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人 正文 第六章  大姐大(4)

刘才友 收藏 1 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今天给父亲送百日饭,想不到小弟竟然从南京赶回家,大姐早早的就等候在路上。才一百天啊,坟墓上的草已经长满了,竟然有一米高了。时间竟然不是像我所想象的那样停滞的,而是不绝的向前奔涌,将我的意识抛在老后。看到葬坟前被修理过的树,又枝繁叶茂了;树枝重新伸展开来,遮蔽了坟墓的上空。我的心不由的抖动起来。“流光容易把人抛”,真的如此,竟真的如此。

大姐坐在坟墓前哭了起来,整个山坡上都传送着大姐的哭声,响亮而激越。一个月不见,大姐似乎又老了许多,成了小老太太了。我不忍多看。我们这一代人口高峰出生的人,正在一天天的老去。我女儿计划生育这一代正在茁壮成长。与我们相比,她们生长在蜜罐中。来山上祭祀祖父,她竟然在耳朵里塞了MP4,我不能容忍,却又不得不容忍。我们带来六大捆大表纸,分成四堆,点火,烧着了。浓烟滚滚,大姐的哭声响亮起来,不可遏止。二姐上去劝了一会,不中用。我老婆也跑去劝说,不中用。我说想,还是让大姐哭个痛快吧,把种种窝囊种种不如意都不得哭出去,免得撮在心里,生出毛病。只有死人万事看空,真正的任自然发展。活人哪能事事顺风呢?特别是木头世家子弟兵,没有一个会混的,都老老实实的生活,过自己的日子。就免不了受别人欺负和敲诈。然而,话说回来,那些浮在历史上空的能人,占尽人间好处的能人,究竟隐藏到了哪里呢?不也跟芸芸众生一样,化为草木了吗?

大姐的心事我最清楚,莫过于给儿子讲亲。儿子虚岁二十六了,在农村已经是大龄青年,早婚的像他这么大的,儿子都上学了。大姐心里急出了火,可就是没有办法解决。婚姻是讲究缘分的,可遇不可求。父母再着急上火,又有什么用处?再说,我外甥长得标标致致,高高大大,诚实可信,还怕找不到老婆吗?大姐只不答,说,大母舅要是有心,替他找一个吧。不要什么条件,只要是女孩子,愿意跟我儿子过日子就成。我无言以答,只有苦笑。现在是什么时代了,九零后的小姑娘个个疯狂,哪里还愿意通过别人找对象,见到中意的男人,自己就冲上去了。跟大姐说,大姐不懂,大姐不明白,只怨这个问题世界变化太快,不但是大姐,我,还有许许多多木头家族的同志,落伍了,严重的落伍了。只能活生生的等待着被时代淘汰。

也不怪大姐不服,这样出色的儿子至今找不到老婆,当真如算命的瞎子所说,婚姻未动?大姐从来都是一个要强的人,地种得比别人家好,房子做得别人家漂亮,儿女比别人家听话,怎么在找儿媳妇上给卡住了呢,大姐就不服这个孬,不愿意在众人面前低这个头。这个忙还真的没有人能帮上,尽管姐弟六人,都还团结,只是农村里的现实,找媳妇就是拿钱砸呀。大姐肯么?再说就是大姐肯这么做,也没有这么多钱花。

回来的路上,大姐面沉如水,外甥却嘻嘻哈哈,毫不在乎。我也不相信,有这样条件的外甥,会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对象,只不过缘份未至而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