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女孩被保时捷撞死续:肇事者未婚妻曾欲顶包(图)

带兵之将 收藏 2 29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7岁女孩被保时捷撞死续:肇事者未婚妻曾欲顶包(图)


肇事车前挡风玻璃被撞碎呈蛛网状,上面残留着骇人的斑斑血迹



距5月7日晚发生胡斌“闹市飙车案”不到三个月时间,前晚,杭州又发生了一起保时捷撞死16岁少女的交通肇事案,而事发地点竟然是在为警示“胡斌案”而设的爱心斑马线上。


8月4日晚上9时26分左右,杭州闹市区莫干山路111号浙江广电集团门口,一辆黑色保时捷卡宴将正在穿过斑马线的16岁女孩马芳芳撞飞致死。交警酒精测试的结果显示,肇事者魏志刚体内酒精含量为0.36毫克/毫升,属酒后驾车。昨天中午,杭州警方宣布对肇事驾驶人魏志刚执行刑事拘留。引人注目的是,肇事者又是一名“富二代”,其父已被证实为某公司董事长。


花季少女爱心斑马线上被撞飞30米


据死者男友说,死者名叫马芳芳,今年16周岁,浙江临海人,是杭州市莫干山路好灶头饭店服务员。


事发当晚,马芳芳穿着拖鞋,在事发爱心斑马线上,由东向西过斑马线。突然,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黑色保时捷卡宴越野车急驰而来,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马芳芳被撞飞30米左右,头北脚南地躺在路中间,膝盖以上到头部,蔓延着一大摊血。肇事车前座的两只安全气囊全部弹出,副驾驶前的挡风玻璃被撞碎呈蛛网状。事故发生后,马芳芳被送到新华医院救治,抢救1个多小时后不治身亡。


据现场目击车祸的保安单师傅说,肇事车车牌号为浙A892E9,肇事车撞人后才紧急刹车。他看到,从保时捷上下来一对年轻男女,男的当时坐在驾驶室,女的坐在副驾驶室,看上去都20多岁,没受什么伤。


路段限速60码,目击者称车速超80码


记者了解到,这条斑马线是杭州为警示5月7日的“闹市飙车案”而设立的第一批爱心斑马线。事发路段——莫干山路限速60码,而据多名目击者称,肇事车辆时速超80码。


对于肇事车车速超80码的说法,杭州拱墅交警大队林队长昨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肇事车当时的车速目前还不清楚,由于技术不成熟,从道路监控摄像头无法确定具体车速,还有待进一步调查。他还表示,其实,这只是一起普通的醉酒驾驶交通肇事案。


官员批示从重严惩,肇事者已被刑拘


事发后,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批示:此事“性质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对肇事者必须依法从快、从重严惩。”


昨天下午3时30分,杭州市公安局就“8·4”交通事故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杭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交通警察局局长赵野松介绍称,昨天上午,公安机关已对魏志刚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经查证,肇事车辆的驾驶人是魏志刚,男,29岁,浙江杭州人。坊间传言称,肇事车辆“前科累累”,尚未处理的违规记录多达8条。昨天下午,杭州拱墅交警大队林队长就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肇事车辆今年违规记录实际是3次,其中只有一次是高速驾驶。


同车未婚妻曾试图为魏志刚“顶包”


据悉,事故发生后,交警赶到现场时,跟魏志刚同车的一范姓女子曾试图为其“顶包”。当交警询问是谁开车时,魏志刚一直沉默,此时,范姓女子主动跟交警说,车子是她开的。现场目击群众立即质疑:“刚才我明明看到她坐在副驾驶位上,这不是撒谎吗?”后经交警部门确认,肇事司机实为魏志刚本人。针对坊间称该“顶包者”为某娱乐场所“小姐”的传言,魏志刚父亲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范是我儿子的未婚妻,我的准儿媳。”


有人偷偷告诉记者,两人感情好,女子觉得自己没有工作,希望为魏志刚顶包。


肇事者父亲为两公司董事长


称儿子事前只喝了1杯酒


杭州保时捷卡宴撞死16岁少女事发后,杭州警方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证实,肇事车辆登记的车主是肇事者魏志刚的父亲,是某通信设备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而网上随即启动的“人肉搜索”结果则称,魏志刚的父亲叫魏民轩,1955年12月生于杭州,现为杭州天长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杭州吉信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董事长兼CEO,肇事者魏志刚在杭州天长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中担任市场部经理职务。


“车给他开没三天就出事了”


消息甫一传出,杭州天长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对外公开的两个电话号码即成为“热线电话”,几乎一直处于占线状态。记者花费一个多小时终于拨通该电话,向对方求证相关说法时,对方表示“不想回答”,随即挂断了电话。


昨天上午,肇事者魏志刚的几个家属曾赶到交警大队,给肇事者带来了换洗衣服和刮胡刀等生活用品。其中一名50多岁的中年男子自称是魏志刚的父亲,并承认自己是肇事车辆的车主,“最近企业效益不好,车就停在那里没开,儿子说用几天,就让他开了。孩子太淘气了,车给他开了没三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同时强调说,“儿子平时不太喝酒的,一喝酒就过敏,那天是和同事聚餐,就喝了一点,不多,就一杯酒。”


“想向死者家属说声对不起”


“我想向死者家属、亲人、朋友表示最沉痛的安慰,对你们说声,对不起。”魏民轩说,看到病人很危险,在抢救,我一直站在旁边,可最终她没能活下来。“听到确认死亡的消息时,我是流下了眼泪。”他声音嘶哑。


魏民轩说,目前自己没有勇气面对死者家属。


醉驾频杀人,法律太开恩


社评 李龙


在一个汽车已普遍走入家庭的时代,我们对醉酒驾车的处罚实在是过于开恩。法律是维护社会秩序的,闹市飙车、醉驾杀人破坏的是正常的社会秩序,理当严惩。


就在胡斌飙车案宣判后不久,杭州又传来富家子弟闹市飙车杀人案,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是醉酒飙车。8月4日晚9时20分左右,杭州莫干山路的浙江省广电集团门口,在一辆保时捷轿车的冲撞下,17岁的外来打工女孩马芳芳惨叫一声,身体飞出20多米,鲜血洒在爱心斑马线上。医院证实,该女孩被当场撞死。据悉,肇事司机魏志刚涉嫌酒后驾车,目前已被刑事拘留。


一样的“富二代”,一样的名牌车,一样的超速行驶,一样的斑马线杀手,这一切无法不让公众关注。抛却“仇富”等情绪化因素,此次醉驾杀人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引人想象。从目前情形来看,像胡斌那样被轻判的可能性似乎不大。杭州市有关部门已明确表示“不会因死者是外地人而加以排斥,一定会秉公办理,给社会和家属有个交代”,既然要给个交代,不重判恐难以说得过去。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事故发生在杭州市第一条爱心斑马线上,而这条爱心斑马线正是为警示“70码”事件而设立。如今爱心斑马线不仅没有起到警示作用,反而再次上演新版胡斌事件,爱心斑马线竟成了夺命斑马线。


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醉驾杀人频频发生?是我们缺乏相关的法律,还是法律在实践过程中对醉驾杀人过于宽容?抑或是我们的酒文化间接充当了醉驾杀人的帮凶?


酒后严禁驾车的最基本常识,相信每个司机都知晓,交通安全法对此有明文规定。然而在一个酒文化相当发达的国度,在一个汽车已普遍走入家庭的时代,我们对醉酒驾车的处罚实在是过于开恩,多数情况下,交一点罚款,扣一点分,就能堂而皇之地走人,鲜见有人为此坐监。可是我们知道,在美国,“豪门女”希尔顿集团的“公主”帕丽斯·希尔顿因为酒后驾车被判入狱45天。在我国香港地区,明星梁家辉因酒后驾车罪被判处囚禁2个月缓期3年执行,并罚款1万港币、停牌3年……


至于醉驾杀人,由于缺乏相应的标准,从定罪到量刑,可伸缩空间太大。有的以交通肇事罪论处,最多不过判刑3年;有的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而定,最高可被判死刑。虽说法律从本义上并不是要对行为结果人实施报复性惩罚,但鉴于醉驾杀人的频发和社会危害性,眼下有必要对醉驾杀人的罪名予以明确,到底是适用危害公共安全罪,还是在《刑法》中另外加入醉驾杀人罪,都应该重视。


倘若适用危害公共安全罪,当辅以相应的司法解释,规范醉驾杀人的具体法律操作;倘若引入“醉驾罪”,则应体现法律的严厉性,以严刑峻法来遏制醉驾杀人。


法律是维护社会秩序的,闹市飙车、醉驾杀人破坏的是正常的社会秩序,理当严惩。而撕掉这些类似事件之上的富家子弟、豪华名车的标签,透视其本质,暴露的则是我们以什么样的法律成本来守护社会的秩序。人都说“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但胡斌的前“车”显然没有对魏志刚的保时捷起到镜子的作用,而魏志刚的“车”会不会成为后事之师,或者像杭州的爱心斑马线一样,沦为形式,谁又能知道?!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