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城管与工商部门之间的博弈

华容道上 收藏 0 106
导读: 世上也许没有哪份职业如城管一般,屡遭质疑却又始终坚强地自我实现。   就在几天前,国务院法制办发布的《个体工商户条例(征求意见稿)》,曾被舆论热议为“流动商贩取得官方认可合法化”的重要标志。   不料几天后,全国城管局长联席会议就专门为此召开发布会,称“流动商贩合法化”只是一种舆论误读,法规不过是为“增加工商部门的规费收入和国家税收”而已。同时还表示,作为收费发照的工商部门理应承担个体工商户管理职责,不应让城管部门来背黑锅。   而此番城管局长联席会议发布真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



世上也许没有哪份职业如城管一般,屡遭质疑却又始终坚强地自我实现。


就在几天前,国务院法制办发布的《个体工商户条例(征求意见稿)》,曾被舆论热议为“流动商贩取得官方认可合法化”的重要标志。


不料几天后,全国城管局长联席会议就专门为此召开发布会,称“流动商贩合法化”只是一种舆论误读,法规不过是为“增加工商部门的规费收入和国家税收”而已。同时还表示,作为收费发照的工商部门理应承担个体工商户管理职责,不应让城管部门来背黑锅。


而此番城管局长联席会议发布真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早在二十多年前的《城乡个体工商户暂行条例》中,流动摊贩就已经被国家明文规定“合法化”了。此次征求意见稿也并非为了开禁流动商贩,只是为“强化流动商贩的工商行政许可,增加工商部门的规费收入和国家税收”而已。一语点破的阐释,虽说难免让人对暗藏利益纠葛的工商新法规感到心寒,倒也道清了根本事实。到此,城管把工商部门顶上舆论峰尖,将一直指向城管的舆论矛头引向一直躲在一边的工商部门。


而即便在经历城管与小摊贩们的多番文争武斗之时,即使在经受“城管执法秘笈”、“眼神执法”的民众讪笑之后,城管们似乎都还是“打落牙齿和血吞”,替工商部门背黑锅也背了若干年,从未抱怨半句。何以此番新条例刚被舆论解读为“流动商贩合法化”,百名城管局长就进行如此声势浩大的联名上书,如此声泪俱下的委屈辩词,还急不可耐地上书要一洗“罪名”呢?这也引发了众人的讨论.



城管,你妈妈叫你别替人家背黑锅


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时下有一种潜规则,大凡立法之时,涉及到两个以上部门职责和责任,都互相客套婉让;而在法规实施之时,涉及到两个以上部门切身利益的,大家都争着去“抢地盘”,以显摆权威和从中获利。稍有点委屈,就满世界喊背了谁的黑锅,而小贩们被罚得鼻青脸肿,被赶得无处容身,向谁要“委屈奖”? 相关阅读


一场部门利益争夺的集体逼宫


问题的关键或正在于“合法”二字。新条例中,工商部门作为管理方赋予了流动商贩“合法性”,也自然拥有了办证发照的收费权,而这显然动了城管的“奶酪”———一直以来,对流动摊贩行罚款、驱散之责,从中得利的都是城管。尽管国家法规早已认定了流动商贩的合法性,但在积年累月的争创城市市容形象,对流动摊贩动辄打砸驱赶的城市生态下,没有人知道这些流动的商贩原来是合法的。也自然,城管的罚款没收多少还是带着“符合法律正义”的护身符。现在,工商部门突然一纸“无固定经营场所的摊贩,申请登记为个体工商户”,让敏感的媒体捕捉到了流动商贩的“合法性”,也理所当然令城管的执法缺乏正义。不仅如此,流动商贩管理中的利益所得,也将由城管部门转移到工商部门,难怪众位城管局长们要急着辩委屈,争着上书了。


说到底,众局长大诉“城管背黑锅”的委屈,也只不过是一场部门利益争夺的集体逼宫罢了。尽管在城管局长就新条例“5条修改意见”的联名上书中,我们也见到了针对部门多头进行城市管理的修改意见,但从中却依然很难见到对底层游摊小贩的切身体恤,更多的还是各部门在底层管理上赤裸裸的利益割据。很难想象,如果新法规的实施只是为了“增加规费收入和国家税收”,如果众局长叫屈“背黑锅”的联名上书,也只是为了重新划归势力地盘的利益逼宫,那在如此利益争夺夹缝中苟延生存的底层摊贩,其权利福祉将是如何的惨淡。


小贩未“转正”,监管先“内讧”


从城管否定工商来看,很明显,这两个部门没有就“流动商贩合法化”问题协商好,或者说两个部门为了各自的部门利益各自为战,根本就没有真正为小贩考虑,更没有为公众考虑,才会出现这样的“内讧”。



个体工商户条例动了城管的奶酪?


那么,事情到了全国城管(执法)局长联席会议为何会再次“变形”?道理也很简单,因为在城管局长们看来,《条例》动了他们的“奶酪”。毋庸讳言,在很多地方,“以罚代管”、 “以罚养管”是城管部门形成的习惯。


“小贩合法化”城管为啥不高兴


城管之所以对小贩合法化如此不待见,就在于一旦小贩登记为个体户,城管部门担心工商管理部门会“挤占”甚至取代自身对于小贩管理中的权力和利益。同时,又注定会再一次引起舆论对于城管执法合法性的拷问和质疑。


城管与工商缘何为小贩撕破了脸皮


有利则争,正如工商部门,争的是收费利益。不利则推,正如城管部门,想推卸管理责任和种种麻烦。无利呢?无利之处就是为流动和个体商贩提供服务,提供各种方便其经营的便利,这对商贩和市民是有利的,可对公共部门是无利可图的这样的无利之事,城管不愿提及,工商部门更不愿提及,他们只会在涉及自身切身利益的事务上喋喋不休斤斤计较。


城管游商博弈后一直隐形的工商


而对游商小贩而言,虽然他们向工商管理部门缴纳管理费,但是除了缴费,他们之间并没有再多的接触。轰赶他们的人是城管,夺取他们经营工具的人是城管,掀翻他们摊位的人是城管,所以,在游商小贩眼里,真正的对手无疑是城管,而非城管认为的工商。



城管本来就是替工商背黑锅的


代表“全国城管”把《条例》修订的本质意义归纳为“增加工商规费收入”,估计会引来“全国工商”的反驳。所谓“替工商背黑锅”的说法,更是对城管性质缺乏基本的了解。城管是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的产物,它从工商部门接过的就是无照商贩处罚权。现在它要求工商部门去处罚无照商贩,自己却伸手向工商索要经营区域的行政许可权,实在是逻辑混乱的扩权思维。


"流动摊贩合法化被误读"是一种主观辩解?


“误读”一词现在经常能听到,比如“我国存在‘上学难、上学贵’的问题”是误读,“个税起征点暂不上调”是误读,“房地产新政出台”是误读……种种误读究竟是公众的错误解读,还是某些官员的主观辩解,抑或是部门利益思维的表现,还是让事实来说话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