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是全人类的追求--申花主帅涅波的战争记忆

征西元帅袁洪 收藏 0 195
导读: “今天值得纪念,这是一次充满辛酸和泪水的胜利。我想不管怎么样,生活还要继续……” 对上海申花队俄罗斯籍主帅涅波来说,昨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他守在电视机前,观看在莫斯科红场举行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60周年的阅兵式,激动得老泪纵横。“在我们家,每年有两个日子是非常重要的。一是新年,二就是5月9日的胜利纪念日。每年5月9日,我都会流泪。” 创伤 涅波出生于1943年8月7日,在他出生一周后,父亲就在卫国战争中壮烈牺牲。涅波从未见过父亲,他只是在家人的复述中,知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今天值得纪念,这是一次充满辛酸和泪水的胜利。我想不管怎么样,生活还要继续……”


上海申花俄罗斯籍主帅涅波来说,昨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他守在电视机前,观看在莫斯科红场举行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60周年的阅兵式,激动得老泪纵横。“在我们家,每年有两个日子是非常重要的。一是新年,二就是5月9日的胜利纪念日。每年5月9日,我都会流泪。”


创伤


涅波出生于1943年8月7日,在他出生一周后,父亲就在卫国战争中壮烈牺牲。涅波从未见过父亲,他只是在家人的复述中,知道父亲“是个英勇的战士”。那场战争,还使涅波的妻子失去了父亲。


虽然过去许久,但对涅波来说,战争的记忆一直伴随着他。“曾有很多次,当5月9日来临时,我都在国外工作。但我从来不会忘记。以自己的方式纪念这一胜利日。这场胜利不但对前苏联、而且对全世界人民来说,意义都是巨大的。它告诉我们,全世界的人都是平等的,没有谁比谁优越。”


昨天,申花队照常训练。在训练前,心细如发的领队戴春华说:“今天是苏联卫国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日,我们这里有一名俄罗斯的‘代表’,让我们向他鼓掌,表达中国人民的敬意!”


全队鼓掌,一时间,涅波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转变


一切,似乎还近在眼前。


涅波说:“60年前,我还是一个2岁的幼儿。长大之后,我一直在想,战争究竟给我带来了什么?”


5岁时,涅波住在一个小村庄,在他的记忆中,曾有一批德国战俘,参与修建附近的铁路。“当时,一些前苏联妇女,就给这些德国人送吃的,我们小孩子都在旁边看。我记得很清楚,在我们那批孩子中,没有人跑上去骂这批德国人。”


14岁时,逐渐进入叛逆期的涅波,有一段时间非常痛恨德国人。但在学校里,他接受到了这样的教育——“我的老师告诉我,就算在德国,也有一部分人是反对战争的,并不是所有人都站在希特勒一边。”


再长大一些,涅波明白了:“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黑色和白色。二战后,德国分为东德和西德,我去过一次东德,那对我的世界观是一次很好的改造,我终于明白了,和平其实是全人类的追求。”


融合


如今,涅波是一个足球教练,但他同时表示,自己是一名“教育工作者”。


“我听过这么一个理论:在各个历史阶段,人类一直在战争。虽然原因各种各样,但人类像是天生具有攻击性和侵略性。”


涅波说,可能正因为如此,所以人们才特意想出体育比赛,让这种攻击性和侵略性,体现在运动场上。“记得1896年第一届奥运会开始时,世界各国达成共识,奥运会期间停止战争。在我看来,这就是体育的作用。常常有人说,足球是‘和平时代的战争’,但我觉得,战争让人分离,让人隔绝,而足球却号召众人一起奋斗,一起拼搏。作为一名足球教练,我想我的职责,就是教育球员们在一个整体运动中去争取胜利。”


“世界足球运动发展至今,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来自非洲、美洲的球员,而中国选手也有在国外踢球的,这就是世界的融合。我想,现代足球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促进各地区、各民族的了解和交流。”


忘却


去年,涅波执教申花队,队中的核心球员阿尔贝茨就来自德国。涅波说,他从未将阿尔贝茨“区别对待”,“只要能踢好球,就是教练的好队员。”


在涅波的教练生涯中,曾有一次带队前往奥地利,在那里遇见一个在前苏联长大的德国朋友。这个朋友带涅波回家,介绍给其他人认识。坐定后,朋友对涅波说:“今天,我们这里有很多德国人。在二战时,他们有支持希特勒的,也有支持和平的。现在我们一起工作,相处得非常融洽,我们的后代甚至互相通婚。”


涅波听了深受感动,他告诉朋友:“战争给我们带来的分裂和仇恨,不应该被带到下一代。”


昨天训练结束后,涅波火速返回办公室,打开电视机搜索着红场阅兵的场景。当他看到昨天本报的“纪念专版”时,眼睛都亮了起来,马上要求翻译开始“工作”,介绍纪念活动的详细情况。


涅波说:“今天,全人类纪念这个日子。我认为,牢记是为了忘却。人们的信仰可以不同,追求可以不同,但地球上绝大多数人,都是爱好和平的。”(晏秋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