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个地地道道的民工,在北京讨生活,北京的人才实在是太多了.一月两千多块钱的工资实在是太少了,心情郁闷来水区散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