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四章 中东路事件 第十五节 飞机

我爱奇奇 收藏 14 18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李琮率领着部队微微驻足观看了一下那巨大的焰火,然后就又开始急行军,以摆脱苏军的追击,部队又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第二天,苏军紧紧追击了一晚上,可是最终还是丢掉了袭击部队的下落,于是无功而返。

凌晨7点,苏联远东特别集团军司令布留赫尔狠狠地将手中的电报摔在了桌子上,几名参谋顿时噤若寒蝉,布留赫尔快速的在指挥部里来回得走着,希望能凭借这种方式驱散一下心中的怒火和郁闷,也许是这种方式还无法让布留赫尔平静下来,他快速的走到窗户前,猛地一把推开窗户,让窗外寒冷的空气透进来,迎着刺骨的寒冷,布留赫尔的呼吸也出现了大团的雾气,那团雾气时隐时现,频率很快,可以看得出,他的内心十分的烦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才仅仅一个晚上,就让我们损失掉了近一千名士兵的性命,这些伟大的苏维埃战士,没有倒在冲锋的路上,却倒在了中国人的偷袭中,还有那些攻坚的利器——坦克,被纷纷炸成了碎片,这眼看着就要进攻满洲里了,没有坦克的掩护,伟大的苏联红军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牺牲更多士兵的性命,想想吧,多少母亲在等着儿子回去,多少姑娘在等着心上人团圆,可是呢,这一千名战士再也无法回到亲人的身边,他们是葬送在了中国军队的枪口下,不,应该说是情报部门的失误中,他们不是告诉自己没有东北军大规模增援的迹象吗?还信誓旦旦的说那支上次袭击苏军的中国军队已经随着大批的东北军撤退了吗?那这些东北军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这些蠢猪,一天到晚就知道拍最高领袖的马屁,丝毫不知道干点正事,都是他们不可原谅的失误,才造成了近千名英勇的苏联红军战士,被有些滑稽的方式所杀害,这一次,绝对不能放过他们的失误,一定要最高领袖对他们严惩不贷。

布留赫尔想到这里,才稍稍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他转过身对几名参谋说:“立刻给莫斯科发报,就说我军遭到东北军的偷袭,牺牲近千名战士,坦克部队也全部被毁,这些都是情报部门的失误所造成的,是情报部门提供了东北军撤离的情报,才让我军放松了警惕,才遭受到了如此惨重的损失,但,我军目前士气仍然很高涨,这点小的困难绝对吓不倒伟大的苏联红军,我们会为了最高领袖的指示而奋勇前进。”

布留赫尔知道,虽然,他将所有的失误和责任都推给了情报部门,但是,他仍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为了将功赎罪,为了在最高领袖那震怒到来之前,保住自己的脑袋,就必须要做出点样子给最高领袖看看,比如,拿下满洲里。

布留赫尔毫不迟疑的下达命令:“开始对满洲里发动总攻。”

一时间,满洲里炮声隆隆,双方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的绞杀。

而这个时候,已经很轻松摆脱苏军追击的李琮,躲在森林里面,开始思索下一步的行动了:苏军大规模的进攻马上就要开始了,满洲里已经是朝不保夕,幸亏自己将部队早就带出来了,除了能够可以机动灵活的打击苏军,还保留了自己辛辛苦苦攒起来的家当。可是,作为一名军人,也不能眼看着苏军对东北军进行屠杀啊。毕竟都是中国人,在这个时候,枪口怎么也要一直对外,不能只想保存自己的实力。虽然消灭了苏军两个半步兵营,一个装甲连,所取得战果远远超出了其他部队,也远远超出了原来历史的结果,可是这对于苏军来说,损失这么点兵力不算什么。况且自己的做法会激起苏军的更大愤怒,他们会加倍报复东北军,而只要苏军突破东北军的外围防线,东北军必然会兵无斗志,并不会与苏军展开巷战,而是会想办法突围出去,可是。这里已经被苏军围得水泄不通,只要选择突围,必然会被苏军以优势火力全部消灭,而这样的惨剧自己并不想看到。因此,自己还必须的做点什么,减轻东北军的压力才行,让东北军能多幸存下来几个人。

李琮知道,经过这几天的战斗,对驻守在城市里面的东北军,威胁最大的就是苏军的飞机、大炮和坦克,东北军几乎没有什么好办法去化解这些危机,如今,坦克已经被拿下了,那下一步应该考虑苏军的飞机了。其实,早在战争开始的时候,李琮就已经开始关注苏军的飞机,甚至秘密指示一小队特战队员专门寻找苏军的机场位置,而在这一小队特战队员的努力下,也最终发现了苏军的机场,不过,李琮也只是让他们记录了机场的位置,然后就撤退了。现在,李琮对满洲外围的苏军已经没有办法再次偷袭了,因此,自然而然就把目光转向了苏军的机场,李琮一面思考着如何攻破苏军的机场,一面又开始幻想着:这次能不能捞点实惠呢?

根据前一阶段的侦查,苏军的前线飞机场,距离满州里大概有几十公里,位于中苏边境上附近的阿穆尔河上的阿巴该图岛上,岛上驻扎着苏军第6航空分队,第25航空分队,第26轰炸机中队共计36架飞机,这些飞机对于苏军的进攻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因为东北军没有有效的防空武器,因此,苏军可以大规模、肆无忌惮的轰炸东北军的阵地,造成了东北军顾此失彼,防线也岌岌可危。

而李琮之所以决定对苏军的飞机场进行突袭,是因为,这一段时间,苏军和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满州里的攻防上,没有注意这个距离虽然比较近,而又在苏联境内的机场,苏联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东北军竟然敢深入到苏联境内作战,因此,在对李琮所部搜索的时候,苏军的搜索范围一直在满洲里的西边和南边重点搜查,而对于中苏边境地区则放松了警惕,毕竟,在这个区域内,会遭到苏军的两面夹击,而且越往苏联方向,苏军苏军的实力就会越强,苏联人认为东北军除非是脑袋坏掉了,才会跑到这个区域来。苏军怎么也没有想到,李琮竟然会带着部队去袭击他们的机场,因此,这样的作战才会达到突然性,也才有可能取得辉煌的战果。为了更好的掩护自己的行动,李琮还未雨绸缪的命令部队带上了大批缴获的苏军军服,准备有可能的话,就“混淆视听,滥竽充数”。

当李琮宣布了自己要率领队伍深入苏联境内,消灭苏军的机场时,在场的人都是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幅吃惊的表情,仿佛李琮是个外星人一样。

半晌,黄东首先跳起来发言,说道:“团长,你这个计划,俺绝对不同意,这不是去送死吗?苏军的境内谁知道防守有多严密?再加上,苏军就是从那边过来的,兵力大部分部署在那边,咱们这么一去,你想想看,要穿越多少苏军的封锁线,还要不声不响的摸过边境去,然后再突然间将苏军的机场干掉,这个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弄不好,我们要全军覆没的。团长,咱们现在的战绩足可以回去交差了,别再冒险了,让弟兄们安稳的回去吧,少死两个,就能多回去两个啊。”

黄东的话句句在理,并且声情并茂,似乎让人无法反驳。

几位军官都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李琮知道大家必然会反对他的计划,因此,早已胸有成竹,他回答道:“诸位,黄营长说得很有道理,如果执行这个计划,无异于羊入虎口,十分危险。可是,那我为什么还要提出这个计划呢?大家听听我的意见再作判断:1、别的先不说,就因为我们是军人,而且还是中国军人,有义务去为国家奉献自己的一切;2、穿越苏军的防线,看起来困难重重,可是,实际上却并不是无法完成的任务,苏军的防守是严密,而且大部分兵力是驻扎在中苏边境上,但是,正因为如此,苏军才会麻痹大意,认为我军不敢向中苏边境移动,更不可能深入苏联境内对苏军进行打击,再加上,现在苏军在向满洲里的西部和南部进行搜索,对这一带控制得比较严格,这正说明了苏军认为我军已经向满洲里的中国境内的纵深地区逃窜,他们认为我军为了躲避苏军的追击,决不会向中苏边境移动的。因此,我军的行动是出乎苏军意料之外的,是有可能成功的;3、我军目前对大规模使用特种部队已经有了经验,因此,在突袭作战上,我军具有苏军不可比拟的优势,能够达到战役发起的突然性,这样,就能够打击苏军一个措手不及,大大提高了我军突袭的成功率。以上就是我的意见,大家仔细想一想。”

在座的军官们开始沉默不语,连叫嚣的最厉害的黄东都似乎被说服了,依照李琮的分析,对这次行动最为有利的一点就是,苏军的麻痹大意,认为东北军决不会越境作战的,只要有了这一点,事情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在对李琮指挥艺术的充分信任下,大家最终都点点头,表示同意,一致认为可以采取这次行动。

于是,在李琮的带领下,450名特战队员和剩下的3000名官兵,连夜奔赴苏军机场。这一路,很快就会深入到苏联的境内,因此,这也算是中国军队自甲午战争战争以来(中国参加一战是以民工支援的方式参加的,名义上并不是军队),第一次打进别国的领土里面吧,也许以后史书上就会写道,李琮于1929年率部攻入苏联境内,并取得辉煌的战果。

在李琮率部前进的时候,苏军也在向满洲里发起攻击,不过,对苏军而言,进攻满洲里的战斗,也颇为不顺,在失去了坦克的掩护下,苏军士兵只能冒着东北军猛烈的火力,艰难前进,在面对布满壕沟、铁丝网和碉堡的东北军阵地前,苏军是举步维艰,没有坦克撞开铁丝网,就只能凭借士兵的血肉之躯,再付出极大代价后,凭借人工爆破或者剪开铁丝网,但是,这样的效果明显不好,不仅突击手容易被东北军当成活靶子,他身后的掩护部队,也只能被东北军的火力牢牢压制在阵地前,这种阵地战简直就是一战中德国和英、法两国长期对峙的翻版,双方大量的士兵都消耗在残酷的战壕争夺之中。而苏军的重炮炮弹对于东北军的碉堡来说,也是无济于事,因为,寒冷的天气将碉堡的泥土变得无比坚硬,再加上东北军在碉堡的顶部还加装了护板,这使得炮弹根本无法击穿碉堡的顶部,无法清除掉这些东北军的火力点,而只能靠苏军的人肉躯体在不断闪转腾挪之下,靠近东北军的碉堡,以手榴弹或者炸药包,炸毁东北军的碉堡。

第一天,苏军进攻了十几次,虽然在大炮、飞机的掩护下,苏军一度突入到东北军的阵地里面去,但是,缺乏了坦克快速、凌厉的突破之后,无法有效地对东北军的阵地进行分割,也就无法有效地将东北军消灭掉,再加上东北军早已修筑好的大量堡垒和战壕,形成了严密的防护体系,因此,苏军反而是被东北军又不断地打了出来,最终,损兵折将,只得收兵。而这时,苏军士兵已经在东北军的阵地前倒下来了大约500多人的尸体,这次短暂的胜利也让东北军的信心得到了很好的提升。

第二天,苏军的攻势比前一天好了很多,但,依然没有攻破东北军的防御体系。

苏军在意外损失了装甲部队后,除了开始对满洲里进行狂攻之外,还派出部分兵力对满洲里外围地区展开严密的搜索,毕竟,布留赫尔不再相信情报部门的情报,也害怕再次被那只神秘的东北军袭击,布留赫尔的心里明白,如果再有一次这样的事件发生的话,自己的政治生涯,甚至自己的生命都会有危险,因此,布留赫尔希望,就算是挖地三尺,也找出这支东北军到底在不在,但是不幸的是,李琮早已带着队伍远离了满洲里的外围地区,向着另外一个目标前进了——那就苏军的机场,布留赫尔只顾着在满洲里地区巡查,丝毫没有想到李琮竟然会去袭击他的机场,由此,一场对于布留赫尔的悲剧又要开始上演了。

这满洲里打得热闹,李琮他们也很辛苦。在特战队员的带领下,经过了整整一夜的长途奔袭,部队在大草原上一路潜行,即要躲避苏军的侦察、搜索和边境警卫力量,又不能降低行军速度,因此,在严格的战场纪律的约束下,部队严格按照要求,如同一条不断靠近猎物的蟒蛇,无声无息的隐蔽着自己,而又不断前进。不过,部队的表现很是很让李琮满意,一路上,部队的战士们都能紧紧跟在开路的特战队员后面,没有一个人掉队,而且在路上还顺便干掉了几个苏军的小分队,几十公里的距离,并不是太让部队感到困难,主要是需要不断躲避苏军,因此,这段距离才让李琮的部队走了整整一夜。

在天亮时分,李琮最终赶到了苏军机场所在位置,李琮和特战队各分队长顾不得疲劳,认真仔细观察苏军机场的详细概况。

苏军机场有各式飞机36架,在机场的四个角,有高射炮进行防空,机场周边有大量的碉堡和铁丝网,机场周边很可能埋设着大量的地雷,要想人工排雷,难度很大,守卫机场的苏军大概在一个营左右。看来苏军对机场的防范提高了警惕,贸然攻击难度很大,强攻只会失败。可就这么走了,李琮决不甘心。

白天,机场里的飞机频繁的起降着,看来,这一天满洲里的东北军又承受了一天高强度的轰炸,不知道今天情况怎么样了。

部队在机场的外围,隐蔽等候,看来这白天是没什么机会了,只有等夜晚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机会。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可是苏军的警惕性仍然很高,对机场四周的防护依旧很严密,一时半会儿,李琮依然没有找到好办法。

突然,远处路上出现了一个个亮点,不一会儿伴随着汽车的轰鸣声,公路上出现了十几辆汽车,汽车的车灯不时地扫过草原,就像是一只只萤火虫在夜色里飞舞。

苏军的汽车距离李琮的部队还有5公里的样子,这些汽车敢大胆的在夜晚行动,也只有在自己国家的地盘上、有安全保证的情况下才能做到,如果换成了是在中国的境内,估计这些汽车打死也不会在这会儿出动的,看来是给机场送给养的。

李琮看着那些车灯忽隐忽现,就像是看见了神秘的外星球亮光一样兴奋不已,李琮心说:看来今晚行动的成功与否,就全在这些汽车身上了。

李琮立刻召集起特战队员,简单的说明了自己的计划,然后带上15 个特战队员,迅速的跑到路边,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吸着香烟,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而其他的队员则沿着公路线,纷纷隐蔽在路边的草丛里面,手持钢努,准备一旦李琮拦下这些汽车,就立刻射杀苏军的驾驶员和守卫。

李琮带领着一群队员站在路边,一手拿着香烟,一手背在后面,拿着那令人生畏的钢努,而努箭已经全部上弦,时刻准备发射。

最前面那辆汽车的驾驶员,正在哼着小调,不紧不慢的握着方向盘,在公路上前行,坐在他身边的苏军军官,将身体完全的靠在驾驶室的后背上,双手交叉,脑袋偏向一边,军帽也已经扣在了她的眼睛上,整个一幅极度困乏的样子。

驾驶员不断哼着的小调终于让这名军官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他一脸气愤的表情,将自己的军帽拿下来,对着驾驶员说:“亲爱的阿廖夫,您就不能不唱吗?请您让我休息一会儿好吗?”

阿廖夫一脸高兴的样子,似乎把这名军官弄醒就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而且看来他和这名军官的关系也不错,于是,阿廖夫对着军官说到:“嗨!我说亲爱的彼得,您就别睡了,陪我说会儿话好吗?我一个人寂寞死了。”

彼得很气愤地说到:“阿廖沙,你就好好开你的车,怎么能老想着和别人说话呢?开车的时候,一定要专心,思想可不能抛锚。”,说完,彼得又准备开始入睡了。

阿廖沙立刻嚷嚷开:“好了,彼得,马上就要到了,你就别睡了,再说了,您可是全车队的最高指挥官,您的负起责任来,别让车队出了什么岔子。”

彼得看着他,没好气地说:“我说阿廖沙,您是诚心不让我睡了,我是车队的最高指挥官,可是,只要您把车开好了,后面的车跟着您的车没走错路,那就不会出什么岔子。这里又没有中国人,战场离这里也很远,您要知道,这里是苏联的国内,不是在中国的满洲里,您明白吗?没什么战事需要您和我来操心,您只管开您的车,我呢,只管睡我的觉,然后,您把车开到机场,卸完货,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请您不要想得太多,好吗?”

阿廖沙看到彼得如此坚决,无奈的耸了耸肩,继续开他的车。

开了2公里左右,阿廖沙突然间发现,前面的路边有一群苏军的士兵,他们手中的烟头忽隐忽现,看到自己的车队之后,开始挥手示意自己停下来。

阿廖沙慢慢的将车停了下来,后面的车队也逐渐的减速,然后停住。

这群苏军一边抽着烟,一边向他的车靠近。

彼得感觉到车停了下来,也从昏昏欲睡的状态清醒了,他一边从驾驶室的窗户向前看去,一边询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怎么停下来了?”

阿廖沙摊开手,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让我们停下来,看来是有什么状况发生了。”

彼得立刻将头伸出窗外,冲着李琮他们大声地喊道:“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我们停下来?你们需要帮忙吗?”

一名队员低着头,用熟练的俄语回答(这是李琮专门培养的):“前面的路出现了一个大坑,你们必须要停下来。等路修好了再过去。”

彼得听见这个消息,很是沮丧,这意味着他们又要在这里耽误半天了,于是,彼得用俄语咒骂着:“真该死,要等多长时间啊?我们已经跑了一天的路了,要赶紧把这些物资送到机场。”

队员回答道:“半个小时吧,你们再耐心等等吧。”,队员接着掏出一盒香烟,对着彼得说:“别着急,伙计。抽根烟吧。耐心等待一会就好了。”,所有的队员在汽车车灯的照射下,都是低着头行进的,似乎是害怕车灯太刺眼了。

说完,已经来到了汽车跟前的两个苏军跳上了汽车驾驶室的踏板,站在上面,递上香烟,彼得正要去接香烟,却突然间发现,对方的面孔很是奇怪,军帽下面并不是一张欧洲人的脸,而是一张亚洲人的脸,虽然,苏军的部队里也有一些亚洲人,可是这些亚洲人看上去却有一种陌生感,彼得有点怀疑,正要询问,却突然间发现对方的手中,多出了一把古代的努箭,朝着自己脑袋,“嗖”的一下,怒箭射进了来不及躲避的彼得的脑袋里面,顿时,彼得就被送上了西天,而另一边的阿廖沙也是一样,临死的时候,嘴里还叼着香烟,身体靠在驾驶室的靠背上,脑袋上也同样有一支努箭。

彼得在体味着死亡的感觉的时候,微弱的一点意识在脑海里不断的闪现:见鬼,是敌人。而在他的眼睛里面,最后出现的画面是,很多的人影,不断地冲向了汽车。

后面的苏军大多来不及反应就被俘虏了,少数死命抵抗的苏军被当场擒杀,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李琮将所有的苏军俘虏全部处死。

李琮让特战队员上了汽车,向着机场开了过去。

机场门口的守卫,也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其中一名苏军看见一长串汽车向自己行使过来,立刻慢悠悠的走上前,一边扔掉手中的烟头,一边挥挥手示意车队停下来。

看到汽车停了下来,这名苏军斜挎着枪,然后走到汽车的窗户边,问道:“请出示通行证。”

一名特战队员用军帽压低自己脸部,并且侧着脸向着前来检查的苏军,假装翻找着通行证,嘴里还嘟囔着自己的不满意:“都开了一天了,还要查通行证,你等等。”,说完在身上掏了起来。

驾驶员在身上摸了半天,似乎没有找到,然后又开始在汽车驾驶室里的抽屉里面翻找起来。

这名苏军只顾看着驾驶员的背影还在不断翻找着通行证,也有点着急,丝毫没有注意到,在路边,几个黑影偷偷摸摸的琮他的身边溜过,向着他身后的苏军士兵奔去。

这名苏军等了半天,已经等得不耐烦,连声催促快点。

而他身后苏军警卫一边嘲笑他,一边继续吸着自己的香烟:“嗨!怎么还没好?难道是中国人的车辆吗?”,说完,几名守卫纷纷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终于,那名驾驶员像是找到了通行证,立刻起身转向这名苏军,不过,他手中拿着的不是通行证,而是一把弩,箭头闪着寒光对准着自己,而那顶军帽下面也是一张亚洲的面孔。

这名苏军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只弩箭,没有了丝毫的反应。

“嗖”的一声,弩箭直接穿透了苏军的脑袋,鲜血从弩箭射中的地方慢慢地流了下来,在中箭的那一刹那间,苏军整个人却没有了反应,任凭箭枝射穿了自己,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在这同一时刻,那边几名守卫的身边,也突然出现了几个手持弓弩的苏军,守卫感觉不对劲,正要报警,却只见一只只弩箭将几名守卫射成了刺猬。

而听见了下面的响动,附近一座岗楼上的苏军立刻要将探照灯照射过来,可是,还没来得及转过来,岗楼上的苏军就被几只弩箭射倒在地。

解决掉了几名守卫,李琮他们迅速将车开进了机场,李琮带着人迅速冲向了机场指挥中心,其他的队员则顺着跑道开到机场的四个角。

正在守卫高射炮和高射机枪的苏军看着汽车直接开到了自己这里,正在奇怪呢,突然间毫无防备的就被一阵弩箭射倒在地。

而指挥中心的苏军正在忙碌中,突然一群人陆续冲了进来门,机场指挥官正要发火呢,一群士兵怎么可以到这里来捣乱,却听见一个人手持机枪大声喊到:“举起手来,缴枪不杀。”

苏军茫然地看着这群人,半天还没回过神来,那人又大声喊了一遍刚才的话,苏军才慢慢放下手中的东西,其中一个人壮着胆子问:“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回答道:“我们是中国的东北军。你们被俘虏了,老实一点,不然就全部杀掉你们。”

到这时候,苏军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人俘虏了,看着黑洞洞的枪口,苏军只好选择了投降。

部队陆陆续续冲进了机场,对机场各个地方展开搜索,对顽抗的苏军格杀无论。

守卫机场的苏军终于惊醒了。开始了反击,50多个苏军沿着跑道冲向了指挥中心,子弹打在指挥中心的墙壁上,突突作响。这时候,四个角的高射机枪响了,14.5毫米口径的机枪瞬间发射出密集的大口径子弹,冲在最前面的几名苏军被立刻拦腰打断,成了两截。四挺机枪从四个方向不停的喷射着火焰,50多名苏军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就被打死在跑道上。

苏军守卫部队开始依托机场的房屋等建筑物,慢慢向着东北军反击,苏军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子弹打在高射机枪的沙袋上,溅起了一个个小的尘土。

李琮一看,立刻指挥队员用高射炮对准苏军的依托建筑物进行水平轰击,57毫米的高射炮发出“通通”的巨响,炮弹不断打在房屋上,产生了大量的爆炸,将苏军一个个抛了起来,苏军的反击被击退。守卫机场的苏军被牢牢压制在机场右边的区域不得动弹。

李琮的其余部队开始用迫击炮对苏军的区域进行覆盖性的射击,一枚枚迫击炮弹在密集的苏军人群中爆炸,苏军的机枪阵地被一个又一个摧毁,一个个碉堡被掀开了顶,苏军也被大量杀伤。

经过10分钟的炮击,尽管苏军阵地被搅得七零八乱,但是在东北军发起冲锋的时候,仍有机枪或是碉堡在喷出火舌,一次次迟滞着战士们的行动。战士们时而匍匐,时而跃起,慢慢靠近苏军的阵地,不时的有战士被击中倒下。

战士们依靠着不断投掷出去的手榴弹,制造出大量的烟雾,从而掩护自己的进攻,在一点一滴的靠近过程中,战士们不断的运动到碉堡的侧面,然后将手榴弹投掷进碉堡里面,将碉堡摧毁。

57毫米的高炮,也不断对准苏军的碉堡进行轰炸,炮弹不断地落在碉堡的四周或者顶上,将其一个个像开启罐头一样,从顶上炸开。

一个碉堡被炮弹炸开之后,碉堡的顶部出现了一个大洞,像鸡蛋壳被打破了一样,烟雾从碉堡的内部慢慢的升起,几名苏军满脸是血的从碉堡里面爬出来,看样子,伤得不轻,几个人的身形摇摇晃晃,像是被炮弹炸得晕头转向。这几个苏军正想向后跑去,一梭子机枪子弹将他们全部钉在了原地。

苏军的碉堡不断的被炸毁,战士们也不断地将苏军的阵地狠命的压缩。

随着苏军阵地被一点点侵蚀,李琮看到时机成熟,下达了总攻命令,战士们立刻端起枪向着苏军冲了过去。

战斗的场面开始显得残酷和激烈起来,东北军的战士开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苏军的一挺重机枪响了起来,冲在最前面的几名战士身上腾起了阵阵血雾,子弹穿过他们的身体,继续向前飞行,而被打中的战士们,不住的用手捂住伤口,纷纷到了下去。这时,一枚57毫米高炮炮弹落入了苏军重机枪阵地,将机枪手和重机枪炸成了零件,抛到了半空。

一名战士端着枪顺利的冲入苏军的阵地,将刺刀刺入一名苏军的胸膛。

一名苏军投出一枚手榴弹,手榴弹落入东北军的冲锋队伍之中,“轰”的一下,将几名战士炸到,受伤的战士们躺在地上不住的惨叫着。

在付出了较大的伤亡后,战士们冲入了苏军的阵地,与苏军展开殊死的搏斗。用枪托砸、用牙咬、用脚踢,凡是能用上的武器都用上了,特战队员也冲入了战斗中,不过他们大都用手枪对苏军进行点射,驳壳枪持续的强大火力,再加上特战队员们精准的枪法,俄国老毛子一个接一个的被特战队员在身上开了窟窿。

远处的狙击手,不时用枪在苏军的机枪手或是指挥官的头部开上一个又一个洞,狙击手甚至可以让苏军的某些火力点持续哑火,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火力支援和压制,而苏军的指挥官也是一样,往往还没来得及指挥上一会儿,就立刻又被别人替代了,整个阵地上喊杀声响成一片。

苏军在艰难的抵抗中,渐渐不支,黄色的身影也越来越少的站立在地面上,更多的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在蓝色的海洋之中,黄色的斑点渐渐在消融,最后逐步融入“大海”之中。

最终,经过一个小时的战斗,最后一名站着的苏军也被放倒在地,战斗随之结束,部队一面抢救自己的伤员,一面大发慈悲的将没死透的苏军士兵送上西天。

李琮看到战斗结束,立刻兴奋得跑上跑道去,他要好好看看这些来之不易的老古董飞机,这里随便一架飞机拿到后世的市场上,那可都是价值不菲啊,李琮甚至异想天开:老子也别干什么别的事情了,这会儿再来道闪电,把老子和这些飞机一同轰回到自己的那个年代,老子就安安心心的做个大富翁了,当然,刘进和张宏可以不回去。

想到这里,李琮一边傻笑着,一边抬头看看天,只见天空万里无云,艳阳高照,哪里有半点要打雷闪电的影子,李琮只好悻悻的骂了骂这不长眼的老天爷。

旁边的刘进、张宏、黄东、吴德宝等人看着李琮一会儿像个傻子一样傻笑着,一会儿又呆呆的看着天空,于是,众人也抬起头看着天空:啥也没有啊?难道有神仙?

众人殊不知李琮心里那“罪恶”的想法,还以为李琮看到这么多飞机高兴得发疯了。

黄东最先叫嚷起来:“不好了,李琮高兴的得了失心疯了,快叫医务兵来。”

李琮听见黄东的怪叫,上去就是一巴掌:“你才得失心疯了呢,老子这是在观察敌情。”

众人一看李琮还处于正常状态,于是纷纷的松了口气。

经过清点,此役缴获飞机21架,其中战斗机12架,轰炸机6架,运输机5架,消灭苏军800余名,俘获苏军俘虏120名。

人民军阵亡178名,负伤268名。算是一个惨胜。不过,部队算是经历了一次真正的实战考验。

李琮看着这些飞机发了愁:怎么办啊,这些飞机炸了怪可惜的,可是有什么办法把这些飞机藏起来呢?李琮一边抚摸着苏军的飞机,一边又开始做起了白日梦:要是把这些飞机都飞到榆林去,那该多好啊。李琮甚至幻想起来,自己驾驶着这些飞机,在榆林的上空不断的盘旋、飞翔,那是一种多好的感觉啊。

张宏一看李琮这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又开始想把这些飞机据为己有了。

李琮一边眯着眼睛,一边转过身来,向张宏说道:“张宏,你说要是把……。”

张宏没等他说完,就立刻说道:“把这些飞机弄到榆林去,是吧?”

李琮一听大喜:还是自家兄弟聪明啊,还没说完呢,就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李琮高兴地问道:“是啊,是啊,看来你是早就想好了,说说有什么办法啊?”

张宏微微一笑说道:“我是早就想好了,早就想好了要怎么炸掉这些飞机。”

:“啊?别啊,张宏,你不是考虑的如何将这些飞机飞到榆林去吗?”李琮听完张宏的话后,大惊失色,赶忙询问张宏,

张宏无奈的说:“我说团长,你就别做梦了,这些老古董飞机,飞到半路恐怕就已经散架了,到时候,别飞机没弄过去,反倒把咱们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飞行员给糟蹋了。你也不想想,一是我们现在部队里没有飞行员,谁来飞这些飞机?二是苏军应该很快就会赶来,到时候,我军肯定要疲于奔命,谁还有空来拖着这些飞机跑?就算你能拖动,你跑到哪里去呢?如果你想就地隐藏,你的挖多少个坑啊?累死你也无法在苏军赶来之前,就干完这些任务;三是,你要搞清楚,我们现在是苏联,是在外国,不是在中国,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赶紧“偷渡”回国内,而不是在这里摆弄这些老古董。我们能安全的回到中国,别全军覆没就行了,这才是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

李琮被张宏的一席话说得顿时泄了气,其实他也知道,这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李琮如同斗败了的公鸡一样,低声地说道:“那好吧,就照你说的办。”

张宏依旧不依不饶:“你说什么?大声点,我没听清楚。”

李琮只好再次略微提高了一点声音说道:“就照你的办。”

张宏此时如同得胜回朝的大将军,一脸满意的表情,他走上前,拍了拍李琮的肩膀:“兄弟啊,别灰心,你还年轻,以后经得多了,就好了,这次,我就不批评你了,下次注意啊。”

李琮习惯性的点了点头回答道:“谢谢首长关心。”

张宏点点头说:“好,以后好好干,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别害怕。”

李琮轻声地“嗯。”了一句。

张宏拍了拍李琮的肩膀,迅速得离开了这里。

半晌,李琮突然间反应过来:妈的,我才是团长啊。可是,此时张宏已经跑得不知去向了,李琮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还真的照着张宏说得办。

于是,战士们在飞机身上绑上炸药,将机场弹药库的门用绳索联上一箱手雷,只要门被打开,手雷的拉环就会被绳索拉开,紧接着手雷就会爆炸,而整个弹药库也会立刻被炸上天。

一个小时后,整个机场已经被完全变成了一个炸弹,长长的导火索甚至可以燃烧半个小时,因此,在李琮他们离开后,半个小时内,所有的飞机将会化为乌有。

李琮立刻率领所有的部队迅速的撤离机场,向着中国境内逃去。这一路上,将会是非常辛苦的路途。

苏军的大批部队在李琮他们离开之后30分钟左右,才赶到了距离机场5公里的左右的地方,这个时候,机场上空突然间不断地闪现着大量的火光,紧接着一阵阵爆炸的巨响纷纷传入到苏军的耳朵里面,苏军指挥官一看大势不好,赶紧命令部队加快速度,不惜一切代价要立刻赶到机场。

苏军最终进入了机场,印入他们眼帘的是一架架飞机在燃烧着熊熊烈火,苏军的尸体到处都是,机场上布满了大批的金属物体,宿舍也几乎都是东倒西歪,整个机场被破坏的已经无法修复了。

苏军的指挥官一面命令苏军寻找幸存者,一面仔细搜索能否多挽救一点物资。

士兵们纷纷深入到机场的各个角落,开始寻找幸存者,搜寻剩余的物资。

不一会儿,一名士兵前来报告说:“机场的弹药似乎还是完好的。”

苏军的指挥官立刻带着大批的苏军士兵前往弹药库巡查,走到弹药库的门口,发现门是紧闭着的,苏军指挥官判断,里面的物资应该没有动过,因为,如果被敌军洗劫过,那门一定应该是敞开的,而不应该是紧闭着的:这里会不会有什么陷阱呢?

苏军的指挥官有点犹豫,但是,在国家利益的驱使下,最终,苏军指挥官下令打开大门,看看里面是否还有物资。两名苏军士兵立刻向前打开了大门,首先看到的是里面的弹药还都在,大家都十分高兴,看来这敌人因为时间仓促,没能顾得上这个仓库,就狼狈逃窜了。

于是,大批的士兵纷纷冲了进去,而开门的一名士兵无意中发现了门上竟然拴着一根绳索,这名士兵顿时开始嘲笑袭击者:这大门就一根绳索拴着,这么多的弹药,换成是我的话,就仍一颗手榴弹进去,把这里都炸上天,什么都不剩下。

也许是这名士兵的诚心感动了上天,接下来的一秒,上天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先是弹药库里面发生了一起爆炸,紧接着,整个弹药库发生了爆炸,四周的一切都瞬间被气浪吞没,包括那名“诚心”的士兵。

这一下子,100多苏军士兵成了弹药库爆炸的牺牲品。

得知东北军深入苏联境内,干掉了苏军的机场,从苏联的最高领袖到远东司令官布留赫尔都十分的震惊和愤怒,于是,在这样的耻辱面前,苏军立刻发狠,对满洲里进行了野蛮的无差别炮击,造成众多平民的死亡。同时苏军发动了对满洲里的总攻,经过激烈的交战,苏军终于占领了满洲里,梁忠j也被俘。历史的结局没有变化。张学L还是输给了苏联人。

在躲避过了苏军的追击之后,李琮率领部队安安静静等待着战争的结束,再也没有采取任何的军事行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