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说《资治通鉴》 正文 10.仇人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dongfangwenhua66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2.html[/size][/URL] 须贾来到秦国以前,就听说秦国的丞相张禄是眼下秦国的第一号实权派大臣,连秦昭襄王都对他高看三分。因此,一到秦国都城,他就一直派人到相府送贴求见丞相张禄。 当然,他并不知道,张禄就是当初为了逃避追杀才改名换姓的范雎。 范雎也没有点破自己的身份,只是一直不答应他到相府来拜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2.html


须贾来到秦国以前,就听说秦国的丞相张禄是眼下秦国的第一号实权派大臣,连秦昭襄王都对他高看三分。因此,一到秦国都城,他就一直派人到相府送贴求见丞相张禄。

当然,他并不知道,张禄就是当初为了逃避追杀才改名换姓的范雎。

范雎也没有点破自己的身份,只是一直不答应他到相府来拜见自己。

无奈之下,须贾只好在仪馆干等。

穷极无聊,他每天一大早就爬起来跑到城墙下练拍手功。拍手功的功法很简单,抡起两个小巴掌有节奏地啪啪拍就是了。

傻子都会。

须贾向来把这项运动当成他的健身法宝,因为更复杂的他也学不会。拍了几天,他终于把城墙上值夜班的卫士们惹恼了。有个卫士抬手甩了一个现在能值很多钱的古代夜壶到他头上,里面当然还有昨晚的废液。卫士还骂道,“老不死的,一大早你拍个尿啊?老子想咪一会儿都不行,你他妈有病啊?”

须贾大怒,本想骂回去,可一想自己现在是在秦国,也就不气了。上面还在喋喋不休地冲他叫骂,“你有病啊,你有病啊?”

须贾揉揉被头上砸出来的鼓包,擦擦脸上的液体,尽量和颜悦色地回问道,“你有药吗?”

卫士气得更狠,“你神经病啊?”

须贾温柔地仰着头,娇羞地说,“你,能治吗?”

卫士被逗笑了,“你小子,模仿别人的笑话!老子罚你二十万。”

须贾很认真地说,“我接受你的宣判。可我就是不道歉。”

卫士听罢,弯腰吐了须贾一脑袋方便面。


须贾就是这样打发他在咸阳的无聊日子的。

过了些天,范雎觉得把须贾晾的差不多了,就找身破衣服换上,不带随从,形容落魄地走到须贾下榻的仪馆门前。因为他低着头站在大门口,守门的兵丁也没认出来他,只粗声大气地呵斥道,“要饭滚一边去!”

范雎低声下气地哀求道,“我不是要饭的。我是须贾大人的同乡,麻烦您让我见他一面吧。”

守门的看他可怜,就放他进去了。

须贾一见范雎,大吃一惊,“范叔,你竟然还活着!现在过的怎么样啊!”

范雎故意神情落魄地点点头,“大人,小人当时勉强捡了条命,后来就逃到秦国,在这边靠帮人写信为生。”须贾看着寒碜、萎缩的范雎,感慨万千,当初多么风神俊秀的一个才子,现在竟然落到这么一个地步。他叹了口气,“唉,看来咸阳人都不怎么写信。可苦了你了。”

须贾这种人就是这样,当他害够了人,偶尔还会产生一点同情心,哪怕这个人是因为他才变惨的。只要你不如他,不会威胁到他的地位,那他的同情心还是蛮多的。

须贾赶紧从座位上下来,拉住范雎的手。范雎低着头,假装不敢和他直视,“大人,小人不敢劳动大驾起身。”

范雎表现的越是卑微,须贾散发出来的温暖就越多,也许还有些愧疚吧。

须贾轻轻地拍着范雎的肩膀,“范叔,别那么客气了。我们也是故交啊。来来,还没吃饭吧。”说着,他扭头朝手下人喊道,“摆上酒宴,我要同老朋友喝几杯。”

吃完饭,须贾看看范雎单薄衣衫下冷得微微发抖的样子,心中不忍,立刻让人从行李中取出一件光滑轻暖的丝锦袍来,亲手批在范雎的身上,轻声叹道,“唉,世事沧桑,我们这些老朋友,是越来越难见面了。我这次回到魏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和你重聚。”

范雎看他真情流露,也忍不住一阵感动。毕竟他们当初还是曾经有过主客之情的。

现在,范雎在秦国位高权重,早已没有人敢用这么亲切地口吻和他说话了。而且,高处不胜寒的范雎不但要时时应付好秦昭襄王,还要刻刻提防那些不知道会从何处射来的暗箭。他已经被人放倒了一次,决不能被人放倒第二次。

这些年,他虽然表面风光自在,可心上的弦反而是绷得更紧。因此,须贾那些温情流露的话语和举动,真得让他非常感动。

范雎抬起头来,眼里有些湿润,“大人,到秦国有什么事情,看我有什么能帮忙的没有。”须贾苦笑一声,“这个范叔可帮不上忙。我想见见张禄丞相,可一直见不到。眼下,就这个让我头疼了。”

范雎一笑,“大人有所不知。相府的厨子经常找我给他写家信,我跟他还算有些交情。丞相大人特别宠爱那个厨子。咱们这就过去,求他在丞相面前美言几句,说不定今天丞相就答应见您了。”

须贾一听十分高兴,“那太好了,咱们这就动身。”

奔往相府的路上,范雎还热情地为须贾驾车。不多久,他们到了相府门前。范雎把车停下,回头对须贾说,“大人稍等片刻,我进去找下厨子,让他帮您通报给丞相。”须贾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范雎也不多说,大大方方地朝相府大门走去,同时用眼神暗示那些卫士都不要动。守门的卫士们看见范雎心中觉得奇怪,“哎,大人今天怎么这副打扮,还亲自赶车?搞cosplay吗?”但是,谁也不敢多嘴,只老老实实地站着,既不敢行礼也不敢问候。

须贾看范雎轻松自在地就进去了,心里的希望立刻多了七八分。

可是,过了半晌,他在车子上坐的屁股都发麻了,也不见范雎回来。他大着胆子走到卫士面前,“打扰了。麻烦您帮我进去叫一下范雎好吗?”

卫士道,“范雎?谁是范雎?我们这儿没范雎啊?”

须贾急了,“就前不久从大门进去的,那个穿锦袍的,他就是范雎啊?他不是你们厨子的朋友吗?你不认识?”

卫士把眼一瞪,“大胆!什么范雎,那是我家相爷张禄张大人。”

须贾腿一软,扑通跪倒在地上。

他吓得冷汗直流,怎么也没想到范雎竟然改名换姓当上了秦国的丞相。而且范雎既然把他骗到这儿来,逃走是没有用的,只有死的更惨,只能硬着头皮往里闯了。

于是,须贾跪在地上,擦擦冷汗,恳求道,“麻烦军爷通报丞相一声,就说罪人须贾求见。”

这次很快就有了回应,丞相让他堂前说话。

须贾也不敢站起来,用膝盖连跪带爬地到了范雎的堂前。

只见范雎高坐于大堂之上,无数侍卫、门人、宾客列于两厢,好不气派威严。范雎厉声喝道,“当初你背信弃义,出卖朋友。险些让我死于非命。你现在还能留着条命,就是看你赠我锦袍,还有那么一点情意。不然,早将你碎尸万段!”

他这话倒不是吹牛,以他大秦国丞相的身份,想随便找个理由杀一个类似魏国那样弱国的使臣,简直是易如反掌。

须贾既庆幸,又羞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范雎骂完他,就下令宴请各国宾客。

各国的宾客们都到齐了以后,范雎把他们都安排到大堂内的上座,唯独让须贾一个人在堂外的房檐儿下就地坐着,而且还要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内。

要是平时,羞也把须贾羞死了,这明摆着范雎要在各国宾客面前侮辱他。可今天,他顾不上了,能保条命已经是万幸。

不多久,菜上来了,别人都是珍馐美味。须贾面前则是一大盘喂马的饲料。给须贾上菜的佣人也绝。他挤眉弄眼、假装恭敬地对须贾说,“请大人慢用。要不满意的话,我们还有毒奶粉伺候。”

须贾生怕毒奶粉上来,赶紧诚惶诚恐地把马饲料往嘴里塞。他胡乱嚼几口,实在是想吐,可又没胆,只好翻着白眼,梗着脖子使劲儿往肚里咽。范雎看他如此表现,气又消了些,念及他赠袍的情分,就命人把毒奶粉端了回去。然后,范雎冷冷说道“你的脑袋就留着吧。回去告诉魏王,让他赶紧把魏齐的脑袋送过来。要不然,我就踏平你们的首都大梁城!”

须贾回到魏国,慌忙把这些情况告诉丞相魏齐。

魏齐吓得要死,可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连夜逃往赵国,躲在平原君赵胜的家里。

可惜,躲在赵国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秦昭襄王的目标是吞并天下,天下各国都是他觊觎的对象。在这种情况下,没有那个国家在强秦面前是真正安全的。

果不其然,秦国和赵国之间因为对上党地区归属的问题产生极大矛盾。战火,转眼间便烧了起来。

赵国在和秦国的这次战争中一直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领兵的老将廉颇就命令军队巩固城防坚守不出。

其实,这个策略非常明智。秦军远攻而来,如果打持久战定然消耗不起。等秦军的补给出问题的时候,那就是赵军收拾他们的时候了。老将廉颇使出这一招后秦军果然大为头疼。因为他们明白,越拖对自己越不利。

秦军只想速战速决。可廉颇就是不给他们速战速决的机会。

秦国对廉颇的战略很头疼。

没想到,赵国这边的赵孝成王赵丹对廉颇也十分不满。这位军事外行认为,廉颇避而不战,是因为胆小。又加上范雎派人到赵国散布谣言说秦国最害怕马服君赵奢的儿子赵括;廉颇已经被吓得闭关不出,过不了多久就得向秦军投降。

赵王听信谣言,对蔺相如等人的劝解都不听,坚持用擅长纸上谈兵的赵括替下了老将廉颇。

结果,赵括战死,他率领的赵军彻底崩溃,四十万大军全部在长平投降。最后,这投降的四十万大军被白起下令全部屠杀,只留了二百多个年纪较小的军卒回到赵国。

四十降军被杀,举世震惊。

那么,这个残忍地坑杀四十万降军的白起将军下场如何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