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家第四代—蒋友柏其人其事


蒋家第四代—蒋友柏其人其事


蒋家第四代—蒋友柏其人其事


蒋家第四代—蒋友柏其人其事


蒋家第四代—蒋友柏其人其事


蒋家第四代—蒋友柏其人其事


蒋友柏(英文名Demos.生于1976年9月10日.身高1米85.),中国伟大民族英雄率领中国抵抗日本领袖蒋介石曾孙,蒋经国之子蒋孝勇与妻子方智怡的长子,(友柏的两个弟弟:蒋友常、蒋友青)。

1975年,蒋介石去世,次年,蒋友柏出生。他没见过曾祖父。祖父蒋经国,父亲蒋孝勇,国史裹挟着家史,真实裹挟着虚饰。作为蒋家第四代,蒋友柏曾声言:蒋家再起,不会从政治起来!

蒋友柏拥有四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前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的夫人芬娜·伊巴提娃·瓦哈瑞娃(Faina Epatcheva Vahaleva)是白俄罗斯人,蒋介石、毛福梅为她赐中文名“蒋方良”。

蒋友柏少年时代举家移民加拿大,尔后毕业于美国纽约大学资讯管理专业。其父罹癌后,全家首度同赴中国大陆、探视浙江 溪口祖厝,祭拜曾祖父之母王太夫人墓。19岁时,父亲蒋孝勇溘然长逝。

2003年2月8日,蒋友柏与台湾女星林姮怡(花莲慈济医院院长林欣荣的爱女)结婚,目前育有一对子女,长女蒋得曦、长子蒋得勇。(家中有十条狗,四只猫,两缸鱼。)

2000年,在纽约大学 史顿商学院(NYU,Stern School Of Business)主修财经。2004年,在帕森设计学院(Parsons The New School For Design)主修设计管理。

遵从父训不碰政治进军商场,19岁时做马来西亚房地产生意赚进首金160万美元的佣金。2003年7月,蒋友柏与其弟蒋友常创立了橙果设计公司(DEM Inc.),蒋友柏担任CEO,定位所属公司为“solution provider”(解决方案提供者)。

现为台湾橙果设计公司老板,准备进入大陆市场。

蒋友柏出身豪门,而非一般豪门。中学时,他答的历史,老师不能打错,因为那都是他的“家事”,从他而来的才是正史,所以他的近代史一直是最高分。蒋友柏为蒋家第四代八位中的一个,但因为自己的设计公司,和俊朗的外型,是台湾少有的同时在一天登上娱乐和政治版的明星。因为生活环境的变迁,他经历了不同以往豪门贵族的生活。蒋氏家族在台湾的显贵自不必多说,但当权势依附于你的同时,危险和尔虞我诈的政治阴谋也随时伴随着你。1988年蒋友柏12岁时,爷爷蒋经国逝世,蒋家为摆脱政治因素,举家搬迁到加拿大生活,而这对于蒋家而言要适应的不仅仅是异国生活,而是悬崖坠落的疼痛。蒋友柏第一次感觉到人生的归零。17岁,蒋友柏遵循父亲的愿望,绝不踏入政界,想选择艺术,但父亲强烈反对,因为父亲决不要儿子一世清贫,甚至无能担当家庭,所以他选择进入纽约大学学习经济管理和投资,他以为自己可以在毕业后进入父亲的台湾中央投资继承父业,不料父亲因癌症早逝,蒋友柏选择休学,回台湾照理家事,而此时他才发现其实家里除了房产,积蓄甚薄,他难以忍受丧父之痛,又要承担整个家族的生计,他消失了两年,在纽约拼命赚钱,蒋友柏感到自己人生的第二次归零。正是人生的起落,让31岁的蒋友柏很是知足自己所有,也造就了他悲观主义的成事心态。他总是问自己:“我做什么别人不会讨厌我?我做什么我太太才不会离开我?我做什么才可以安宁地生活?我做什么才可以让公司做下去?”只是,对于难以控制自我情绪的人而言,这样向前看的“what if”(假设)是否是有意义的未雨绸缪呢?

如今已为人父,蒋友柏有自己的方式。出差在外时会和家里人约好,每天下午五点半打电话回家和孩子聊天。果然,采访至五点半时,蒋友柏看表,道,对不起,我必须打个电话和小孩聊天。

“弟弟,我也很想你啊……”蒋友柏昵称儿子为弟弟,这一细节有趣,记者捕捉得亦好。另一细节,他带儿子去过中正纪念堂,如今已易名台湾民主纪念馆,却笑称是去那里喂鸽子。看来,那里也有广场,人来人往,鸽子起落。

“出外一条龙,回家一条虫。” 这是蒋友柏对自己的形容。这个男人曾被台湾女人评选为“最想拥抱的梦中情人”第二名。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是个口碑很好的居家好男人!他是个会穿着APE出外给孩子买冰激凌,送孩子上学的二十四孝老爸,是个忠心老婆的好男人。

蒋友柏的爱情理论很适用于这个讲究成本控制的年代。“爱情也是投资,买得快自然要卖得快,才有资金周转,获得最大赢利,而需要长期投资的项目,你自然要好好经营,以获得利益长远最大化。”他很喜欢用“功能论”,而他的功能就是给家庭无限选择的可能。我很感动,一个男人若怀有责任心对一个家庭,那么他就是一个好男人了。蒋友柏算一个。

蒋友柏的英文名Demos,是曾祖母,一代国母宋美龄女士所取,出自希腊文,意为“人民”。

"KK"音标(美英) [`dimas]

"DJ"音标(英英) [`di:mos]

去他的博客和公司网站转了转,这是一个体现出教养的酷哥。2008年,他的设计公司悄然开进了上海。

蒋,这个字可有多少写法?

后人后事,亦不知几多转身。天高地阔,历史活着。一根细细的针,一次又一次穿过十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