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魂 正文 第一章:红烛泪(10)

善梁 收藏 2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size][/URL] “我一直觉得有个影子跟着我,原来是佐治君哪!”花岗看到特娃丝朝马赫坡山寨跑去,心里平稳下来,一点儿也不害怕了,于是就把话挑明:“佐治君,你到底要怎么样我呢?” 佐治冷冷一笑:“你以为我会到龟田那儿告密么?那你就错了。我干巡查的时间比你长得多,毕竟都是台湾人哪!怎么能做汉奸的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


“我一直觉得有个影子跟着我,原来是佐治君哪!”花岗看到特娃丝朝马赫坡山寨跑去,心里平稳下来,一点儿也不害怕了,于是就把话挑明:“佐治君,你到底要怎么样我呢?”

佐治冷冷一笑:“你以为我会到龟田那儿告密么?那你就错了。我干巡查的时间比你长得多,毕竟都是台湾人哪!怎么能做汉奸的勾当呢?你一定要问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跟踪你?如果你在这么想,那你就又错了。难道你不知道我也有爱人在泰雅么?”

“那是谁?”

“伊丽娜!你没听说我救过她么?”

“哦,英雄救美的故事倒是有所耳闻。那几个警察至今还在恨你呢!”

“今天是星期天,你能来看特娃丝,就不许我看看伊丽娜么?”

“可是,你们的关系似乎发展得太快了吧?”

“快刀斩乱麻是我的风格。我可不想到手的美女又被鬼子抢了去呀!”佐治哈哈大笑,但他的笑声总有些不真实。佐治并不管花岗疑惑的目光,竟自讲起他自己的故事来。

一天,佐治到马赫坡考查原始森林,把粗大的树木都做上记号,正在一棵大树下歇一会儿,忽然看到远远的有个泰雅少女背着背篓走了过来,四处探望着,像在寻找丢失的东西。佐治心里嘭嘭跳起来,他发现那个少女就是伊丽娜。于是他隐到大树背后,等她靠近时突然“嘿”了一声,吓得她尖叫着朝后就倒。佐治料到了这个后果,很轻巧地把她接住,她便倒在了佐治的怀里。伊丽娜惊骇不定地紧闭着眼:“你是谁?”

佐治抚摸着她:“请你睁开眼看看就晓得了——伊丽娜!”

伊丽娜一惊:“啊……不是那个救过我的巡查大哥么?怎么晓得我的名字?”

佐治说:“美女声名远扬,如果不晓得你的姓名那倒怪了。”

“恩人……实在对不起,我还不晓得您的名字呢!请让我拜谢您……”伊丽娜这时才发现自己在人家怀里,脸立即红了,要挣脱佐治紧抱着她的手,竟没能做到。“恩人,您是阳光,一直亮在我的心中;还能见到您,这是祖灵的保佑……恩人——”

佐治按住她的嘴巴:“我叫佐治,别恩人恩人地叫了。”

伊丽娜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佐治直想发疯,就越来越紧地把她抱着,抱得她没法呼吸,连整个身子都软了:“大哥,你要命哪!总得让我拜拜你呀!”

佐治说:“我宁愿不要命!伊丽娜,你不晓得我是多么爱你?”

伊丽娜感动极了:“我,一个泰雅的小麻雀,有什么值得高贵的大哥相爱?”

佐治说:“如果你是麻雀,我就是癞蛤蟆。伊丽娜,自从看到你在浊水溪洗澡,就再也忘不了你。天幸我在蛇谷再次遇到你并且救了你……”

“天哪!你还看过我洗澡?”伊丽娜脸更红了。佐治把她和特娃丝洗澡以及花岗窥探的事讲了一遍,证实他所言不虚。伊丽娜将脸深埋到他的怀里,嘤嘤地问:“好看么?”

“永远忘不了那一幕。你是飞翔的天鹅,我就是爬行的蛤蟆……”佐治抱着浑身发软的美女,一只手已经在她肌肤上游走起来。“伊丽娜,能让蛤蟆尝尝天鹅的味道么?”

伊丽娜娇羞着,一任佐治摆弄:“我的生命都是您给的,还有什么您不能做的呢?”

佐治讲到这里,戛然而止。尽管花岗觉得佐治的行为过于草率,却也获得了对他的极大信任。因为这是佐治最大的隐私,连这种隐私都讲了,还有什么不够朋友的?“佐治君,对不起,我确实冤枉你了。请问你家住哪里?”

佐治阴冷地一笑:“现在不能告诉你,就像我不知道你家住哪里一样,我们还是保守各自的秘密吧。这世道,谁知道会怎么变?”

花岗点点头,问:“那……佐治君,今天见到伊丽娜了么?”

佐治说:“到了马赫坡才晓得今天是播种祭,我没惊动她。”

花岗说:“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回去吧。”

回到雾社古镇,花岗连续地彻夜难眠,一时想起特娃丝和近腾义,一时想起佐治和伊丽娜,一时又想到自己和特娃丝。真有些千头万绪,斩不断理还乱了。这天挨过半夜,他又想起一个更重要的人物,那就是龟田。

花岗还是孩子时就晓得这个龟田,那个时候对龟田的认识就是个恶魔。可是后来到了驻在所,不知为什么就渐渐改变了看法,觉得这个龟田不仅时常展现着他的和蔼,而且还发现他对山地原住民有着一定好感。花岗当然明白,这是日本人“怀柔”的需要。不过,花岗也深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那就是龟田决不是一个普通的“怀柔”者,而是一个有着良心的“怀柔”者。想到这里,他的身子炽热起来,是有汗流不出的感觉,针刺布满了整个皮肤;整个床铺也变成了草丛,这里仿佛爬着毛虫,那里也仿佛奔跑着蚂蚁……

他为自己的不能入眠而愤怒,不得不起床出门,提起一桶凉水从头至脚地冲了下来。他暗暗地骂着自己,真他娘瞎了良心,分明是个恶魔,怎么能认敌枭为好友?就算龟田是个不同的“怀柔”者,那也是个更加阴谋的“怀柔”者呀!这样折腾了一阵,好受多了,他才又上了床……

天快亮时,他真睡着了。正迷糊着,却被一阵尖锐的哨声惊醒。那是驻在所的集合声,只有紧急任务的情况下才会在夜里集合,花岗将衣服一披就往驻在所猛跑。等他跑到自己的位置才明白,龟田只让日本警察集合,台湾巡查则全部留在镇上巡逻。日本警察出发时,东方刚刚发白。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