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内丘县岭头村 被贪官害惨了

岭头 收藏 6 1435

岭头村之殇

岭 头 村 之 殇(2009-04-19 20:41:13)标签:杂谈

新浪博客(该文章刊发在2009年《民主与法制》杂志7月上)

岭 头 村 之 殇

本刊记者张君 刘立民

一个偏僻小山村,因为藏有铁矿资源,曾一度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然而,随着市场铁价攀升、矿业暴利的出现,岭头村矿产成为人人垂涎的“唐僧肉”,内有众贪巧取,外有强势豪夺,河北省内邱县岭头村铁矿成为权贵们的盛宴。

忍无可忍的村民多次上访告状,得到的却是县乡两级领导的打压与诬陷,曾有多人被抓被打,八人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

如今,村集体财政变成空壳,价值数亿元的矿石被采光,水枯、山裂,生存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曾因矿而富的村民又因矿返贫,还有那官商勾结带给岭头人心头挥之不去的伤痛。

集体矿产被超低价出卖

2005年1月,沙河市的王兴国来到岭头村,他要注入资金和岭头村联合开矿。经过协商达成协议,由王兴国投资1000万元,联合开采岭东铁矿750水平以下的1、2、3、4、5号洞,利润平均分成,各占百分之五十。

然而,王兴国只是掮客,他注入少量资金后将合同转手给同乡闫晓杰,闫晓杰的胃口更大,他要吃掉岭头村整个矿产。

据村民代表回忆,当年召开的村民代表会议,村干部说只卖掉和王兴国协议范围内的岭东矿1-5号洞,价格不低于5000万元,谁知他们暗箱操作,卖掉了包括选矿厂在内的所有矿产,怎么说价值在1.3亿元以上,却实际得款4000万元。

2005年3月,闫晓杰的人马开进岭头村,声隆隆,全面开花,大批铁矿石开始外运,村民们懵了!怎么所有矿产全卖了?卖了多少钱?钱到位了没有?村民一无所知。

在多次找村干部询问无果的情况下,村民们觉得有重大黑幕,群情激奋,第一次联合起来走下山村上访。

然而,向县乡两级政府反映多次无人过问,他们又曾开着拖拉机到邢台市政府上访,进而发展到向省和中央有关部门反映。半年过去了,村干部迫不得已,才将卖矿合同贴到墙上。公布之日,全村哗然。

协议规定,岭头村将岭头铁矿、富岗铁矿及三个选矿厂股份的99%转让给闫晓杰,转让费4800万元,推举闫为法定代表人,所有证照手续、印章交予闫晓杰管理实用,联营期限为10年或资源采掘枯竭为止。

岭头村委会占股份的1%,不得参与经营管理,且经营期的前5年不得参加利润分配,盈利由闫晓杰享有。

付款方式规定,交接之日闫晓杰以岭头村委会名义存入指定银行2300万元,密码由闫设定,待开采证审验完毕并变更法人代表为闫晓杰后,会同其余款项一并结清。

况且村民听说即便是2300万元的定金,闫晓杰也没有完全到位。

这不是典型的官商勾结吗?岭头村人实在忍无可忍,结合村官平时的贪贿行为,他们再次走上告状路。

岭头村人的劫难

村民不断上访,从县到市,又从市到省,直至北京。

2006年4月19日,内邱县公安局干警从摩天岭饭店抓走9人,据说没有出示法律文书,有很大盲目性和随意性。被抓的人中有岭头村民7人,另外两个是吃饭的外地人,属于误抓。消息传到村里,早就对官方不满、憋了一肚子火的村民忍无可忍,当晚,全村集合了200余人去县城上访、讨要说法。

村民现在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刚进县城,就被公安人员和不明身份的三、四百人包围,我们见到乡党委书记赵东升指挥人把乡亲们从车上扯下欧打。村民李玉广被十余名警察围攻殴打,警棍打在头上,电击棒猛击身上。李玉广被打昏倒地后戴上背铐抬到公安局,甚至有人见到李玉广在公安局再次被打,昏死倒地上后仍然戴着背铐,一直到第二天中午。被扯掉头发、打伤的妇女有赵花花、张平平等人,全村受伤群众达二十余人。

“他们不像警察倒像禽兽!把电警棍伸进赵花花裤裆里,电击人家阴部,花花当场就尿了裤子;然后他们又把电警棍塞进村民刘振成嘴里放电,造成刘振成大小便失禁。村民刘振山、刘海斌也被折磨得不象样子,跪暖气片,腿肚子上压杠子,上阴阳铐等,太狠毒了。”

“19日晚上,乡党委书记赵东升指定叫抓谁、打谁,警察立马就办,这是俺亲眼见到的。” 岭头村一位妇女说。

翌日即4月20日上午,岭头村突然开来各种汽车47辆,其中数辆警车最为扎眼,警笛刺耳的啸叫,声震山谷,百余名身穿警察制服和混杂着各色装束的人,共约300多人包围了岭头村。

多数村民闻声逃进深山躲避,留下老幼病残,家家关门闭户,小孩不敢哭,老人不敢叫,一片肃杀恐怖。据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回忆,只有1942年日本鬼子大扫荡进村时才出现过这种场面。

穿警服的和不穿警服的,没有搜查证就翻墙破户进入村民家中,各屋搜遍抓不到人,连家里的畜禽也不放过。他们走后,村民李江海发现家里养的三只鸡死在地上,都是被拧断了脖子;刘仁小家养的一头猪被打死;李吉伟家的窗玻璃被砸烂多块……

这么多单位的人?而且是非警务活动,恐怕只有当时的县委主要领导能够做到。

多名村民被判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2006年4月20日,刘仁小等六名村民被内邱县公安局行政拘留;4月29日,又以涉嫌冲击国家机关罪转为刑事拘留;5月20日批准逮捕。

检察机关在起诉书中指控:在乡政府驻地大喊大闹,毁坏财物,造成干部职工精神恐惧,请假离岗,致使整个乡的工作陷入停滞,同在一院的侯家庄法庭也遭到惊吓,难以开展工作。

刘仁小等辩称:我们去找赵东升询问扣车原因,没有冲击乡政府的故意,也没有打砸行为,况且也不是工作时间,没有见到任何人,何谈工作人员受到恐吓?即便是有人脱岗也是本人身心素质低下和领导管理无方造成。公安机关的现场照片摄于事发13天后,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综上所述,我们不构成犯罪,请法庭公正审判。

尽管如此,2006年9月6日,刘仁小等六人仍被判处自缓刑两年至有期徒刑五年不等的刑期。

2007年5月22日,内邱县法院仍以原罪名判处刘仁小等7人有期徒刑。

谈到这起案件,岭头村人始终认为这是乡党委书记赵东升为了打击报复上访群众,在县主要领导的支持下制造的冤案。第二次判决后村民之所以没有上诉,是因为感觉自身力量微弱,实难翻案,还有受到上诉加刑、缓刑收监的恐吓。

打压政策堵了人口 伤了民心

岭头村人的抗争终于被压下去了,无人再敢上访。矿老板闫晓杰稳稳当当干了22个月,巨额利润赚到手。2006年,乡党委指定赵小三代理村支书,又给闫晓杰免去800万买矿款。直到2006年12月,闫晓杰早已赚了个坛满钵园,才将4000万元买矿款付清。

——岭头村所办开采证包含了黄沙铁矿。从2003年初到2005年夏的两年半里,刘建林、董建敏等仗势办黑矿,既无开采证也无承包合同,私挖滥采村里黄沙矿40余万吨,按平均价格45元/吨计,纯收入1500万元。既不交村,也不缴税。乡书记赵东升、副县长刘吉水、国土局、公安局都派人查办此案,最后不了了之,1500万元不知去向。

在村民上访反映低价卖矿的同时,也附带了揭发了这些贪官,县专案组2005年5月驻村调查,村官及其子女纷纷外逃,专案组曾悬赏追逃。

参加专案组的一位检察官曾对村民说:“你们村的事呀,枪毙几个都不冤。”但随后这位正直的检察官被调离专案组,专案组转即对准村民,没收了村民采矿款1.9万元及用于取证的摄像机一部。对众贪只走走过场了事,至今无一得到真正的追究。

岭头村现状

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实地察看采矿情况,看到在山的阳坡,有挖掘机在作业,有的山头已经削平,大片大片的植被被破坏,裸露着岩石,多处地表塌陷露出地下狰狞的矿洞。带路的村民告诉记者,地表是含铁品位很低的黄沙矿,但采挖简单,费用低,原来是村干部的儿子、侄子们偷着开采,现在全卖给了闫晓杰,闫明目张胆地挖掘,大发其财,肆意破坏山体、毁坏环境,现已挖断地下水脉,摩天峪和岭头东半部水源枯竭,别说浇地,就连吃的水都没有。听说村负责人刘胜军卖给闫晓杰是1000万元,而我们的家园被毁的千疮百孔,恐怕花上几亿元也难以恢复。

记者在内邱县数次采访期间,对于岭头村之“祸”,民众的矛头都指向前时任县委书记李学德,他们说闫晓杰和李学德是同乡,王兴国是李学德的内亲,没有李学德作后台,闫晓杰不可能低价买到矿并不付款长期无证开采;只有李学德才能动用政法力量对上访群众打压、陷害,这是一起典型的官商勾结、坑害百姓的冤案。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