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五章:合围剿杀(三)上

红色猎隼 收藏 6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548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作为美国老牌直升机生产厂家—西科斯基公司所研制的双发突击运输型直升机,被称为“海上种马”的CH—53系列和美国军方目前仍活跃于世界各地的各种主力军用直升机一样,可以说都是冷战时代催生的产物。20世纪60年代初刚刚经历过残酷的越南战争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迫切希望可以获得一种中型运输直升机,以便承担越来越艰巨的两栖突击任务。

面对着五角大楼巨额的订单,由俄罗斯裔美国飞行器工程师伊戈尔.伊万诺维奇.西科斯基于1923年创建的西科斯基飞机公司迅速在其位于康涅狄格州的斯塔特福德市的工厂之中推出了公司编号为S—65的样机。这款装备有两台通用电气公司生产的、单台推力达3925马力的T64-GE-413涡轴发动机,采用单主旋翼加尾桨的布局的中型运输型直升机很快就得到了美国海军陆站队的青睐。

除了其呈长立方体形状的大容量机舱之外,优秀的导航系统也使得服役之后的CH-53系列军用直升机成为了美国军队之中少数能在低能见度条件下借助机上设备在标准军用基地自行起降的直升机之一。而这一点对于需要全天候从海军的两栖攻击舰上起降展开由海向陆突击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来说尤为重要。

而随着越南战争的爆发,为了搜救被击落的战斗机飞行员和回收间碟卫星的底片空投胶囊,美国空军也紧随其后向西科斯基公司订购了CH—53的空军改进型—HH-53型突击运输直升机,虽然出于对先入为主的海军陆战队方面的尊重,美国官方还是把CH—53系列称为“海上种马”,但是HH-53在越南上空那代表着希望的大型绿色机身还是得到美国空军飞行员“超级快乐绿巨人”的昵称。因此此前他们便称同样是西科斯基公司出品,较为小型的HH-3E(S-61R )为“快乐绿巨人”。

而此后美空军为提高特种作战战斗力执行了“铺路III”计划,9架MH-53H和32架HH-53被改进成了适合全天候作战的MH-53J“低空铺路者”,MH-53J一度是美军装备之中重量和功率最大的直升机,同时也被认为是目前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直升机之一。发动机改用两台通用电气T64-GE-100发动机,单台推力4330马力。

为适应低空全天候渗透任务,MH-53J在机头鼓起处还装备了地形跟踪回避雷达和前视红外夜视系统,,并装有任务地图显示系统。MH-53J除上述系统外,还装备了惯性全球定位系统、多普勒导航系统、任务计算机。借助这些设备,MH-53J能准确的自行导航和进入目标区域。此后MH-53J“低空铺路者”便成为了美国空军低空、长程、入侵行动的特种部队用机。

全日夜操作,全天候操作的优秀性能,加上具备秘密渗透和空中加油的功能。使得MH-53J配合MC-130H“铺路爪”机的导航,通讯和战术支援,借助C-130加油机的空中加油多次承担长途奔袭的绝密任务。而其中即有深入伊朗营救美国大使馆人质的“蓝光”行动那样的折戟沉沙,也有第一次海湾战争之中运送特种部队士兵配合美国陆军的AH—64型武装直升机协同潜入伊拉克,一举摧毁了伊拉克军队早期预警雷达,在其防空网中为多国部队的“沙漠风暴”行动打开了一条空袭通道的成功战例。

CH—53系列在美国海军陆战队和空军之中的大获成功,也使美国海军对其趋之若骛,订购了代号为“海龙”的MH-53E海军改进型。除了担负航母、两栖攻击舰或其他战舰为基地的运输任务之外,MH-53还被赋予了拖带一个综合多功能扫雷系统,携带有多种探雷设备和扫雷器械,如MK105扫雷滑水撬、ASQ-14侧向扫描声纳、MK103机械扫雷系统等执行空基反水雷任务(AMCM)的职能。

除了在美国五大兵种之中获得了除美国陆军和海岸警卫队之外的全面丰收之外,西科斯基公司还凭借着这一拳头产品打开了辽阔的海外市场,除了澳大利亚按专利生产的空军救护型—S65-DE之外,联邦德国也于1973年开始装备其购买专利权生产的陆军改进型—CH-53G。

作为联邦德国国防军陆军战术空运的支柱,CH-53G在德国陆军之中的装备总数达到120架之多,而其中的绝大多数都归属于空中机动师的序列之下。而此刻正如归巢的鹰群一般纷纷降低高度,着陆在由“工程炸弹”所开辟的登陆场之上的联邦德国空中机动步兵团所搭乘的更是德国2002年以来斥资耗资近17亿欧元改进的CH-53GS改进型。除了增加了油箱、集成了识别导弹的电子保护系统并提高了在夜间低空飞行的能力之外,CH-53GS还着重强化了指挥与控制系统的兼容能力,以提升这种美系军用直升机与欧洲自行研制的NH90型通用直升机以及“虎”式武装直升机的联合作战能力。

此刻在联邦德国国防军第1空中机动旅参谋长—安格妮卡中校所乘坐的NH90型直升机空中指挥型的机舱之内,整个机降行动的每一个细节都通过先进的战场指挥系统投射到那方寸之间的电子显示屏之上。“机降行动一切正常,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遭遇到敌人的抵抗。”安格妮卡中校一边翻阅着刚刚从陆军航空兵通信侦察中队所传递来的各方面的情报,一边通过无线电通讯系统向旅长—曼弗雷德.冯.莫德尔上校报告道。

“这不符合‘切.格瓦拉’旅的战术风格啊!如果对方真的这么沉得住气,下面的战斗反倒可能会更为艰难也说不一定啊!”莫德尔上校微一沉吟道,作为一名来自前社会主义阵营的军人,莫德尔上校了解以前苏联和中国为首的东方,清楚他们在反空降作战之中首要原则—歼敌于登陆场。而在此次“美洲虎”的低空突击行动之中他更早已利用对方的这一战术,为“切.格瓦拉”旅布下了一个死亡陷阱。

“欧盟军队凭借着云爆弹的巨大破坏力,刚刚在我军的后方开辟了大面积的着陆场。目前正在展开大规模的步兵机降。”随着一个背着俄制AK—47型自动步枪的侦察兵气喘吁吁的报告,位于战场中心的“切.格瓦拉”旅指挥部也大体了解欧盟远征军目前的攻击方向。

“很显然这是一次欧盟远征军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发动机降突击。”站在挂在墙壁之上巨幅军用地图的面前,阿曼都.蔡中校不禁有些得意的继续说道:“欧盟远征军显然错误的估计了我军目前所拥有的战力,此次机降所选择的位置正好位于我军前沿防区和纵深动员区域的结合部,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军可以迅速从南北两翼对其展开夹击,一举将其歼灭在登陆场上。”

事实上自伊蒂基内斯野战机场夜袭战役以来,“切.格瓦拉”旅便不得不正视自身与欧盟远征军在兵力和武器装备上的劣势地位,放弃了主动进攻彻底摧毁其前进基地的战略,转而着手构筑根据地的整体防御体系。根据老谋深算的米哈因.洛佩斯上校的计划,“切.格瓦拉”旅在哥伦比亚南部亚马逊省将采取逐次抵抗的战略,凭借着根据地的纵深消耗欧盟远征军的兵力优势,同时利用外线兵团的主动进攻以及广泛的左翼联盟,促成整个大环境的改变。在这个战略思想的指导之下,米哈因.洛佩斯上校将现有的兵力和整个根据地划分成两个组成部分。

在距离欧盟远征军主要的前进基地—伊蒂基内斯野战机场以南,“切.格瓦拉”旅主动放弃了60公里的平原地带以规避对方强大的炮火优势和突击能力。随后以贯穿整个亚马逊省南部塔河曲部为右翼支撑点构筑第一条防线,在这条防线以南的50公里的范围为前沿防区,部署着“切.格瓦拉”旅在哥伦比亚根据地的一线武装力量主力:约12个营级规模的野战部队、1200名民兵、“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西南集团的8个阵线以及万俟昊所统帅“中华防务科技公司”的先遣部队,总兵力约6000余人。

而在前沿防区再往南直到哥伦比亚与巴西、秘鲁的传统国境线则是“切.格瓦拉”旅哥伦比亚根据地的纵深动员区,那里主要集中着“切.格瓦拉”旅根据地的主要机关和疏散之后的近20万民众,根据米哈因.洛佩斯上校的计划,在战斗打响之后,前沿防区将主要利用弹性防御的战略,不断利用地形迟滞欧盟军队的进攻,而纵深动员区则担负着后勤支援的任务。凭借着一线复杂的地形和后方源源不断的补充兵员,米哈因.洛佩斯上校一度有信心挫败欧盟远征军的未来的攻势。

“不!这不是一次盲目的低空突袭,事实上我不得不承认欧盟方面这一次派出的最为出色的战区指挥官,这一次进攻恰好打击我军最为薄弱的防区。切断了我军前后方的有效联系。此前所作的所有战略计划几乎全部将付注东流了。”与阿曼都.蔡中校的盲目乐观相比,米哈因.洛佩斯上校此刻却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对于整个根据地的地形都了如指掌的他根本不用看地图,仅从刚才云爆弹爆炸的威力便大体推断出了欧盟方面的机降位置。但是此刻他却迟迟不能决断,因为他还没有看透战场上那位隐藏在迷雾之后的对手真正的棋路。

“那又怎么样?我们在前沿防区可以迅速可以动员的机动兵力仍有3000以上,加上后方纵深动员区域的战备民兵,我们在战场可以迅速形成兵力上的优势。洛佩斯叔叔,请你允许我去一线指挥,我有信心将欧洲人的登陆场化成他们的坟墓。”阿曼都.蔡中校慷慨激昂的回答道,毕竟在阿曼都.蔡中校的记忆之中,直升机群机降的步兵往往数量有些,且缺乏重型武器。虽然精锐,但是在强大步兵集群的围攻之中,歼敌于登陆场或将他们赶上天都不是难事。在安哥拉的战场之上,他就不只一次的挫败过南非国防军的类似行动。

“现在还不是反击的时候,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这将是欧盟远征军所设下的一个陷阱。”此时面对着战场上决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万俟昊也不得不暂时放下了自己的客将身份,越俎代庖道。“陷阱?我看阁下是畏惧欧洲人所谓的精锐部队吧?那阁下又有什么良策呢?放任他们切断我们的补给线和退路然后彻底的吃掉我们?”但是他的意见却遭来了阿曼都.蔡中校的反唇相讥。

“好了!不要作这些无谓的争执了,阿曼都.蔡中校我现在命令你立即调集我方机动部队展开全线反击,同时联络纵深动员区的民兵部队予以配合。安东尼奥少校,您和您的‘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继续在前沿保持对北方战线的警戒。我和万俟先生将率领战略预备队随时准备支援两位。”虽然阿曼都.蔡中校的态度恶劣,但是米哈因.洛佩斯上校显然也不得不认可他的说法,的确欧盟远征军的机降有切断己方补给线之虞,而迅速展开反击似乎也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法。

“是!”阿曼都.蔡中校爽快的敬了一军礼,随即拿起一旁的无线电向忠于自己的部队命令道:“不要再犹豫了,所有一线接敌部队立即投入到对敌登陆场的全线反击之中。后续部队将很快抵达战场,贵部应不遗余力全线猛攻。”通过无线电,阿曼都.蔡中校激昂的声音迅速在整个雨林震响。

“6点钟方向……火力掩护”而在位于指挥部以南的德国第1空中机动旅的登陆场上,一架编号为075的CH-53GS型运输直升机刚刚降落在一片狼籍的地面之上便遭到了远处丛林之中的轻武器射击。机长一边迅速将直升机停稳,并打开后部的舱门让所搭载的步兵迅速投入战斗,一边命令着机组成员用两侧舱门上所配备的比利时FN公司所生产的12.7毫米口径GAU-21型机枪进行还击。这是联邦德国陆军部署在阿富汗的CH-53G型运输直升机频繁遭遇塔利班地面伏击之后所强化的自卫武器。

“终于冲入雨林了,这样的围猎才有意义!”接到安格妮卡中校的报告之后,莫德尔上校反而露出了狡猾的冷笑,从此刻开始整次战役将完全按照他所拟订的剧本上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