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亲

330583 收藏 27 229
导读:我从小学到高中,几乎都是在父母的单位办的子弟学校中学习成长,在这长达十几年的学习生涯中,印象里好像父亲并没有管我多少,现在我已为人之父了,看着儿子的成长,我才渐渐的体会到的我的父亲为我默默的付出很多很多,细细的回想起,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我父母属于五十年代毕业的大学生,他们参加工作后没多久就因当时的国际环境,与单位一起搬迁到了深山大川的三线,由于当时的工作原因及生活条件所迫,我三岁的时候与妹妹就被父母送回了老家,与外婆生活在一起,我直到在老家上了半个学期的一年级后,父亲才把我接回他们的身边,在此之前,父母

我从小学到高中,几乎都是在父母的单位办的子弟学校中学习成长,在这长达十几年的学习生涯中,印象里好像父亲并没有管我多少,现在我已为人之父了,看着儿子的成长,我才渐渐的体会到的我的父亲为我默默的付出很多很多,细细的回想起,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我父母属于五十年代毕业的大学生,他们参加工作后没多久就因当时的国际环境,与单位一起搬迁到了深山大川的三线,由于当时的工作原因及生活条件所迫,我三岁的时候与妹妹就被父母送回了老家,与外婆生活在一起,我直到在老家上了半个学期的一年级后,父亲才把我接回他们的身边,在此之前,父母在我的心中几乎是一个模糊的概念。

记得当时老家的亲戚告诉我那个模糊的父亲要来接我走时,还有一中害怕的感觉,与姨夫、姨娘们商量躲在哪里,好让爸爸找不到,毕竟与这些亲戚们天天在一起多年了,感觉中他们要更亲切一些,可后来父亲真的到了,见面的时候我的表现却使亲戚们大为失望。

父亲到来后一进们首先递给躲在姨夫背后的我一桶当时非常稀罕的上海饼干,我立刻就被那个传说中的爸爸吸引了过去,双手抱着方方正正的饼干桶子依偎到了父亲的身旁,当晚就赖赖几几的与父亲挤睡在了一起,并且在父亲呆在老家的那几天中与父亲寸步不离了,气得那些亲戚们骂,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一桶饼干就被收买了,可他们哪里知道,血缘关系是永远割不断的。

这个我后来又体验了一次,我的儿子才满月就被他的外婆接走了,当他满了半岁时我利用假期去看他的时候,外婆抱着他正在外面晒太阳,我做出一副要抱他的样子时,儿子笑伸着双手要我抱他,当时就使他的外婆非常惊讶,要知道我当时对儿子来说应该是个陌生的面孔啊,半岁的儿子冥冥之中感觉到我是他的亲人。

听后来父亲讲,他收买我的那桶饼干,我其实并没有吃到多少,我与父亲回程的时候并没有带走,饼干的下场就是进了那些表哥们的肚子中去了,半年后妹妹也回到了父母的身边。

与父亲来到他的单位所在的家中,才知道家里还有一个弟弟,这个弟弟正在上幼儿园,我回来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插班上学了,由于这里与老家的教材不一样,而学校没有多余的,父亲只能利用星期天骑车到临近的几个十几公里以外的临近县城购买,都没有买到,那是父亲的年纪是37岁。

于是他与母亲分工,一个人负责语文,另一个负责算术(那是数学课本叫算术),从别人那里借来课本,挑灯夜战,白天再还给别人,帮我抄写了这两本教科书,我就靠父母几天熬夜,白天又不能耽误上班的情况下付出的心血上完一年级下半学期,可惜后来这两本珍贵的手抄教科书并没有能够保留到现在,令我感到非常遗憾。

现在想想,多亏那年代小学的课程不多,要不然父母将得付出更多。

在上小学大概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在一个邻居大男孩的引导下,爱上了集邮,那时对集邮的知识知道的并不多,只是知道将邮票从信封上剪下,用水浸泡后使邮票与信封纸脱离开,正面帖在窗户的玻璃上,等它干燥后掉落后夹在书本中保存。

随着收集的邮票数量的增加,如何保存邮票成了大难题,百忙中的父亲亲手为我做了一本邮册,这本邮册是用他的一本杂志和他搞计算时用废的一种黑色的条子制作而成,那种黑条子上有许多的小孔,这些小孔代表着数字与程序,别有特色的一本集邮册。

父亲一直帮助和支持我集邮,他每到一个国家都会想着给我带回一些那个国家的邮票以及硬币。

我在印象中父亲只打过我一次,那是一个假期要结束的时候,由于贪玩,最后一天了还有些假期作业没有完成,结果父亲上班去了,在朋友的诱惑下狂玩了一天,可能父亲那天在单位工作不顺心,回来发现我不在家,而作业本摊开在那里没有进展,于是那天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被父亲狠狠的打了些扳子。

我到了这里的时候生活条件已经改善了很多,听妈妈说,他们才搬迁来这里的时候,没有市场,靠父亲背着一个大背篓翻过一座山到县城,把下一个星期所需的蔬菜买回来。

现在生活好了,大礼拜、黄金周大家都要出游,而我小时候的第一次出游是爸爸带着去的,好像是有一天听同楼的小朋友说某地比较好玩,那里还有一个小动物园,有猴子啊,于是我就缠着爸爸要去,爸爸答应星期天带我去,结果盼星星盼月亮的到了这天,爸爸看着繁多的家务与工作,就说不去了,我顿时泪流满面,看着我伤心的样子,爸爸还是带着我与妹妹去了,结果是我们玩高兴了,妈妈在家劳累了一天,一个人完成了本该两个人的家务。

记得那年月家里是用蜂窝煤的,每家都要到单位的煤厂去购买并运回家中,爸爸一早就去借一辆板车,然后与我们兄妹在煤厂汇合,把买好的煤运回家,回家途中有两个较陡的大下坡与上坡,每次到了这里路上的行人都会自动来帮忙,那时着陡坡上帮助运煤的板车是每一个过路人不成文的义务,到家后还需要把煤搬上楼,爸爸用大板,我们用小板一趟趟的运输,摔坏的煤爸爸要把它们做成煤饼使用,他告诉我,以前没有蜂窝煤的时候,都是运回煤粉后自己做成煤球或煤饼的。

父亲是搞科学理论研究工作的,他的工作中的数据大部分需要靠计算机进行计算验证,除了人工编写好计算程序外,就要靠计算机了,而那是国家还很落后,现在很普及的函数计算器都没有,大型计算要到上海某单位才能计算,他就常去上海出差,回来时用他省吃简用下来的出差补贴为我们兄妹带回上海的糖果,其中有一种红纸包装的长条形状的泡泡糖。

父亲搞计算用过计算尺、手工打孔计算器、台式计算器、电子管大型计算机直到现在先进的计算机,他几乎使用过所有的计算工具了。

父亲非常孝顺,他的父母在他工作不久就都去世了,他对岳母非常好,岳父也很早就走了,对这唯一的老人也就是我的外婆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他与母亲生下我的时候两个人的工资只有几十元钱,除了我的生活费以外,每月要给我的外婆寄20元,母亲身体不好,看病吃药花销不少,听后来母亲说,父亲当时每天只吃5分钱的菜金,加上遇到国家困难时期,有一天他连人带一个暖瓶昏倒在路上,我现在一想起来就想哭。父亲从结婚开始给外婆寄钱几十年一直没有间断,直到94岁的外婆去世。

我考高中的时候要到县城去统考,早上学校租车把我们拉到考点,下午考完后再把我们拉会来,上午考完后一出考场,看见父亲已经等候在门外,他是与一些家长一起骑车赶来的,他陪我吃过午饭,又带我去一家旅社午睡,他在一旁守着,到点后叫醒我,把我送入考场后离去,连续三天,那年他45岁。

父亲的工作非常优秀,在国家混乱的十年里,他上过五七干校,下乡支农、当过基干民兵,他没有荒废自己,利用早上与晚上的时间学习业务,加强外语练习,使他一直在单位是一位佼佼者,研究员的职称是单位最早的一批,又是国内最早的一批政府补贴获得者。

我的爸爸非常爱国,1989年他正在美国工作,当时国内发生动乱,美国一些政客鼓动在美的中国人反华,父亲极为愤怒,提前回国表示抗议。

我的父亲工作之余的爱好之一是看武侠小说,我曾在他有一年生日的时候送了他一套金庸的小说,他自己也爱购买,另外就是写诗,看电视了。父亲除了本专业和英语非常优秀外,他的历史、地理知识也非常丰富,他对国家的铁路建设也非常感兴趣,如果那里新建了一条铁路或将建一条铁路他都非常清楚。

父亲与母亲都是南方一个小城市里的人,他们两家住的并不远,大学毕业后分在北京同一个单位工作,由家乡的亲戚介绍认识才认识结婚,比较有意思,后因反修反美帝的原因随单位搬迁到了三线,他们非常恩爱,但也要吵架,母亲比较唠叨,父亲作为一个大科学家工作中理论是一套套的,但在家中就常常是妈妈嘴下败将,每当他一言不发时就是投降认输了。我们一家有时候会对国内及国际事实事件进行辩论,一家人分成两派进行辩论,热闹异常。

父亲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单位仍然返聘他,他曾带过的硕士与博士生有几十位,现在大部分都在重要的岗位上,由于年岁以高,他现在已经不带博士生了,只是每天在做一些课题和顾问工作,看着逐渐苍老的父亲我劝过他真正的退休在家,可他不愿意,已经几十年每天都是这样的工作,如果停下来还不习惯呢。

父亲非常喜欢我的儿子,他对这个孙子爱护有加,在儿子调皮的时候,我打他的小屁屁时,父亲看到了就会对我发火。在我的儿子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他每次出错回来,总能有一些小食品来逗我的儿子,我在一旁看的非常温馨,于是我的儿子每当爷爷出差了,就会扳着小指头算爷爷什么时候回来。

我感激您,我的父亲;我崇拜您,我的父亲;我爱您,我的父亲,愿您身体健康长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