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八,朱玉祥知道画眉被秦天喜卖了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画眉的心“咚咚”地跳个不停,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的,“不是说他被鬼子给打死了吗?咋又活过来了?”

马占奎说:“啥叫给打死了?是压根就没死。那朱鹞子也真够命大的,在戏云山被日本人捅了十几刺刀竟然没死,被八路军救了后投了八路。现在又带着八路军打回来了,还当了什么驼峰山支队的司令,没准儿昨天晚上就是他带着八路军袭击了黄阎王的。”

画眉听说亲生父亲还活着,心中又惊又喜,眼前立刻浮现出那年在马蹄沟见到父亲时父亲的模样。她本想多向马占奎打听些父亲的情况,又怕岳林和大太太起疑心,便没有追问下去。一路上,画眉心里乱糟糟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不知道父亲还记得她不?不知道岳林知道了自己是朱玉祥的亲生女儿后,还会不会像原来那样对待自己?

岳林死里逃生,岳家大院的人都高兴得满脸喜气。刘氏每天亲自到伙房给岳林安排饭菜,姜氏则弄回些人参鹿茸之类的补品给岳林吃。岳林调养了几天,身体很快便复原了,经过这场飞来横祸,他变得比以前话少了,但对画眉更好了,就连姜氏给画眉脸色,他也要严厉斥责姜氏一番。

画眉一直不知道刘氏那天带她到怀宁城并不是去看岳林,而是和黄明轩做交易准备用她换回岳林的。更不知道岳林之所以对她比以前更好了,是因为朱玉祥已经知道秦天喜把她卖给岳林做了小老婆,并且亲自登门找过岳林。如果不是岳林送了八路军二百匹军马,为抗日出过力的话,朱玉祥暴怒之下,必定一枪把岳林给崩了。


朱玉祥是从冷长生的那里得知秦天喜把画眉卖给岳林的。

那天,朱玉祥得到游击队送来的情报,说高桥到广平开会,将在第二天上午返回怀宁城。朱玉祥听葛金说起过宋双喜给胡广义做工作,胡广义有意带皇协军反正投奔八路军,消息走露后被鬼子抓进大牢,宋双喜劫狱不成,最后和胡广义一道英勇就义的事。早就想消灭高桥为胡广义报仇,为那些死在鬼子手里弟兄们报仇。便和王政委研究,决定选择有利地形打高桥一个伏击。

朱玉祥把伏击地点选在了距怀宁二十公里的一个转弯处,由王政委负责阻击来自广平和怀宁方面的鬼子援兵,他则亲自率领两个连,在游击队的配合下在公路上布下口袋。

上午,高桥带着三十多个鬼子骑兵从广平出来,一路时疾时缓,很快便进入八路军的伏击圈。朱玉祥见鬼子只有三十多个人,知道这一仗是稳操胜券了,一声令下,一个排子枪打过去,便把八九个鬼子打下马来。

高桥见中了埋伏,又见对方火力猛烈,知道是遇上八路军的主力了,慌忙组织残余的鬼子进行抵抗。朱玉祥从望远镜里认出了高桥,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向身旁的战士要过步枪,瞄准高桥便是一枪。可惜子弹偏了些,只打中了高桥的肩膀。

高桥受了伤,趔趄几步跑到鬼子机枪射手旁,挥着指挥刀朝这边指着,鬼子的机枪立刻朝朱玉祥这边射来一串子弹。

“操你娘的……”朱玉祥骂一声,推上子弹再次举起枪向高桥瞄准。

这时,只见不远处跳起一个游击队战士,甩开胳膊使劲儿将一颗手榴弹扔出去。那手榴弹不偏不倚,直接落到高桥脚下,“轰”地一声把高桥炸了个血肉横飞。朱玉祥高兴地喊道:“好!扔得太准了!”

这一仗打得干净利索,不过半个小时,三十多个鬼子全部被包了饺子。

打扫完战场,朱玉祥让葛金把刚才扔手榴弹的游击队战士带过来,,见那战士生得浓眉大眼,生气勃勃,立刻喜欢上了。眯起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手榴弹扔的很准呀?”

“报告朱司令,我叫冷长生,我是放羊的出身,平时扔石头撵羊,时间久了,扔东西也就有准头了。”那战士正是冷长生。冷长生让画眉怀了孩子后,觉得没脸在花村呆下去了,便把他妹子红雁托付给罗地,几经周折,找到游击队参了军。

朱玉祥拍拍冷长生的肩膀,满意地点头随便问道:“嗯,不错,是块当兵的料。兄弟几个,你参加了游击队,谁在家里种地呀?”

冷长生听朱司令问起他家里的情况,禁不住想起死去的爹娘,心头一酸,眼眶便湿了。葛金连忙悄声对朱玉祥说:“朱司令,冷长生同志的父母都被鬼子杀害了。”

“哦!”朱玉祥的脸色凝重起来,再细细打量冷长生一番,对葛金说道:“葛队长,你能不能把他给我呢?”

葛金觉得突然,吱唔道:“朱司令,这……”

朱玉祥呵呵一笑:“怎么?葛队长舍不得呀?”

葛金不好意思地笑了,“是有点舍不得。冷长生同志不但手榴弹扔得准,枪法也不错。并且,我刚提拔他当了班长。”

“葛队长,别小家子气嘛!你放心,不会让你吃亏的,我用五条三八大盖换他,怎么样,可以吗?”

葛金立刻喜上眉梢了,“当然,当然,就算朱司令白和我要人,我也不敢不给呀。支援主力,支援大部队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