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接到牛刀电话,说,石家庄一座两层正在建的楼房塌了,造成十几人死亡。回到宾馆,我上网,目睹了那惨不忍睹的图片。以下是报道:


8月4日9点15分,河北石家庄市长安区西兆通镇南石家庄村一座二层楼房在雨中倒塌……据事故现场指挥部透露,目前掌握这场事故中有20人被埋,截至下午5时,已有17人遇难,另外3人受伤。


与其他类似事故一样,前去报道的记者遭到殴打:上午,河北电视台记者被不明身份人员打伤,目前已被送往医院、抢走的采访设备也被工作人员找回。中午,新华社记者录像采访设备遭遇“小平头”抢夺,致使该记者手部出血、设备损坏。如果没有鬼,显然不必如此恶毒地对待记者。


有关倒塌的楼房的报道,媒体互相矛盾。有报道称:“倒塌宿舍共两层,约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而另外的媒体则称:“个别围观群众称,倒塌的可能不是宿舍楼而是相邻处在建的厂房(有说是宿舍楼)。”


以下是媒体刊发的倒楼照片,无论从哪个方位看,倒塌的更像是在建楼,除非我的视力和智商同时欺骗了我。不妨看看照片(见下面照片)


谁都清楚,倒塌的是在建房还是上世纪80年代建的房,结果是不一样的。如果倒塌的是上世纪80年代的楼房,就不好追究责任了;如果是在建房,有些人显然要吃不了兜着走。移花接木,把时间前移,就可以逃避惩处!通过打记者、阻挠采访的劲头和那崭新的砖、墙体判断,至少,我没有理由不认为那的确是在建房。


中国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房子,现在还坚固得很,但有了更好机械设备、更先进技术的当下,建的楼房连站也站不稳了,上海那座倒塌的楼房至少还建成了,姿态很优美地站了一段时间,即使倒下还保持衣冠楚楚,以至于监管部门看了都赞不绝口,说质量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不是“压力差”,说不定现在还站得好好的呢。而石家庄的这个楼房,还没有建好就倒塌了,且造成了惨烈悲剧。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说。


在上海倒楼事件发生后,我写了《警惕住宅质量隐患造成惨烈悲剧》一文,其中提到:“中国国民承受着世界最贵的房价(与收入相比),得到的却往往是最恶劣的质量和服务”;“中国商品房质量的垃圾化,所留下的巨大隐患,在未来可能突然在某一居民楼爆发。上海这栋13层住宅楼的倒塌,发出了一个令人心惊胆寒的警示:当心住宅楼成为导致人道主义灾难的坟场!”我好担心再发生这样的悲剧!


才刚刚一个多月,类似的悲剧就已经重演。当死者的家属痛不欲生之时,监管者应该想到,倘若不重视建筑质量问题,上海倒楼、石家庄楼塌悲剧,就绝不会是个案。


8月3日,我在《依赖房地产为何总是难逃崩盘?》一文中写道:“昨天与一位建筑商一起吃饭,他告诉我说,他退出了,不做建筑了。为什么?过去的楼板是10公分,逐渐变成9公分、8公分、7公分、6.5公分、6公分……到6公分(在表面看得见的地方还正常)时,他不敢做了,他恐惧了,怕将来栽倒在这上面!一座大楼倒塌,被视为没有质量问题,乃是压力差之故,而倒塌楼房的业主,竟然被建议去买旁边没有倒塌的楼房!有这样宽松的环境,让开发商自己做好质量,实在是太小看他们的胆量和智慧了。环顾四周,凡是大一点的开发商,还有多少人的妻儿没有拿到国外的绿卡或者移民国外?”难怪开发商的代言人蔡鸿岩在央视做节目的时候,公然说出开发商把10跟钢筋减成5根的话来——那可是真正的“童言无忌”啊!


我要强调的是,即便视民众为肆意掠夺的蚁虫,至少也要给他们一个安全的窝吧?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的诗句至今令人感慨:“安得广厦千万间(足够多的房屋),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保障足够多的人群),风雨不动安如山(足够好的质量)……”如果杜甫活着,面对当今的现实,他的诗该如何写呢?


我在《警惕住宅质量隐患造成惨烈悲剧》一文中还在大声疾呼:“人命关天,决不可掉以轻心!一旦住满人的住宅楼倒塌,谁能承受得了这种责任?!亡羊补牢,赶快抓质量吧!”


刚刚发现《通+钢血案反思:弱者利益诉求渠道缺乏》已经被屏蔽。现在,再面对说倒就倒、说塌就塌的楼房,我真的无语了。


了。


愿无辜的死者,灵魂得以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