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殇 正文 第九章:詹若玲的噩梦

疏梅淡影 收藏 8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size][/URL] 李凌霄指挥着战士们在山中临时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安顿下来。赵二嘎一直抱着怀里的姑娘不放手,大宝看看他大咧咧的问:“二嘎子,你总抱着人家姑娘不放下,你要做什么,我怎么看着她好像跟你媳妇似的,瞧你抱的那个紧啊!”战士们一听也跟着笑了起来。 赵二嘎胀红了脸看着老班长说:“老班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


李凌霄指挥着战士们在山中临时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安顿下来。赵二嘎一直抱着怀里的姑娘不放手,大宝看看他大咧咧的问:“二嘎子,你总抱着人家姑娘不放下,你要做什么,我怎么看着她好像跟你媳妇似的,瞧你抱的那个紧啊!”战士们一听也跟着笑了起来。

赵二嘎胀红了脸看着老班长说:“老班长,她,她身上没有衣服了,盖着我的衣服呢!我,我咋办呀?”

老班长看看尚云飞,尚云飞说:“先把她放下,弄些水来让她喝了,老班长你把从前面镇子上缴获来的看看有没有适合这个姑娘穿的,给她找一间先凑合着吧!”尚云飞让赵二嘎把水灌到姑娘嘴里,然后转过身躯,和其他战士们手拉手连成一圈,背对着姑娘。姑娘喝下水后慢慢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看看四周,是一群灰布衣裳的汉子用背对着他,姑娘低头看了看身边的衣物就明白了。姑娘穿好衣服轻轻咳嗽了一声用微弱的声音说:“谢谢你们救了我!”

尚云飞这才和战士们转过身来,这时李凌霄弄了些吃的来到姑娘身边递给她,姑娘看看李凌霄,再看看围在自己四周的战士们问:“你们是八路军吧?”

老班长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八路军啊?”

姑娘指了指战士们胳膊上的臂章,老班长一笑点点头。这时,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钻了过来看见姑娘就惊喜的叫道:“扣儿,扣儿,媳妇!媳妇!”吓得姑娘一下子躲在老班长怀里,大宝大喊一声:“傻子,别乱叫,人家不是你媳妇!”

胜子在一边说:“人家是二嘎子媳妇!”

“胜子,你胡说什么?”李凌霄看了他一眼说。

姑娘看看大伙问道:“是你们救了我?谢谢!”尚云飞看看姑娘说:“是我们一个战士赵二嘎救了你,你不用谢,呵呵,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一个人跑进这深山老林的,你是哪里人啊?怎么又会遇上鬼子的?”

姑娘看看尚云飞再看看其他人,一股心酸的泪水夺眶而出,尚云飞一见连忙拉了一把李凌霄小声说:“还是你问吧,我最看不得女人哭!”

李凌霄看看老班长,老班长点点头递给姑娘一条干净的毛巾说:“孩子,别哭,慢慢说!”姑娘看看老班长接过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断断续续的说:“我叫詹若玲,是这大山前面镇子上詹家的小姐,我刚刚从太原回来,太原失守了,我们大学生们没地方去只好各自回家了,我刚刚到家,镇子上就来了鬼子兵!全镇……”

原来被赵二嘎救下的这个姑娘是常乐镇詹鑫明的独生女儿。常乐镇位于长治的东南,是长治辖下的一个比较大的镇子。镇子上大约有千户人家,小镇可以说是一座千年古镇了,民风淳朴,古韵悠扬。镇上最有影响最富足的就算是詹鑫明了。詹鑫明是常乐镇无人不晓的大财主,詹鑫明自称祖业加之他经营有方,使得家业越来越殷实富足,可谓富甲一方。詹鑫明唯一的女儿就是这个詹若玲,自小被詹鑫明视若掌上明珠,几乎是百依百顺。詹鑫明花了大价钱请人教詹若玲读书识字,后来又把她送到省城太原,托太原生意上的朋友照顾,让詹若玲上了山西大学。

抗战爆发以来,日本鬼子占领了太原,学校大部分学生失学,詹若玲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办法,在父亲好友的帮助下,经过化装才算是逃出太原城,一路上颠沛流离跟着逃荒的饥民们总算是回到了长治。从长治还要经过将近一天的路程才能回到常乐镇。

当詹若玲从长治动身打算回常乐镇的时候,就有百姓在传言说是鬼子已经到了常乐镇,现在的常乐镇到处是鬼子,千万不能回去啊!詹若玲听了这些话半信半疑,但是回家的欲望驱使着她还是一个人冒险上了路。临上路前,詹若玲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小子模样,好在一路上还算是平安,天黑前她终于赶到常乐镇。刚一进镇子詹若玲就发现不对劲,镇子上冷冷清清的,往日的常乐镇可是繁华热闹得很,叫买做卖的,街道上店铺林立,招牌挂遍了大街小巷,可是现在常乐镇去如同一座死城,毫无生气。

詹若玲紧赶慢赶的来到家门前,当她一眼看见自己家门前的情景时,詹若玲差点昏过去。

詹若玲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她感觉脑子中一片空白,身子在摇晃,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意识,不由自主的就要倒下去。詹若玲赶紧伸手扶住门前的一棵大树站稳了身子。自家的门前是一片惨景,尸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大都是自己家的佣人,门大敞着,斑斑血迹从门里到门外,连门前的两座石狮子上都溅满了血迹。詹若玲停了有几秒的时间,就拔腿跑进院子里,院子里弥漫着血腥味,詹若玲大声呼喊着母亲和父亲,向院子深处跑去,径直来到父母亲的房间,当她推开房门时她看见母亲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父亲在母亲身旁早已经气绝身亡。母亲隐约还有些气息,詹若玲一把抱起母亲,母亲在詹若玲的呼喊声中慢慢睁开眼睛,母亲看了看詹若玲微弱的说:“孩子,鬼子来了,他…他们….你要报仇,报仇!我….”母亲的话没有说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詹若玲经过长时间的跋涉,再加上这种强烈的刺激,詹若玲喊了一声:“妈妈!”一下子也昏了过去。

当詹若玲再次醒来的时候,站在自己身边的是家中的佣人,是专门伺候自己的丫鬟玉儿,玉儿手里端着水,看着詹若玲慢慢喝下去。詹若玲几次张嘴都没有说出话来,玉儿用小勺一口口的把水灌到她嘴里。詹若玲喝下几口水后终于说出话来:“玉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姐,鬼子来咱们家了,让老爷把咱的宅子让出来,他们要做什么指挥部,老爷不同意,他们就开始杀人,杀人,老爷上去劝阻他们就被他们给…….鬼子还强…….夫人,夫人就自杀了,我躲在夫人屋子的床底下没敢出来,才躲过这一劫,小姐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鬼子明天一早就会来的!”

詹若玲听完玉儿的话,又是气又是恨,大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猛地一口血吐了出来,詹若玲再次昏了过去。玉儿连忙捶前胸敲后背的把詹若玲唤过来,詹若玲睁开眼睛长出一口气,缓缓地坐起来看着玉儿,玉儿盯着她问:“小姐,你拿个主意吧!”

詹若玲也不说话,翻身下床,来到院子里四下看看,突然张开嘴大声喊道:“爸爸,妈妈,恕女儿不孝,爸爸,我要把这宅子一把火烧了它,日本鬼子想要用咱们的宅子做什么指挥部,做梦!詹家祖祖辈辈的辛苦现在就要毁在女儿的手上了,但是我知道你们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的宅子让日本人用,让这群灭绝人性的畜生们用,我现在就烧了它,然后去找日本人拼命,爸爸,妈妈,你们等等女儿,我这就来!”

詹若玲说完这些,带着玉儿一把火点燃了詹府,詹家大宅子在熊熊大火中化为一片灰烬。这场火整整烧了一夜,半个常乐镇被大火映红。

进驻常乐镇的日本鬼子是秋井师团第五联队的一个大队的鬼子。这个大队的鬼子队长叫野村太郎。就是这个野村太郎率人直接冲进詹府,他把詹老爷子直接拽出来,让翻译赖皮生把他的意思翻译给詹老爷子听,詹老爷子听完赖皮生翻译的话,上前几步冲着赖皮生摆摆手,赖皮生看看他笑呵呵的走过来,詹老爷子看着翻译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是中国人吗?”

赖皮生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詹老爷子厉声说道:“你回答我!”赖皮生看看詹老爷子眯着眼睛把嘴凑在詹老爷子的耳朵旁小声说:“詹老爷,您这是何苦呢?我要不是中国人这群小鬼子早就把您给宰了,这都是我一直在劝着拉着他们,看在咱们俩家是世交的份上,呵呵,您给我一个面子,您……”没等赖皮生说完,詹老爷子抡起胳膊狠狠地给了赖皮生一个巴掌骂道:“畜牲,你简直连畜生都不如,你给中国人丢脸啊!”赖皮生被詹老爷子打得蒙头转向,他捂着腮帮子,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他大瞪着眼睛骂道:“老不死的,你敢打我!你等着!”赖皮生来到野村太郎跟前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野村点点头看看詹老爷走了过来。野村用生硬的中国话讲到:“你的,宅子的给我,你的可以不死的干活!”詹老爷子看看他哈哈一笑说:“人住的宅子怎么能让畜牲住,呵呵!简直是笑话!”

当赖皮生把詹老爷子的话翻译给野村听后,野村狂叫着抽出战刀横在詹老爷子脖子上,詹老爷斜眼看看冷笑一声转身向回走。野村盛怒之下一挥手,这帮畜生便冲进院子开始大开杀戒。鬼子见人就杀,詹老爷子在几个家人的掩护下来到后堂打算带着夫人一起走,可是被野村堵在了门口。

詹老爷被杀,野村对风韵犹存的詹夫人色心大起,带着手下人把詹夫人拖进屋里轮奸了夫人。夫人最后自杀身亡。

当野村听说詹家被大火烧着了的消息,立刻带着人向詹家赶来,这时的詹若玲带着玉儿从后门跑出去,从常乐镇的北门出了镇子直奔山中而来。野村气急败坏,把镇上的人集中到詹家门前逼问百姓,最后有几个人没有办法边说:“昨天晚上好像看见了詹家小姐回来了,不知道这火是不是她放的?”于是野村便命人在全镇搜捕詹若玲,同时派出人去在镇子四周的山上林间搜捕詹若玲。

詹若玲带着玉儿慌张出逃,慌不择路进到山里迷了路………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