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顿访问朝鲜,中国外交是否彻底失败??

萝卜好大 收藏 86 53342
导读: 韩联社援引朝鲜中央电台和平壤放送4日的报道称,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当天接见了到访平壤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朝美之间关心的多个问题,广泛交换了意见。 国际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表示克林顿此行究竟能够取得多少成果仍有待观察。 不管有多少实质性的进展,但充分说明了中国所主导的“六方会谈”以彻底失败告终,在朝鲜核问题上,无论从上次安理会通过1874号决议来制裁朝鲜,还是到中国发出“坚决反对”的声音,都对朝美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反而是中朝关系一落千丈,朝鲜通过发表上次


韩联社援引朝鲜中央电台和平壤放送4日的报道称,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当天接见了到访平壤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朝美之间关心的多个问题,广泛交换了意见。

国际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表示克林顿此行究竟能够取得多少成果仍有待观察。

不管有多少实质性的进展,但充分说明了中国所主导的“六方会谈”以彻底失败告终,在朝鲜核问题上,无论从上次安理会通过1874号决议来制裁朝鲜,还是到中国发出“坚决反对”的声音,都对朝美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反而是中朝关系一落千丈,朝鲜通过发表上次外交声明,表面上给中国留了面子,其实暗地里已经远离中国而去,不再愿意要中国这个老大哥的庇护了,毕竟是朝鲜的翅膀硬了,通过克林顿“神秘”的访问,中国在地缘政治安全和东北安全上将何去何从,非常值得深思和反省,亡羊补牢,我们还晚不晚,还有多少机会????


国际关系变幻莫测,正应了那句中国谚语:“世事如棋局局新”。几天前,美朝两国还在因联合国制裁而相互对骂,8月4日,一位美国重量级政要就翩然出现于平壤机场。


这位集前总统、现总统特使、现国务卿丈夫三重身份于一身的美国客人,就是比尔·克林顿。而上一次在平壤机场现身的重量级华盛顿高官,则是9年前时任克林顿政府国务卿的奥尔布赖特。而上一次同样分 量的人物访问朝鲜,则是15年前代表克林顿政府的前总统吉米·卡特。


克林顿突访朝鲜,引起全球关注并浮想联翩。


任务圆满完成


对照此行的使命,克林顿对朝鲜短短一天的闪电访问,任务完成得近乎完美:不仅如期带回两名被朝鲜判刑12年的女记者,而且获得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接见,朝方还给予其耐人寻味的接待礼遇,包括最高人民会议副委员长和副外相等高官接机、金正日亲自出席欢迎晚宴等。


如果说带回被扣女记者是克林顿此行的直接任务、表面任务,那么与金正日会晤则是间接任务、本质任务。众所周知,在瑞典驻朝大使的斡旋下,美朝关于释放记者的外交谈判早在两人3月被扣不久后就已展开,并在不久前取得实质进展。朝鲜虽然此前已做出释放决定,并对美国做出承诺,但也绝不会轻易放过这个难得的外交杠杆,它需要一个具有足够外交影响的仪式,既为自己挣回脸面,又为自己迫切需要的美朝直接对话启动按钮。


对朝鲜来说,这个仪式的主角自然非克林顿莫属:正是此公任内派出卡特访朝,成功化解了第一次朝核危机;随后2000年又派出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访朝,成为朝鲜战争乃至近代史以来访朝的美国最高级别在任官员;更重要的是,克林顿又与奥巴马总统同属民主党,其妻也正是主管外交事务的现任国务卿。


口信乌龙背后


值得注意的是,在克林顿行前,美国方面可谓超乎寻常的低调:无论白宫还是国务院都三缄其口,正在非洲访问的希拉里也同样讳莫如深。更有意思的是,关于奥巴马口信的“乌龙”:朝方的新闻中声称克林顿带去了奥巴马给金正日的口信,而白宫则立即予以否认。此前媒体还盛传克林顿带去了奥巴马的亲笔信,事实证明纯属臆测。


其实,“乌龙”费解却也不难理解。美国如此谨慎,也是大有苦衷:一者,因为朝鲜一贯不按常理出牌,虽然此前谈判中已有释放记者的表示,但其不见兔子不撒鹰,一旦美方对出访过于高调却被“放鸽子”,岂不是颜面扫地,被国际社会笑掉大牙?二者,更为关键的是,自从朝鲜二次试核以来,奥巴马始终面临共和党、部分利益集团和舆论的不小压力,主张对朝强硬的新保守主义的声音始终不绝于耳。他本人年初还在欧洲倡导“无核世界”,并多次声言不会奖赏朝鲜的挑衅行为,如今突派特使赴朝,与那个美国媒体笔下近乎十恶不赦的“独裁者”直接见面,岂不是向敌人认输服软?


如此看来,就不难理解这出外交好戏中的“口信乌龙”了。


进入谈判周期


说克林顿此行全球瞩目毫不为过。英、美、日等国的主流媒体不约而同地在第一时间予以报道,而且多数是头版头条,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媒体同样高度关注,大都开辟专题予以深度剖析。各国媒体在关注的同时纷纷揣测:美朝直接对话谈判的大幕是否由此开启?


美朝对克林顿此访的表现,无疑形成鲜明对比:朝方异乎寻常地高调,美国则异乎寻常地低调。朝鲜越高调,越显示出其同美国直接谈判对话的急迫心情,也暴露出其推动局势由长期紧张对抗逐步走向缓和与对话的迫切需要。而美国越低调、越谨慎,越显示奥巴马在和平解决朝核危机方面的决心甚大,同朝鲜谈判对话的策略空间也越大。


然而,尽管双方都有对话需要,但走向直接谈判,美国仍有三大关口要过:一是盟友关,日韩的安全诉求如何保障?日本人质问题如何解决?韩国的对朝政策如何协调?二是内政关,包括共和党、相关利益集团、新保守势力等的攻击和质疑;三是中俄关,没有了这两个关键利益攸关方和中间人,敌意如同坚冰的两个敌对方直接对谈,谈何容易?


尽管如此,克林顿此访仍然意义重大,因为这个剧场效应极强的“外交秀”,给了自去年停止六方会谈、今年4月试射导弹,及随后二次试核、退出六方会谈而将局势一步步推向沸点的朝鲜一个体面的“台阶”,也由此将朝核局势从紧张上行空间拉到了缓和下行空间。该如何和金正日念好“和”字经,考验“明星总统”奥巴马的时候又到了

2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