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一百零一章 直攻武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湘军将领还真没有见过这么有造型的军队,只是在常年战争中,使得他们更注重的是部队的实战能力,那些花架子京城的八旗兵摆出来更加神气十足,可是中看不中用,李昌辉和林易博千方百计搞出来的出场秀一点市场都没有。

几个湘军将领礼貌上同李林两人寒碜了几句,毕竟自己才四千多人,而对方有六千多人,这场仗不可能只是他们在打了。胡林翼已经从金口赶来,估计明天就可以到达前线,亲自指挥对武昌的进攻。

三路湘军抵达这里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但是只攻打下几道小关卡,稳扎稳进,慢慢推进。这是曾国藩留下的战法,这种战法一直影响了中国近一个世纪,这样打仗,风险少了许多,但必须是建立在势均力敌或者自己强于对手的前提下。

太平军的战斗力比起凶悍的湘军处于下风,从数据中可以知道,湘军在最后攻克天京的时候兵员处于高峰期,但一共也只有十二万人。而处于军事全盛时期的太平军动辄出征数十万军队,占据不过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地盘,就有超过一百万的军队,可想而知太平军的战斗力能有多强。可以这么折算,一万湘军可以顶上三万左右的太平军(这是很牵强的说法,但是平均起来大致如此)。

看湘军这种机械的进攻,李昌辉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说道:“咱们战术可以固定,但是这个战法必须要灵活多变是不是?不能总是一关一关地打,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这么打的话还没有摸到武昌城墙,部队就已经损失殆尽了。

可是湘军将领坚持要逐个要点拔除,再心无旁骛地对付城内的天平军,但李昌辉却认为还不如长驱直入,以小部分兵力牵制住外围太平军,然后以主力杀向武昌城,一举断了武昌城内与外围太平军的联系。随即四个方向同时进攻武昌城,先打太平军一阵头昏脑胀,再根据四个方向同时攻打所探出的城防虚实确定重点进攻的方向。

可是湘军将领并不认为如此稳妥,自觉自己的兵力羸弱的他们坚持:如此冒险行事会使得大部队陷入敌人包围而损兵折将。到时候太平军内外夹击,外无援兵,败没难以避免,湘军已经无法再承受起这样的打击。

辩论了半个小时,湘军将领们仍然不肯松口,坳不过不过他们,李昌辉一气之下回营一连啃了三个羊腿。

看李昌辉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林易博呵呵笑:“想想其实他们说得也有道理,城内韦志俊有一万多人,城外据点也有一万多人,而湘军只有四千多人,加上我们也不过一万一千多人,敌我人数悬殊巨大,对方又占有地形优势,这仗怎么打?我看那个老油条胡林翼根本没有打算打下武昌,只是作出一种态势,一种我在努力的姿态。不是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吗?胡林翼这是表明,我在努力,我在争取,但是敌我力量悬殊,咸丰小皇帝你不要怪我了,对曾国藩也能有所交代,对于正处颓废期的湘军也有所激励。看看我数千之众,去攻打数万之贼防守的城池,你们呢,还能说什么?”

李昌辉擦擦油腻的嘴角,说道:“你说得有道理,但那是胡林翼那种要考虑到政治层面的人所要做的。作为军人,就是要取胜,就算明知不可能也要尽全力去取胜,只有这样,才是一支合格的军队,才是一个合格的将领。你也看到了,武昌城外的据点换我们来攻打至少也要打个好几天,就算打了下来,咱们的弹药都快枯竭了,还怎么去打高大的武昌城?这种打法纯粹是浪费人力物力、生命力。”

林易博看看营帐外来回巡逻的八营军士,说道:“湘军可以这么做出姿态,我们可不行,我正想靠这一仗打出咱们的威名呢!短时间内打下武昌,就有本钱让咸丰帝给我们发发军饷,咱们也要成为正规军不是。你说说你提出方案的可行之处,真有操作性的话,咱们就单干,本也不指望他们。”

李昌辉擦擦手:“靠天靠地不如靠己。我也没想靠那种战法能马上打得下武昌城,毕竟武昌城太过高大,是难得一见的雄城。我提出这种战法是要给太平军压力,试想一下我们的部队直接攻到武昌城下对着武昌城内炮击,同时截断了城内外太平军的联系。这样的话城内太平军一定会以为咱们已经打下外围据点,当然,他们很快会醒悟过来,我们是孤军深入。对于一支孤军深入的部队换了是我们的话会怎么做呢?”

“剿之,灭之,趁这个机会围歼了。”

“对,到时候太平军外围的兵力因为还要对付湘军只能分出一小部分抄我们后路,以我们的火力,只需要一小部分部队就可以拦住他们。而武昌城内的太平军要对付的只是我们,肯定会有大股部队出城围歼我们,这个时候就好办啦,只要他们出城,野战还不是我们的天下?到时候趁乱一举占了武昌城都说不定。”李昌辉越说越兴奋,开始手舞足蹈:“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大量杀伤太平军是我们的目的,到时候韦志俊无法一口吃下我们,还崩掉了几颗门牙,外围的太平军又跟城内部队消息不畅,到那种情况就变成我们跟外围湘军合攻他们,形势就反了过来,变成他们孤悬在外。”

“不错不错,不愧是小辉啊,哈哈,不过你忽略了一个小问题,湘军肯不肯配合我们?靠人人跑,靠墙墙倒,还是要留一手。”林易博一副仇大苦深一样:

“嗯,你说得有道理,湘军虽然是新式军队,但终究还是清军,不是跟我们一个体系,还是应该谨慎。我看就把八营留下,以看守营寨为名。”李昌辉这时候早没刚才的郁闷之神情:

说干就干,林易博立刻前往同湘军说明,第二天,也就是五月初三,李昌辉和林易博留下八营,带领其余三营和团部一千多人直接杀向武昌城,直接来一个黑虎掏心。”

为达到奇袭的目的,先对会阻拦到前进路线的太平军据点进行炮击,没有两发炮弹落在同一个点。一路炮击过去,全军五千多人(加上特种大队)浩浩荡荡地向武昌城杀去。

在连番的泡炮火中,各据点的太平军死伤惨重,仙游军主力顺利杀向武昌城,沿途有些比较难处理的据点则直接让特种大队上,一个又一个需要用炮弹轰才能比较容易拿下的据点很快地都消失在众人眼前。

迅猛的部队几乎是以时速五公里以上的速度推进的,不到半天时间,便攻到武昌城下。李昌辉命令七营守住左右两翼,五营守住后路,六营立刻组织攻城。

呆武昌城里的韦志俊根本没有想到,才一个多时辰的时间立刻就有一支数千人的部队攻到自己的眼皮底下,这让他感到不可思议,要知道城外据点是他亲自督建,绝不可能这么快沦陷。这个时候的武昌城内其实并没有一万多人,就在昨天晚上,韦志俊偷偷地派出了三千多人绕道前往金口截胡林翼所部湘军后路,现在已经在路上了。这个时候清妖突攻到眼前是不是侦知了自己的图谋?韦志俊心里一点谱也没有。

在咸丰五年正月初一,韦志俊第三次打下武昌城,后来奉命镇守武昌城,如今已经有五个多月了,韦志俊直接受翼王石达开的命令,同样也是太平天国一名悍将,定都天京之前就被封为国宗。是北王六千岁韦昌辉的胞弟。

城里只有八千多太平军,探子回报对方有五千多人,但是大炮极多。这让韦志俊又一次陷入了疑惑之中,大炮沉重,他们是怎么运过来的?难道真能飞或者遁地不成?

奇怪归奇怪,怎样面对敌情才是正途。韦志俊正待调派军士,命令未曾发出,就听到一阵接一阵的爆炸声,而且是三个方向都有。

难不成对方攻城了?韦志俊刚想看个究竟,就有一个传令兵跑进来报告说城外清妖开始进攻了。

进攻了?我倒好好看看你们怎么攻进来?韦志俊大声下令:“立刻传令各部,增派人手上城墙,谁丢了自己的防地,我斩了谁。”

“是”几个传令兵急急传达命令去了:

李昌辉其实并没有开始进攻,只是派出三个营分别进攻一个方向,火炮也平均分配。这样一来挡住后边外围太平军的任务就落到了警卫连身上,而七百多特种部队太过金贵,这种攻城战让他们上是浪费人才,所以他们就成为了总预备队。

太平军总挨炸不还击也不行,于是武昌城头几十门大炮也跟着轰击,这些老式大炮固定在城头上,大多数炮弹落下来都调到了仙游军的后面去。太平军的炮兵见状便减少装药量,减少大炮射程,这么一来倒也炸到了一小部分仙游军,但由于是实心炸弹,只要不是特别倒霉被直接打到,基本上没有大碍。

长毛不断地开炮报复,但是每开一炮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城头上的大炮基本上只轰不到三发就会被仙游的精锐炮兵敲掉,四年来的训练和实战使得这些炮兵都成了真正的精锐炮兵,只要是大炮范围内的目标,一打一个准。

十几分钟时间,太平军的大炮就哑了火。有敢在城墙上露头的也被仙游军一个个爆头,只是奇怪的是仙游步军只在几百米外列队等候,并不进攻。

韦志俊接到报告,冷笑一声:“还学什么围三缺一,以为我们就会乖乖地从从没有被围的方向突围。好,就如你们所愿,在那个方向出兵,但那是反过来让你们需要突围的天兵。”

主意打定,韦志俊点了三千人马,打开城门气势汹汹地杀出来,三千人集中对六营杀过去,顾盛林见状大喜,这大功劳又要让自己给占了。忙命令全营正对杀出来的太平军列好队,同时命人飞报李昌辉和林易博。

三千太平军扎着红带子,带着僵硬的表情在军官的督促下迈着奇怪的步子前进,黝黑的皮肤使得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地里面的农民。看到对面的清妖不但不跑而且摆开阵势等待他们,一个个心里都在笑话这些清妖真是鬼迷心窍,等着挨宰。

跟其他的将领不同,虽然只要列开队来等着太平军冲来,就可以射击消灭敌人,但是顾盛林更喜欢的是进攻,看到太平军已经行进到四百米内,顾盛林立刻下令射击,并且是一边前进一边射击。这些太平军都是没有新近才招进来的,根本不知道仙游军队火器的厉害,惊愕之下已经被射倒一大片,仙游军队步步紧逼,两军的距离本来是四百米,已经惊呆了的太平军大多被杀死,后边的太平军还在往前冲,于是两军的距离不断地缩小,一直到只有两百米的时候太平军已经只有一千多人。在后边督阵的太平军将领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的部队遭受的是屠杀,于是忙下令全速撤退,同时命令亲兵飞报韦志俊,发生这些不过几分钟内的事。

六营不停地前进,前进中不断地收割性命,太平军们掉头死命地跑,两百多米的距离又倒下去无数的人。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清妖的洋枪这么厉害,自己手中的枪还不到射程呢,对方的枪就已经收割掉自己一半的战友。他们一定是魔鬼,一定是地狱来的,惊慌失措的太平军们来不及祈求上帝帮忙,只来得及撒开了腿往回跑。

有幸出发时被安排在后列的太平军虽然双脚发软,但是仍然使出吃奶的劲跑,一直到十几分钟后,三魂七魄去了一大半,直跑出仙游的射程时才发现已经只剩下可怜巴巴的数百人,庆幸自己逃得性命的太平军们回城后立刻紧闭城门,再不敢出来。

得报的韦志俊目瞪口呆,怔了足足一分钟才回过神来,这是什么部队?作为军事主官的他当然不相信清妖有妖法,通过手下的描述他得出清妖一定装备了火力强大的火枪,并且分析出一定就是那支久未出现的仙游军。

两年前东王杨秀清曾缴获了二十支仙游军用的步枪,经过一番仿制之后一直未能成功,一直到定都天京之后找到了几个洋人,这才顺利地制造出这种作战利器来。可是这种枪制作殊为不易,每造十支至少有一半无法使用,耗费过大,是以两年来也只不过造出了三千多支,通过英国的传教士,前期的太平军也买到了一小部分的洋枪,但是出海口被清兵占据,太平军一直无法顺利、直接地获得武器。

为数不多的洋枪大多数都被装备到守卫天京的部队手上,至于各军事主官都是杨秀清或者洪秀全钦赐一些,故而大多数都是最多一些亲兵拥有这种洋枪。韦志俊的就有五十名亲兵装备了这种枪,但是子弹不多,每人只有五十发,所以韦志俊只用来关键时刻保命,而不是作为作战的利器。

韦志俊还分不清洋枪跟洋枪的区别,他们找洋人购买的洋枪比起李星步枪1还差了一些,威力、射程差不多,但是装弹速度相对较慢。

现在听手下这么说,韦志俊判断出对方是全军装备了这种武器,一时之间也想不出破解之法,只好命令部下紧闭四门,再不敢提出战之事。

李昌辉见目的达到了,便也不再继续炮轰武昌城,这炮弹贵啊,打这么几天,已经用去了一半的炮弹,要是可以报销还好,关键是要自己掏腰包才心疼呢!

仙游军奉命只将武昌城围了起来,连炮也不打,就这样一直到晚上,凌晨时分到之后,李昌辉又一次命令炮兵接连向城内发炮,就是一门炮接一门炮打,好像排队一样,向城内的军事目标进行定点打击。一个接一个需要清楚的目标在情报人员发来的情报中北一个个地除掉,还好韦志俊聪明,晚上睡觉都是在地窖里,不然这时肯定已经去见了上帝。

这边几秒钟往城里打一发炮弹,那边李昌辉命令七百多名特种兵全部出击,趁着黑夜慢慢拔掉外围太平军一个接一个据点。这正是特种兵的拿手好戏,不到两个小时,特种兵大队长聂龙飞就报告说已经拿下一半的据点,俘虏的天平军都让警卫连押到军营看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