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冷锋 第三章:驱除倭寇还我河山 三、石嘴子之战

疏梅淡影 收藏 3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2.html[/size][/URL] 晋西北地区位于同蒲路以西,黄河以东,平绥路以南,汾阳和离石公路以北,是阻敌西进、保卫陕甘宁边区的重要屏障,是联系华北各抗日根据地的枢纽。刨建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对坚持华北敌后抗战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当侵入山西的日军向晋西、晋南地区进攻时,遵照八路军总部的命令,第一二零师主力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2.html


晋西北地区位于同蒲路以西,黄河以东,平绥路以南,汾阳和离石公路以北,是阻敌西进、保卫陕甘宁边区的重要屏障,是联系华北各抗日根据地的枢纽。刨建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对坚持华北敌后抗战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当侵入山西的日军向晋西、晋南地区进攻时,遵照八路军总部的命令,第一二零师主力在同蒲路北段积极展开交通破袭战,切断太原至忻县间的铁路与公路交通,有力地钳制了日军对晋西、晋南的进攻,使日 军后方受到严重威胁。日军为摧毁晋西北抗日根据地,消灭或驱逐八路军第一二零师,解除其后顾之忧,并配合其对晋南的进攻。乘第一二零师主力于同蒲路北段作战之际,调集驻蒙军第二十六师团、华北方面军第一零九师团及伪蒙军各一部,共一万余人,由平绥、同蒲路和太原汾阳公路沿线各据点出动,分五路对晋西北、西南抗日根据地发动“围攻”

为粉碎日军的“围攻”,第一二零师师长贺尤、副师长萧克、政治委员关向应令留在根据地内的部队和游击队积极开展游击战,袭扰、疲惫日军,遂率主力于由同蒲路北段星夜回师根据地,并以第三五九旅主力进至岢岚地区,阻击由五寨南犯之敌;以第三五八旅主力进至离石、碛口以北地区,侧击企图渡河西犯之敌。

封飘萍的新一营接到的命令是:“配合三五八旅的一个团阻击从宁五城内反扑出来的五百多鬼子,彻底消灭他们于石湖河与羊方口一带!”

封飘萍接到命令后迅速集合队伍,封飘萍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战士们说:“现在就要看我们的了,是我们展现新一营的战斗能力的时候了,上级领导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新一营,就是要考验我们新一营,看看我们有没有能力配合兄弟部队打好这一仗常言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是该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小鬼子离我们不到三十公里,前面就是宁武城,那里有五百多鬼子,妄图反扑出城,经石湖河逃往宿县!我们能放他们走吗?”

“不能!坚决不能!”战士们异口同声的喊道。

“好!我们不能放他们走,在左翼是我们的兄弟部队,他们与鬼子已经进行了一天一夜的激战了,消灭三百多鬼子,剩下的两百多鬼子企图绕过石湖河经羊方口到宿县,而石嘴子是鬼子必经之处,那么现在是该我们上去的时候了,同志们听我命令,按着事先定好的作战方案马上出发,于拂晓前到达石湖河南岸的石嘴子阵地,进入伏击圈!鬼子现在也在连夜往石嘴子方向急行军,而我们距那里还有三十多公里,这就要看我们的脚下功夫了,小鬼子跑,我们追,能不能追上这伙鬼子就看我们的了!”封飘萍说完看看马跃进,马跃进一笑说:“封营长你放心,我带人在前面,这一仗你就交给我吧!咱们一千多人要是再让小鬼子两百多人跑了那也太……你放心吧!”

放飘萍说:“马营长,还是我带人在前,你负责后面,我带一连,三连从石嘴子左侧埋伏,你带着二连还有四连埋伏在石嘴子右侧,等小鬼子全部进入我们伏击圈之后,我们同时发起进攻!”

马跃进点点头说:“也好,就按你的意思办!”队伍在黑夜里出发了,一路上封飘萍走在最前面,深秋的天气寒风刺骨,前些日子刚下过一场雪,路上又湿又滑,战士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山路上。封飘萍边走边给大伙鼓劲:“同志们,加把劲,千万不能让鬼子从咱们手中跑了,我知道路不好走,我们不好走,鬼子一样也不好走,只要我们能坚持住,就以现在的行军速度肯定能在鬼子到来之前感到埋伏地,我们新一营的战士个个都是飞毛腿,这点路根本不抗我们走的,是不是啊!?”

战士们在封飘萍的鼓舞下,群情激奋斗志昂扬,脚下生风,走得越来越快。

拂晓前,在封飘萍的带领下,全营如期赶到石嘴子,并迅速进入埋伏阵地。小明趴在封飘萍身边,看着山下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问封飘萍:“大哥,你说这鬼子能来吗?要是他们不走这里咋办啊?或者他们已经过去了呢可咋办啊?”

封飘萍看看他笑着说:“上级首长不会分析错的,小鬼子只有走这条路才是到达宿县最近的道路,再说了,小鬼子不走这条路走哪条路啊?别的路他们更不敢走,一是离着宿县远,二是鬼子怕有埋伏!”

三连长张汉光笑笑问:“营长,你肯定小鬼子还没有过去?”

封飘萍点点头说:“你自己看啊,那条路上的雪一个脚印没有,要是鬼子过去了,还不得踩得全是脚印和稀泥啊?”

张汉光看看山下点点头说:“是呀!呵呵,那咱就等着狗日的!”

从宁武城出来的这五百多鬼子,在大队长谷糠廉介的带领下,向宁武城外我三五八旅的一个团发起猛冲,结果被打得七零八落,谷糠廉介带着剩下的两百多鬼子逃进宁武城,穿城而过企图绕过宁武城走石湖河过羊方口直达宿县。

谷糠廉介带着二百多鬼子星夜赶路,直奔石嘴子,他预先派出人去侦查,得知前面石嘴子并没有八路的埋伏,于是这才放心大胆的向石嘴子奔来。

封飘萍见自己带着的两个连战士已经全部进入阵地,于是让小明去看看马跃进那边,一会小明跑了回来说:“马营长他们已经全部到位了!”

封飘萍点点头,转身看着三连长张汉光说:“告诉战士们隐蔽好,没有命令任何人不许开枪,等鬼子全部进入伏击圈再开火!”

当天空中有一道耀眼的阳光穿透云层照射到大地上时,山下的小路已经清晰可见了。一阵凉风吹来,战士们被吹得浑身打哆嗦,身子趴在薄薄的一层雪上,身后是一阵阵刺骨的冷风,战士们都盼望着快点看见鬼子进入伏击圈。

小明有点沉不住气了,看看封飘萍刚想问,山下就传来鬼子叽哩哇啦的说话声,小明浑身一激灵看着封飘萍说:“鬼子!鬼子来啦!”封飘萍一把捂住他的嘴瞪了他一眼。小明乖乖的趴下身子,把枪担在一块山石上,等着封飘萍的命令。封飘萍眼睛紧盯着前面的一个鬼子军官,后面的鬼子陆陆续续的走过来。此时的谷糠廉介抬头看看四下,见山势险要,一条小路穿山而过,小路两边一面是陡峭的山崖,一面是一个缓坡,这要是八路把人埋伏在缓坡上一个冲锋,自己这二百来人顷刻间就得报销啊,想到这谷糠廉介停下脚步,叫过身边一个鬼子附耳说了几句,那个鬼子便大声的嚷嚷着,四五个鬼子端着机枪走到前面,冲着缓坡上就是一阵猛烈扫射,子弹打在岩石上,火星四溅,封飘萍赶紧示意战士们低下头,有几个战士晚了一点,肩头被子弹打中,还有一个战士被一颗子弹穿过头颅,倒在一边。封飘萍示意大伙不要出声,继续观察山下的鬼子。

鬼子扫了一会见没什么动静,这才停止扫射,谷糠廉介把手中的战刀向前一指大声吼道:“呦西!前进的干活!”两百多鬼子开始继续前行。封飘萍眼看着鬼子全部进入伏击圈,他端起手中的驳壳枪,随着一声枪响,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鬼子军官应声倒地,这一声枪响之后,整个石嘴子枪声大作,喊杀声震天,谷糠廉介这两百多鬼子一下子被消灭了三分之二。队伍乱成了一锅粥。

封飘萍站起身来手举着枪大声喊道:“同志们冲下山去,和小鬼子拼了,一个也不要放走!”随后第一个向山下冲去。新一营的战士见自己年轻的营长枪法如此之神都已经惊叹不已,现在营长又带头冲下去,战士们一个个唯恐落后,潮水般涌下山去,把谷糠廉介的队伍围在了中间。

谷糠廉介依托着自己的手中的重机枪,和山路两边的巨石为掩护继续顽抗。封飘萍冲在最前面,他一心想要活捉谷糠廉介,封飘萍让一连在左,三连在右,这时马跃进也冲了上来,来到封飘萍跟前说:“营长,那边的那一小撮我们已经解决了!”

封飘萍看看他说:“好,你带人堵住这条路口,我带人绕过去,堵住他的退路,今天让小鬼子一个也跑不了!”封飘萍说完挥手喊着张汉光向上冲,鬼子的机枪如同爆豆一般“嗒嗒嗒嗒”的响个没完。封飘萍带人来到一块巨石后对张汉光说:“手榴弹,给我扔手榴弹!”张汉光带着十几个战士,数十颗手榴弹一起扔向谷糠廉介他们的隐蔽处,随着爆炸声响起,鬼子的机枪哑巴了。封飘萍大喊一声:“冲啊!”便已经冲了出去。小明在左张汉光在右,三人第一个冲进鬼子群中,和鬼子展开了肉搏。这时,马跃进留下一部分战士扼守在路口上,自己也带着大部分战士冲了过来。一阵短兵相接的搏斗在喊杀声中,在血光飞溅中展开了。封飘萍用惯了刺刀,一手拿枪一手握着刺刀,远了开枪打,近了刺刀挑,转眼间被他撂倒了七八个。谷糠廉介眼睛血红,举着战刀奔封飘萍冲过来,他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戴着眼镜的文弱书生竟有如此大的杀伤力。谷糠廉介一刀直奔封飘萍的面门劈来,封飘萍抬手开枪,可是枪没有打响,封飘萍一愣知道枪里可能没有子弹了,这时谷糠廉介的刀已经到了眼前,小明在一旁刺到了一个鬼子,转身挺着大枪一把架住了谷糠廉介的战刀,就在这一瞬间,封飘萍一弯腰人已经到了谷糠廉介的面前,谷糠廉介再撤回刀来砍封飘萍已经晚了,小明大声喊着:“营长穿了他!”封飘萍手腕子用力,刺刀带着风一下子从谷糠廉介的前心穿了进去,直透后背,谷糠廉介身子一晃,嘴里涌出血来,他扭曲着脸看着眼前的封飘萍,小明趁机调转的大枪,刺刀跟着从谷糠廉介的喉咙处穿了过去,小明手上用力一挑,谷糠廉介的脖子被豁开一个口子,谷糠廉介倒了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