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不喜欢看到“绝路”这个词,也很看不起那些动辄就用跳楼跳水等方式寻短见,给警察和消防官兵及广大的群众增添麻烦的人,母亲也说过那些自杀的人是最没良心的人,这话我一直记着。养大一个孩子,需要花费多少精力财力,父母是最有发言权的,所以遇到什么坎坷,总想着自己怎么难忍难受,也不想对父母说,更不想让白发人送黑发人。看着报道上各钟各样自杀的人,他们有着五花八门的自杀原因,总感觉他们的问题其实不至于走这一步,还有更明智的处理方式。


疾苦的众生生活窘迫、见识有限,遇事难解,有极端之举尚可理解,然而一些名人雅士也步上不归路,就令很多人不解。台湾女作家三毛写过不少美文,给过不少困惑者开导,最后他还是吊死在卫生间里;张国荣令多少人迷恋,名利双收,也纵身飞下了高楼;北京一个专门做心理咨询节目的主持人也选择了自杀,生前她给过很多濒临绝境的人开导,让他们顿悟,做出明智的抉择;类似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没有一定的人生阅历,仅凭想象,我们是无法理解他们的,只有当自己身处绝境,才能理解原来绝路也是一条路,原来人生有那么多天灾人祸,不容我们去选择,不给我们回旋的余地,当没有路可走,绝路便成了唯一的路;当生不如死,死就成了最好的选择;所以当再看到自杀的事例,便不会轻易评说他们草率脆弱,便多了一份心痛怜悯之上的尊重,和对现有幸福的加倍珍惜。


有些伤是看不见的,有些痛是说不出的,有些人有些事是死也忘不了的,有些结是解不开也放不下的,靴子不合脚可以换一双,肢体残缺了可以修补,而那些无法释怀的伤痛,找不到痊愈之计,左冲右突都找不到出口,绝路就是唯一的道路。这时,我们给这个曾经来过的生命予尊重吧,我们不要说他浅薄,我们不要谴责他自私,当我们无法解释一些境遇时,我们常说这是命,这个时候我们也说这就是他和周围人的命吧。父母辛苦把他带到这个世界、养大成人,希望他健康快乐、有出息,在他身逢绝境的时候,在他生比死更痛苦的时候,宽容他的这个选择并不要太悲伤吧,既然这是最好的选择,既然我们希望他过得快乐,既然我们可以在有生之年天天想着他念着他,尊重他的选择吧。在衣食无忧的时代,我们常呼吁人性化的处理,我们常争取有限生命的最大的满足,那我们也满足他的这个愿望吧,虽然从他降生,他就和周围的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当然这样说并非鼓励人们稍有挫折就往绝路上奔,也反对那些只顾自己感受、不在乎大众利益的人,一个人自杀牵动成百上千的人,甚至让无辜者陪葬,生与死,彼此都需要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