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仕永如此贪得无厌,还“温和腐败 ?



云南省麻栗坡县委原书记、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民政局原局长赵仕永,因受贿索贿400多万元、贪污50多万元,6月29日被法院一审以受贿罪、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50万元。赵仕永说,自己在受贿贪污这些钱的时候自认为是正常行为,直到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才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犯罪。(8月4日《检察日报》)


县委书记被抓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多年来随着反腐败力度的加大,使一大堆贪得无厌的县委书记倒下了,人们好像习惯了,甚至说麻木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送了一个赵仕永进牢房,或许还有大批赵仕永会“前腐后继”,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可是仔细留意,尽管这些贪官犯法的结果都一样,但违法的过程往往各异,有的还十分“出彩”,比如赵仕永的“温和腐败论”就惊世骇俗。赵仕永说:“那些不给钱就不办事的人是‘暴力腐败’;像我这样,在为人办好事的情况下收点钱,是温和的,所以我说自己是一个温和腐败的县委书记。”


腐败就是腐败,原无暴力、温和之分,就算真有“温和腐败”,难道“温和腐败”就可以减刑吗?就可以成为贪污受贿的理由吗?赵仕永自造的“暴力腐败”与“温和腐败”两个概念,真是新颖亦可笑。通过这两个概念,他对“腐败”的含义进行了“区分”和“分级”,试图想以此说明自己的腐败行为很少或者没有危害性,因而所作所为均属“正常行为”。


一个堂堂县委书记,在他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里,居然“在受贿贪污的时候自认为是正常行为”,这是多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但外人不可思议,自己也应该羞愧万分啊!刚看新闻报道时,以为这个法盲书记是在假装不知法、懂法,可报道多处都是一个法盲书记的真实写照:“赵仕永在看守所里认真地读了《刑法》,把自己所做的事与法条一一对照,从内心深处感到自己确实犯罪了”;“赵仕永虽然脑袋灵活、有知识、能力强,却是个法盲”;赵仕永说:“我干了那么多好事,也收了那么多钱、贪了那么多钱,可我在收钱的时候,认为这是社会‘潜规则’,是正常的,并不认为有什么问题。” 又不得不沉思,或许他原本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法盲。


法治社会,居然还有不知贪污是犯罪的县委书记?“郡县治,则天下治”,这一自中国建立郡县制度以来治国理政的金科玉律,深刻地揭示了“县令”在国家治理中的重要性。到了今天,依然如此。县一级政权在党和国家的机构设置中处于承上启下的关键位置,而作为一县之“首”一地之“帅”的县委书记,是党在当地执政团队的带头人,是党在当地各级组织的领导人,是在当地人民中党的形象的具体代表人。县委书记的素质高低,不仅关系到一个县级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关系到一个县的党风、政风、民风建设,而且直接影响到当地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的健康发展。如果一个地方的县委书记是法盲,这个地方还谈何发展?多年来一直坚持的领导干部普法教育,这个赵书记怎么就那样不好学,连最基本的“贪污就是犯罪”的法律常识都不懂?县委书记不懂法不知法,根本谈不上守法护法,这就不得不让人担心,在他治理下的地方,法律的地位和尊严究竟有多高?都说“依法行政”,是不是形同虚设?报道说,“在麻栗坡,赵仕永说话一言九鼎”,权大还是法大,由此可见一斑。


赵仕永何以把“为己捞钱”视作“正常”?他这样的认识是如何培养出来的?“直到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才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犯“罪”——赵仕永真是个法盲吗?可是在新闻报道中,他是一个“知识面广,能力很强”的人,难道就真的不知道贪污受贿是犯法?如果不是法盲,那我们只有把其看作乔装、耍无赖的流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