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阁英雄传之童氏双刀 正文 第一章之绿林坊

铉铁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size][/URL] 原来护院是很惬意的事,每天就靠在树丫上,晒着太阳,享受秋来的凉风。 童秀好不安分,就他的刀法,只有童优的百分之一的火候居然就可以做月亮的师傅了。月亮是李家的长女,十四岁的姑娘已经初长成了,面目清秀,可能平日里好动,看上去就是块学武的材料。由于童秀的营养不良,站在这月亮姑娘眼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


童优带着一蓑烟雨在这初秋时节,开始了寻找长孙家族的人,方圆二十里地,几乎寻了个遍,杳无讯息。

他们确定留在了荆州,这是童优从渝州出发前,父亲肯定的语气,坚决的指示。

这是童优寻找的第三个方圆二十里地。整个人习惯了待在风雨中,怅然。

“你是一个刀客?”说话的这个人在童优眼前出现的时候,童优根本就没在意他是谁。直到他拦了路,并且拉开了架势。

“你是谁。”童优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因为这种过路打劫,司空见惯了。

“陆展鹏,荆州绿林坊的二当家。”声音里透着自信,整个人也长的很精神。

“荆州陆家?”童优滑稽的摇了下脑袋,“荆州有百家姓,陆家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喜欢和持刀的比划,因为我一直认为枪比刀要强百倍。”陆展鹏说着,抽出长缨枪。

又遇到了主动要切磋的江湖中人。童优今天没有心情做这些。可是一抬眼,想起平日里李三对绿林坊的追崇。我就当是活动一下筋骨,切磋就切磋。童优说,“你的枪比我刀长,可是我是双刀,这样我们算是扯平了。”

“你还没报上姓名。”

“你赢了我,我就告诉你。”童优说。

“我赢了你,你就别跟我说了,我喜欢挑战强者。”陆展鹏很有些优越感。

“你还赢不了我,荆州能胜过我的陆家人,就只有陆浩天陆坊主。”童优淡淡的语气。

“我父亲自然能胜过你。我也能。”陆展鹏说。

“那就试试吧。”童优笑了下。

烟雨还是烟雨。童优的双刀已经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成名了渝州。无关烟雨,双刀依旧可以划出秋的清凉。

长枪如柱,绿林坊的陆家长枪绝非虚名于江湖。陆展鹏的招式亦是绚烂的。

刀和枪的区别就是刀在烟雨中格外的轻佻,双刀就更轻灵而又立体。

刀和枪的每一次碰撞都是由水珠溅起,好有诗意。双方似乎都忘了这是不是一场较量。

“我不是你的对手。”陆展鹏在气喘嘘嘘之后,拄了下枪杆:“你报上名来。”

“双刀童优。”童优这回故意在名字前面加了个双刀,让对方知道,胜负之间是靠个人能力的,而不是靠着冷兵器来决定能力。

“双刀童优!那个在渝州连过十八关的巴东第一刀客。你来荆州做什么,我请你到我家坐坐。”

“我没时间,我还要去找人。”童优收刀想走了。不想在这里自己居然还能被人知晓,自己是一个不喜欢被炫耀的人,被人知晓了,不过也不一定是件坏事情。

“你认识了我,你要找谁,放眼荆州,我定可以在几个月内找到他。”陆展鹏说。

听话音,这是好事情,可以省心省力的把事情办了,这当然让人有了些欣喜。

也许这就是江湖豪情,只一次邂逅,童优的人生便有了变化。当然,童优自己的能力确保了自己的人生变化。

————

童秀依旧在屋檐下传授月亮刀式,看童秀的架势,很有些好为人师。

“弟弟,我们要走了,这里没有寻到长孙家族的人。我们得换一个地方了。”童优一面卸下蓑衣。

“再找几天吧,反正最近一直下雨,去哪里都不方便。”童秀拒绝,连稍微的停顿也没有。

他这次是认真拒绝的,从前童优每次说走,童秀都会立即拣起东西,跟在身后。

弟弟长大了,童优的第一反应,他一定开始挂念这种比较安逸的生活了。可是不能吃苦或者不想吃苦,这在以后的江湖路中是行不通的。可是眼前要做的是,得让童秀快乐的跟在身后不带走一丝挂念的离开这里。

“我再传几式刀法给你。这次绝不是基本功。”童优很认真的对童秀说。

“你应该给我一些提高,我现在有自己的双刀。”童秀的双刀在手,“这刀还不错,月亮送的。”

童优只迎秋风扫了下落叶。刀背上有五片落叶,叶子的颜色还是青绿的。

“我没看到你的刀划过树枝,怎么会有树叶贴在上面?”一边的月亮惊呼起来。

“他是双刀,你只看到了其中的一把。”童秀有点不屑的眼神。

“那你也划给我看看。”月亮兴奋的跳了起来。

童秀有点尴尬,不自然的垂下双刀:“我做不了,我如果像我哥这么大,一定比我哥做的好。”

“我等你长大,你一定要划给我看。”月亮命令的口气。

“没问题,只要我过两年来这里的时候,这棵梓树还能长出树叶。”童秀沮丧的说。

————

童秀离开李家的时候,月亮哭的很伤恸,童秀的眼角也噙着泪。他们只相处了几个月,这应该还不算亲密无间吧。童优有点不知所措的想。

“我们去哪里?”童秀是迷茫的。

其实童优自己都很迷茫,前途漫漫,万道雄关坚如铁。自己还要一关一关趟过去,终点究竟会在何方?

————

现在童家兄弟去的地方叫绿林坊,是个很大的庄园。既然陆展鹏已经邀请过去,那就当然要去。因为这样就可能不用太费神费力去找到长孙家族的人了。到了荆州城区你可以不知道荆州知府是谁,可是绿林坊你不能不知道。

朱门,石狮子,屋顶堆砌着华丽的勾心斗角。

大户人家就是这般有排场。

如是的童氏兄弟略显得单薄了些。

陆展鹏大步走出来的时候,身边还有个人,这个人真是倜傥的帅气。

“我说是渝州第一刀客过来了,结果我这位益州豪门家的唐兄弟,也要出来见识一下你。”陆展鹏一面笑的跟绽开的花。

“我叫唐士杰,你居巴东,我居川西。我们却在这里才得以机缘相识。”唐士杰笑出一丝无奈。

“我听过你的大名,唐家在川西可是大户。”童优除了点头,只能顺道夸一下人家。其实自己在渝州什么也没听说过,自己一下子就会说这样场面上的话,能冠冕堂皇的奉承别人似乎是宣誓着自己已经长大了。

————

绿林坊果然也是大户人家,唐士杰能看上眼并住在这里,那唐家也应该和西川唐家相提并论的吧。童优跟在二人身后一面四下张望,一面想。

童优一直没有见到绿林坊的老坊主,而他每天只能见到陆展鹏和这位唐士杰。童优其实懒得和他们切磋技艺的,只想去找到长孙家族的一些线索。更实际点说,童优和他们几乎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他们都是豪门出生长大的纨绔子弟,而童优一介平民,出生微寒,二十年来没有吃过几顿像样子的大鱼大肉。穿的也是父亲留下的补丁土衣。童优的快乐在于他是有精神信仰的人,童优崇尚简单淡泊的逍遥生活,可以贫瘠却不能堕落。

而这些纨绔子弟是堕落的,他们吃酒,他们赌钱,他们甚至还拥着年轻貌美的烟花巷里的女子一起嬉闹。

于是童优宁可花时间来指导童秀长进刀技。

一次次拒绝和他们同流合污之后,童优渐渐和他们疏远了。可是童优也是无奈的,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太拘谨了。童优一面打算捱过冬天再说,冬天御寒就是一个问题,如果再找不到吃的,兄弟俩的处境就不妙了。

于是童优会屈服的一点,就是他们想和我谈刀论剑的时候,我就勉强的笑着和他们讨论。

————

直到有一天,陆展鹏说,“你在我这里过的并不舒心,我能看的出来。我也是应付场面上的事,我和唐士杰三年前就在益州相识,他那时也就是这么款待我的。我父亲是个严于律己的人,如果他知道这段日子我很荒废,一定要责罚我了。所以,过两天,我带你去我父亲那边,你要给我争点光,至少我要让父亲知道,我也有几个可以带的出去的知己。”

“我怎么帮你?”童优有点傻在一边。

“大哥那里据说来了几个江湖中的新锐,很有些本事。而我这里除了唐士杰,就靠你了。”

“我也算是你的门客,能帮你的地方,我决不惜力。”童优点头。

“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陆展鹏笑的跟占了很大的便宜,在技艺上赢了童优很多似的。

————

初冬的荆州还是有些冷的,尽管旌旗飘扬,可是整个场地里还是有些空虚。

大当家陆海鲲就站在对面。身后没有什么人出来。

“你确定今天是切磋技艺的吗?”唐士杰轻声问。

“我也不知道了,父亲通知我的时候是这样说的。”二当家陆展鹏的眼神里犹豫了起来。

“行了,我站出来吧,你大哥的长枪的技艺比你强多少?”童优双刀已经握在手中,童优也许主要觉得,对面就一个人,理所当然的,我来打头阵,就算我输了,也应该不会影响后面这两位的声誉。

“他只比我多练了两年,能比我强多少,我也不清楚。”陆展鹏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