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日报——湖北石首警方不顾免责协议书刑拘多人

回家种地 收藏 0 44
导读:法制日报8月6日报道 7月下旬,本已平静的震惊全国的石首“6·17”事件波澜再起。家属向某媒体曝料称,公安机关罔顾政府与家属签订的免责协议书,刑事拘留了多名家属。 尽管很快就传来石首市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双双被免职的消息,但很显然,这并不能消弭家属曝料带来的影响,舆论纷纷指责政府在“秋后算账”,而政府诚信再度受到拷问。 截至记者发稿,从石首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处得到的最新消息是,涂远华和涂晓玉两名死者家属,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石首市委宣传部告诉《法制日报周末》记者,截至

法制日报8月6日报道 7月下旬,本已平静的震惊全国的石首“6·17”事件波澜再起。家属向某媒体曝料称,公安机关罔顾政府与家属签订的免责协议书,刑事拘留了多名家属。


尽管很快就传来石首市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双双被免职的消息,但很显然,这并不能消弭家属曝料带来的影响,舆论纷纷指责政府在“秋后算账”,而政府诚信再度受到拷问。


截至记者发稿,从石首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处得到的最新消息是,涂远华和涂晓玉两名死者家属,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石首市委宣传部告诉《法制日报周末》记者,截至8月4日,本案中公安机关已依法刑事拘留了31人,检察机关以同一罪名批准逮捕了14人。


“免责”协议书曝光


7月27日,《法制日报周末》记者在距离石首市十余公里的高基庙镇见到了死者涂远高的家属。


涂的二伯涂德强从他随身携带的钱包里拿出一张折叠整整齐齐的纸,递给记者。打开一看,竟是网络上曝光、备受质疑的那份协议书。


这份手写的《关于617事件与死者家属有关事项的协议书》,拟定日期为“2009年6月24日”,分别由“市善后协调领导小组负责人郭子信、张芸安”,“家属代表涂德强、涂茂海、涂远华”签字。


关于协议书签订的背景,涂德强表示,是家属首先提出来的。


从6月18日当晚开始,家属就感觉到了事态的不可控制性。


当天,警方和迟迟才现身的酒店老板和家属经过了四次谈判。最后一次谈判中,高基庙镇、笔架山街道办官员承诺酒店将合理进行赔偿,家属同意了警方入场转移尸体。


但涂家始料不及的是,局面已不在他们控制中。围观者不同意转移尸体。


6月21日,尸体转移到殡仪馆,随之先后进行了两次尸体解剖,结论都是自杀。涂家对此还是心存疑惑,涂远高父母亲坚持要等尸检报告出来后才火化。


为了尽快处理好该事件,以市政府法制办主任郭子信、市政法委副书记姚志军、高基庙镇党委书记张荣安等人组成的善后协调小组没日没夜地在做家属的工作,家属最后提出,火化可以但要签订协议。


家属主动要求免责


有关协议书内容的谈判从6月24日早上开始。


谈判双方的阵容,政府一方是郭子信和张荣安等负责人,家属一方以二伯涂德强、哥哥涂远华和堂哥涂茂海为主。


关于第一款约定由酒店补偿5万元的问题,郭子信表示,家属一开始坚持要30万元。为此他们专门从网上下载了8个自杀案例,这些案例都表明自杀不存在补偿问题。


“我们还从《劳动合同法》、《工伤管理条例》等法律上和家属进行分析,严格来说自杀在法律上是没有任何补偿的。”张荣安表示,考虑到家属是弱势群体,政府决定对其进行人道主义补偿。最终商定共补偿8万元,其中5万元由酒店支付,其余3万元由民政局和高基庙镇政府共同来出。


郭子信表示,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是家属要求签订的。


第二款内容是:鉴于死者家属在高基庙镇政府的协调下,于2009年6月18日晚11时同意将死者尸体运往殡仪馆尸检达成了协议,死者家属在‘617’整个事件过程中所发生的非组织、参与打砸烧的其他行为(如拉横幅、买东西的行为),市政法机关免予处理。


第三款内容是:若死者家属未参与永隆大酒店纵火,则不负担责任。在家属看来,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他们难免会有些过激行为,但也仅限于买买东西,拉拉横幅等,他们希望自己的行为得到充分的理解,可以免予处罚,故而提出了要签订上述内容。


郭子信则表示,在整个谈判过程中,善后协调小组始终不放弃的立场、始终和家属阐明的一点就是——如果家属的行为触犯了法律,肯定要受到法律的追究。


对此,家属认为,在整个谈判过程中,他们的诉求已经表达得非常清楚,就是“死者不可复生,活着的人但求平平安安,不要因此受累”。


5名家属被刑拘


虽然至今都没有看到尸检报告,但手持“免责”协议书的家属们,以为事情到此全部都结束了。


“谁曾想,‘免责’协议竟然不能免责。”7月下旬,家属向媒体曝料,在过去的10余天里,家属分批被当地警方带走接受调查,至今已有5人被刑拘。


6月27日,涂志军第一个被警方带走调查,4天后回家。据参会家属透露,7月8日,市镇领导在高基庙派出所开会,列出一个8人的家属名单,要求当日投案自首。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名单中最开始包括死者二伯涂德强,后来镇领导中有人说他在事件中一直积极协商,“是正面的”,抓他说不过去,就划掉了,改为其女涂远芳代替。名单中还有死者表哥李光绪,也因有人说他什么都没做,抓他太离谱,随后改为其弟李光富。家属认为,“这是定的指标,就是要抓8个人”。


名单送达后,家属自认没做什么,“没有罪为什么要投案自首?”都没有去。9日,石首市公安局一辆警车载来6名警察,手持传唤书和手铐,分别将名单上的人带走。“手铐并没有使用。”被带走的家属后来说。


被带走的8个人分别是死者的哥哥涂远华,堂哥涂茂海,堂姐涂晓玉、涂远芳、曾玉梅,姑妈涂么饵,舅妈周晓春,表哥李光富。48小时后5人被放回,涂远华、涂茂海、涂晓玉3人被刑拘,羁押在石首市看守所。


7月13日,又有另3名家属,舅妈周晓春、堂侄涂行军、表兄周志伟被警方带走,后两人随后被刑事拘留。


由石首市公安局开具的刑事拘留通知书称,被拘者均“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


死者家属前后有17人被调查。其中一位家属在收到《传唤通知书》后被带到石首市公安局,48小时后回家。回家之前,这位家属按公安局一位徐姓人员的口述写下《悔过书》和《保证书》,大意为:在“617”事件中,我违反了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保证在“617”案件处理中不外出,不串供,随叫随到……


7月21日,家属正式聘请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宣东等三名律师为被刑拘的家属讨说法。


“免责”协议真能免责吗?


协议书曝光之后,引发舆论对石首事件的新一轮讨论。有人认为,这样的协议并不具备法律效力;但也有人指责政府在签订协议时埋下伏笔以进行“秋后算账”,这是“政府诚信丧失的表现”。


到底应该如何看待该协议?


郭子信表示认同律师孙广智的看法。后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免责”协议是否具有法律效力,现在还不好说。如果家属存在犯罪,法律一样会追究,而不会看是否有协议。而从协议的“免责”内容看,实际表述意思是如果没有犯罪,就不追究刑事责任,这跟没说一样。只是在签协议时,家属将对方的意思理解为,是对他们事后免予追究刑事责任。


在律师宣东看来,对待这份协议,应该从农民目前的文化和法律认识基础上去考虑。“在家属看来,这就是一份所有行为都可以免责的协议。”


宣东说,在实践中,如果家属真的存在犯罪行为,固然不会因为这一纸协议而得以免予追究。但在本案当中,有关部门应充分考虑家属的心情,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不要贸然抓人;即使有充分证据,也应向家属做耐心、细致的说明工作之后再抓人。


7月24日,宣东等人会见了涂晓玉、涂远华、涂茂海。“会见得到石首市公安局的大力配合,在会见时也让我们更多地了解到了案情”,宣东感叹,这是他从法官转行做律师几年来没有遇到过的。


针对会见当事人了解到的情况,律师宣东对石首市公安局提了他的两点建议:要有充分证据证明家属的行为;二要考虑这些行为在整个事件当中的关系。


7月27日,宣东收到家属短信,被刑拘的涂茂海已经释放出来。


8月4日,石首市政府宣传部给《法制日报周末》发来消息,称:截止到8月4日,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31人,检察机关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批准逮捕14人(其中“617”事件死者家属2人)。此外,本着“依法办事,宽严相济”的原则,对投案自首、情节轻微的涉案人员治安处罚51人,教育释放23人。 (本文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朱雨晨)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