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七章 艰难起步

zjqian96 收藏 43 27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士气是需要胜利来提升的。现在“神鹰”队员不但士气高昂,而且对陈际帆他们这些“海归军人”也刮目相看。

不过陈际帆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在这个陌生的时代拉队伍实在是太不容易了。物资、武器、弹药、药品、粮食什么都没有,比起在特种部队的日子可差太远了。亮子和王大柱的伤由于处理及时倒无大碍,可是以后队伍如果再有伤员的话,药品是个大问题。还有粮食,现在还可以靠缴获的日本罐头过日子,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总不能真的要去天天搞野外生存吧。武器方面稍好点,上一仗自己这边人少,主要是靠冲锋枪、机枪、手榴弹等形成对日军的火力优势才取胜的,而以后就只能靠鬼子进行补给了,鬼子的轻机枪实在是不好用,钟鼎城说这玩意儿在射击时必须记着给子弹上油,而且其他指标都远不如捷克式好用。还有MP18,虽然它并不是什么好枪,但对付鬼子的三八式还是很有威力的,可是子弹用完了上哪儿找去?

“陈队,这是您让我搞的《部队训练大纲》,您看一下,没问题的话就下发到各个小组了。”钟鼎城的到来打断了陈际帆的思路。

“噢,老钟,你来得正好,我正犯愁呢,部队倒是拉起来了,可咱们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这样下去别说打鬼子,生存都成问题。你有什么好想法?”陈际帆问。

“是啊,我们私底下都在考虑这事,部队人少,战斗力参差不齐,思想上也还远远未达到统一。部队以后作战以什么为目标,没有情报,没有武器来源,没有群众基础,咱们现在比梁山好汉都不如啊。”钟鼎城也感叹一番。

“发动群众我也不是没想过,但我们力量太弱,一旦鬼子报复,群众会遭灭顶之灾的。”陈际帆说。

钟鼎城想想说:“陈队,我的意见是咱们必须得派人下趟山,先想法搞点粮食,再就是探听消息,训练的事最迟明天必须开始。还有,现在咱们呆的地方离鬼子太近,不是久留之地,以后还要另外寻找落脚点。”

“这样,今晚召开组长会议,咱们7个坐下好好交换一下意见,把工作在仔细做一下分工,事关大家的生存,还是听听大家伙的。”陈际帆说。

就在陈际帆和钟鼎城正在为部队未来发愁时,“神鹰”成员正在各自组长带领下学习“神鹰”的军规。

军规是打完依田中队上山后陈际帆亲自制订的。差不多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翻版,说是学习其实就是背诵,所以搞得“神鹰”怨声载道,到了晚上熄灯时,各小组成员很快睡着。

而陈际帆等七人也集中在一间房子里讨论着以后的发展方向。

大家发言都很积极。一下子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没有组织,没有亲人朋友,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外援,一切都要靠自己。所以大家的话都特别多。

赵俊还是第一个发言,他觉得应该在鬼子占领区再闹出点动静来,提高“神鹰”的知名度,为以后部队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而胡云峰则认为首先得解决部队的补给,要解决部队补给,就必须去发动群众,争取群众的支持。

高焕捷的意思是要想法在鬼子占领区建立自己的情报系统,否则以后的作战行动就会成为没有目标的乱撞,对鬼子以后的反扑也没有预警时间。

罗玉刚则对部队的战斗力很不满,所以他的意思是要尽快训练队员,要不然无法承担更高强度的作战。

文川浩则只说了两个字:“下山”。

见大家都差不多说完了,罗玉刚对钟鼎城说:“老钟,大家都说完了,就差你的了,你到底啥态度给大家说说。”

钟鼎城笑笑,又看了陈际帆一眼,对大家说:“白天我和陈队已经碰过头了,基本上就是大家刚才说的,我的意见是先解决两样事,一是抓部队的训练,二是咱们要赶紧派人下山,至于去哪里还没想好。”

“我已经想好了,明天我和云峰赵俊下山到滁县去,设法搞点药品和粮食,再探听鬼子近期动向,山上部队训练的事由老钟负责,文川浩和罗汉配合,小高就先负责电台监听,以后再由小高负责部队电讯员的培训。大家有问题没有?”陈际帆扫了众人一眼。

“部队以后作战以鬼子的高价值目标为对象,昨天那种打法,不到万不得已不做。”陈际帆又补充道。

钟鼎城拿出几张纸分发给左右,“这是陈队要我拟订的部队训练方案,大家都看看,没有问题的话明天就照此执行。”

大家很快将训练方案传阅完毕,没什么意见。

部队训练大纲分四部分:一、体能;二、单兵近身格斗刺杀;三、枪械和射击技术;四、特种部队战术。

钟鼎城又补充道:“考虑到部队的情况和训练时间,所以这份训练计划只是初级,以后还要慢慢加码。”

“好,散会,大家早点休息,明天按计划开始。”陈际帆说。


第二天陈际帆三个出发时遇到一点小小的麻烦――队伍里找不到一件老百姓的衣服,所以陈际帆只好临时决定到周围的村子里找地主“借”点衣服。

询问宋关虎得知从基地往东南方向10里有一个叫小王庄的大村子。陈际帆当即决定先去小王庄。

小王庄着落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小盆地中,周围山高林密,中间的盆地有一条小河沟流过,大约有三四百户人家,在村子东头靠近河边的一块平地上建有一个大庄子。陈际帆把望远镜放下后,决定在傍晚去拜访。陈际帆不想通过抢劫的方式达到目的,毕竟21世纪的法制观念还是有的,再者抢劫也不利于部队形象,反正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对老百姓使用暴力。

“你们找谁?”门房对面前三位军装打扮的不速之客充满了疑惑和警惕。

“麻烦通报你家老爷,就说有朋友前来拜访。”赵俊学着电视剧里的口气。

门房见他们举止不凡,不敢耽搁,赶紧进去通报。

陈际帆他们拜访的这家姓王,是方圆百里数得着的大户,主人叫王继财,50多岁。王继财听到门房的通报纳闷不已,但听到来人气质不凡,不敢造次,只好命门房将来人请进来。

宾主落座后,陈际帆顾不得欣赏地主家的家什摆设,先站起来对王继财说:“叨扰贵府实在是过意不去,有惊扰之处还请庄主见谅,敢问庄主贵姓?”

赵俊和胡云峰听到陈队有模有样地学起电视里的对白,心里暗笑,但表面上装着严肃的样子。

“鄙人王继财,敢问贵客从何出来?有什么需要老夫效劳的?”王继财手拿着一把做工考究的水烟壶,冷冷的问道。

“我们是中国‘神鹰’抗日先谴队,想问贵府借几件普通衣服。”陈际帆也不想绕弯子了。

“啊!”王继财惊得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几位请随我到书房叙话。”

赵俊和胡云峰互相望了望,陈际帆用眼神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三个随王继财走到书房。

进了书房后,王继财先将书房关上,然后回过头来对陈际帆说:“你们就是前两天在大洼打死100多鬼子的部队么?”

“正是。我们几个想到处去转转,想从您这借几件合身的老百姓衣服。”陈际帆听他口气还算客气,就不再隐瞒了。

“好,好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看几位的气质不凡,比之国军还更胜一筹。有军如此,国家大幸,民族大幸。”王继财连连点头。

王继财的表现倒是让陈际帆等人有些意外,以前在电视里看到地主老财没几个好东西,看来地主也有爱国的嘛。

王继财接着对外面喊道:“王福,去给几位长官找几套衣服来,要大号的!”

陈际帆道:“给您添麻烦了,我代表‘神鹰’向您表示感谢。”说完三个人向王继财敬了个礼。

“哎哟,使不得,使不得,区区小事而已,只要贵军能多打鬼子,老朽也就欣慰了。”

“王先生的爱国情操令我等钦佩,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倭寇消灭的。”

衣服很快就送过来了,三个人穿上之后都比较合身。陈际帆穿的是长衫皮鞋,一副商人的打扮,而赵俊和胡云峰则穿着跟班的打扮,一身短打,黑布鞋。

“这是100大洋,算是老夫为抗日的一点心意,请陈长官务必赏光收下。”王继财有命人捧出个盘子来。

“别别,王先生,怎好意思再让您再破费,您的心意我们领了。”陈际帆见状赶紧推辞。

“收下把,进城办个事什么的,没有点钱在身上怎么行?”王继财坚持说。

陈际帆想到在城里的确也需要身上有些钱,也不再推辞便让赵俊接过收下了。

从王继财家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王继财说鬼子正在四处张榜通缉他们,告诫他们一定要多家小心。三人找了个偏僻的树林,把随身携带的枪支和军服等物品全部藏了,然后打扮成商贩的模样一路往滁州赶去。

“头,你说这地主是真爱国呢,还是敷衍咱们呢?”赵俊问陈际帆。

“管他什么想法,我觉得人家能做到这点已经很不错了。”胡云峰插了句。

陈际帆没说话,他心里在想的是到滁县的行动计划,历史上日军占领南京后好像要打台儿庄战役,陈际帆对那段历史也说不清楚,只隐约记得台儿庄战役的日军是一南一北都有。来之前陈际帆仔细研究了手里的地图,地图上滁县正是津浦铁路出南京后的第一个城市,而日军要想北上的话,津浦铁路就是唯一可以依靠的生命线,滁县日军肯定有所动作。

陈际帆所料一点也不错,滁县城的日军现在还真的顾不上去报复“神鹰”,日军自从相继占领南京、济南后,为实现其快速灭亡中国的计划,决定分别从南京、济南沿津浦铁路两面夹击徐州。

而对于依田中队的覆灭,日军一改往常的习惯,并没有组织大规模的清剿,只是在各个县城贴上了张悬赏告示完事。

陈际帆一行走到滁县时是半夜两三点钟,城门已经关闭,所以陈际帆决定在城外找个树林先睡一觉,养足精神明天好进城。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