上起来回到屋里,不一会穿好了衣服出来。抽泣着走到三人面前行了个礼:“多谢几位大哥搭救之恩。”

“姑娘叫什么名字,这地上的是姑娘什么人?”陈际帆问道。

“这是我丈夫,鬼子就是他带来的。我叫何春香,我丈夫叫董安。”何春香回答。

“什么,带鬼子来家,他还是不是男人?”赵俊一听火冒三丈。

陈际帆向赵俊摆了摆手,向何春香说:“咱们还是把你丈夫还有这两个日本畜生的尸体埋了再说吧。”

三人在何春香指点下把两个日本兵和董安的尸体埋在院子后面,又把枪和子弹拿过来让何春香藏起来。等一切都处理完毕后,在屋里何春香才向他们讲清楚事情的原委。原来何春香的丈夫董安是做小生意的,鬼子来后就经常去日军军营前卖东西。何春香常劝他少招惹日本人,可丈夫说自己本本分分不会有事的。昨天董安回来说有两个日本兵要来家做客,董安说这是人家看得起他,让何春香一大早起来做点招待。谁曾想日本兵一进家就对她动手动脚,董安上前劝说,被两个日本畜生用刺刀不由分说就捅死了。后来陈际帆们就赶到了。

“事已至此,不知何太太有何打算?”陈际帆小心翼翼的问。

只见面前的何春香两眼含泪目无表情地自言自语:“我丈夫是个老实人,他说只要咱本本分分的过日子,全家都会平安的。”

陈际帆他们谁也没说话,只听何春香接着缓缓地说:“我要报仇,只要能杀日本人给我丈夫报仇,我做什么都愿意!”说完忽然跪在地上对陈际帆哭诉道:“三位好汉,我知道你们有本事,带上我吧,只要能杀鬼子报仇,做牛做马我心甘情愿。”

她这一下把陈际帆等人搞得很窘,面前的女子是一个坚强而柔弱的女人,面对这样的要求叫人不忍心拒绝。赵俊把头扭朝陈际帆一边使劲使着眼色,胡云峰则来回搓着手,陈际帆顿了顿,上前扶起何春香,对她好言安慰道:“千万不要这样何太太,日本鬼子禽兽不如,杀鬼子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何太太真有心报仇,我们倒有些需要何太太帮忙的地方,不过您先起来说话。”

听陈际帆说有能用得着她的地方,何春香这才慢慢起来,用衣袖抹了把眼泪,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目光坚定的说:“好汉请吩咐。”

“吩咐谈不上,是这样,我们到城里想搞点药品,顺便摸摸日本人的情况,但我们对城里不熟,想请你给我们说说城里的情况,特别是医院和药店的情况。”陈际帆简明地把事情向何春香说明。

“医院在城东,医生差不多都走了,只有一个年轻的医生叫吴庆和一个女护士,不过一般我们老百姓在医院是没有药的。看病时医生只是给开个方子,然后要到日本人开的药店去买药。”何春香用手梳理一下刘海说。

“日本人开的药店?日本人很早就在滁县开药店了吗?”胡云峰问。

何春香看他一眼接着说:“日本人来后,药店原来的老板全家都被杀了,说他们倒卖违禁物资,后来就换成了日本人当老板,黑得很,价钱比原来翻了好几番。”

“那个医生为人怎么样?是不是汉奸?”陈际帆又问。

“吴医生是个好人,对老百姓很好,有人问他为什么不走,他说都走了要是老百姓有个病灾的找谁去。”

“日本人就没有为难过他?”

“没有,日本人对他还算客气,也许是因为看他是个医生的份上吧?”何春香答。

该问的差不多问完了,陈际帆目前还不想透露他们的具体身份,于是就对何春香说:“这样,何太太,您先在家里呆着哪也不要去,估计鬼子一时半会不会查到这里,我们几个要出去办点事,完了我们来找你,如果你相信我们,等我们来了就跟我们走,我们一定帮你报仇。”

“几位大哥,不用叫我何太太,叫我春香就行,我等你们。”

“那好,我姓陈,我们走了,记住等我们。”

从何春香家出来后,三人立即奔药店而去。陈际帆决定晚上洗劫这家药店,赵俊和胡云峰知道队长的想法后一点都不惊讶。这次三人进城没带武器,情报又不明,不适合在城里搞出大的动作。药店属于民用设施,没什么戒备,正好是下手的目标。

药店很大,铺面开在一条街道的拐角,临街为两层楼,里面是一个大的院子,老板叫秋山太郎,店里雇有两个伙计和四个日本浪人,伙计晚上不在店里,秋山和四个日本浪人住在院子里。这些是陈际帆三人分别打听了一下午的结果。情况摸差不多后,三人有把药店周围的地形踩了一遍。

行动时间定在深夜,赵俊提议说去医院会会那个姓吴的医生,陈际帆想想决定还是去一趟。

三人到医院时正是晚饭时候,没什么病人。见到有人来,医生吴俊忙放下手中的碗筷,走到工作台前坐下。

陈际帆上下打量着对面这个年轻的医生,穿戴很专业,带一副金丝边眼镜,看上去颇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三位是谁看病?”吴医生见来人上下打量自己,口气有些不快。

陈际帆很快回过神了,对吴医生说:“您先给我瞧瞧吧。”说着做了下来。

吴医生拿着听诊器放在陈际帆胸口上听了会,又看了看他的脸,然后放下听诊器说:“阁下没病。”

“不对吧医生,整个国家都在呻吟,我们小小老百姓怎么可能没病呢?”陈际帆低声对吴庆说道。

话音刚落,吴俊脸上表情忽然僵硬,低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我们是‘中国神鹰抗日特遣队’。”陈际帆将脸凑过去说。

“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吴俊似乎并不惊奇,听到陈际帆的话,他面无表情的说。

其实吴庆是一个抗日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是1937年在安徽成立的“中国人民抗日宣传团”,日军占领滁县后,吴庆按组织安排留下收集情报。“神鹰”的事情在滁县传得沸沸扬扬,他当然也听说了一些,而且他也预料到“神鹰”迟早会派人进城,眼前这几位的气质无论如何都不像是普通的老百姓,更像是职业军人,是与国军截然不同的职业军人。本来组织上曾有过争取“神鹰”加入的想法,但现在在吴庆看来可能不会成功,因为就冲面前这几位的样子,吴庆深信人家是不会甘居人下的。

“想从吴医生这里买点药。”说完将一张清单递了过去。

吴庆简单看了清单一眼,抬头对陈际帆说:“鬼子对药品控制得很严,特别是消炎药,医院的药被鬼子收走了,集中放在城北日本人开的药店。不过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套医疗器械,可以进行简单的外科手术或输血。”说完走到后面一间屋子里,不一会取来一个大箱子。

“诸位的壮举吴庆深感钦佩,这些东西不成敬意,还请收下,另鬼子在滁县驻扎有一个大队的兵力,火车站守卫约一个中队,有两挺重机枪。司令部一个中队,军火库一个中队,其余为城门守卫和巡逻。这是我一个朋友画的日军的城防兵力部署图。”

陈际帆接过箱子和图纸,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向吴庆敬了个军礼。赵、胡二人也跟着敬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开了医院。

从医院出来后胡云峰直接对陈际帆说:“陈队,这个医生不简单。”

“我知道,不过他应该没有恶意,先别管他,趁天还早,咱们再四处转转,找个地方填饱肚子晚上好办事。”

三人在城里转来转去,终于挨到了夜深,那时候深夜没有现在热闹,尤其是日本人来后,家家户户早早就关门睡觉,大街上除了巡逻的日本宪兵外找不到一个人。陈际帆等人来到药店后面围墙外的时候,药店二楼还有灯光。

围墙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进入到院子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四个日本浪人,院子里共有四间房,很快三个人就找到了日本浪人住的位置。赵俊和胡云峰人手一把刺刀,这是何春香家两个日本兵的。可怜四个日本人在睡梦中就稀里糊涂丢了命,每人一刀,都是准确刺进心脏。

现在就只剩下老板秋山太郎了。秋山还没睡,他正在楼上房间算帐数钱。陈际帆在窗外透过窗户纸把他看了个一清二楚。

秋山刚把钱放在衣柜里,就只听门被“咣当”一声踹开了。秋山太郎一惊,习惯性的刚一回头,就见到一道寒光奔自己胸前而来。

对于日本人,陈际帆根本没想留活口,按他的想法,这时候到中国来的日本人都该死。所以门一开他根本不给面前的日本人任何机会。

秋山看见的寒光正准确的飞进他的心脏,死时他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不相信这一切。

陈际帆在秋山的房间里发了一笔横财。整整60根金条还有一箱子码得整整齐齐的大洋,旁边的小盒子里还有一些珠宝首饰。陈际帆让胡云峰用床单将所有的金银珠宝全部打包捆在背上。

院子里有一间房子是专门用来堆放药品的仓库,药品不算很多。不过这里居然有纱布、医用胶布、绷带和医用酒精。三人花了两个多小时才把所要的药品找齐,包括消炎药、止血药等。只是到了最后东西太多很不好拿,又从房间里找了几张床单包成大包裹才勉强带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