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宁——花环下的污垢

hfq159 收藏 1 318
导读: 如果有人对你说,如今有一个一夜暴富的地方;如果有人对你说,这种暴富的方式还是国家支持的。你会相信吗?但很多人相信了,并且前赴后继地拥去了。 这不是故事,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 也许我呆的时间还过短,我所见到的还只是冰山一角。但愿这座冰山仅仅只有一角。



此刻,飞机仍在万米左右高度作巡航飞行,然后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如果说以前我还只是听说,而这次我却是亲身经历了。如果我不把我的这次经历写出来,我不仅会彻夜难眠,我想大约我也会恶梦不断的


我答应了我的战友,千万不要在熟悉的战友群里说这件事,但我没答应我不不把这件事写出来。(但我承诺,将在文章里隐去他的名字,为了简便,暂且称他为老站吧)。


南宁,一个美丽而充满魅力的城市;南宁,也是所谓中国经济发展的第四极。在南宁的大街上,以及到处开工和已经完工的工地上,你确实会认为,南宁经济的飞速发展仿佛已经如同飞机在起飞线上一样,发动机轰鸣着,随时可以一飞冲天。


在南宁有着很多传说,是真是假我没考证,也不想考证。


据说,为了配合中央十一五规划纲要“以广西的开放合作带动整个西部大开发”中央给了广西政府四个特权:内政、外交、土地管理和金融制度先行先试创新权。


又据说,东盟10国的使馆将全数迁往南宁。也许我太孤陋寡闻了,中国的一个省份甚至一个城市可以有外交自主权,我不太清楚他们可以自主到什么程度,但我清楚的是,南宁肯定没有和东盟10国中的任何一国建交或断交的权力。


可是我确确实实看见了东盟在那里的建筑,他们说,名义上那是将来的领馆区,实际上是将来的使馆区,北京的使馆将全数迁到这里。


一个国家可以将大使馆设在建交国的非首都地区?我不知道是我的无知还是他们的无知。


这次邀我前往南宁的是我当年的战友,说南宁充满了商机。我是个商人,当然如同苍蝇吻到臭肉一样兴奋起来,我知道东盟10加1,我也知道东盟10加3,但到底进行到什么实质性的程度,我确实想了解清楚。


金融海啸之后,欧美日主要市场萎缩,那么东盟与我们近在咫尺,并且人口基数庞大。以前我们是不屑于和东南亚人做贸易的,他们的贸易行为实在不太规范,而且信用度也极差。可如同中国在不断进步一样,也许人家也在不断进步呢?


就是抱着这种想法,我来到了南宁。


当然在这之前,我多次跟战友联系,我想知道这些所谓“商机”的具体内容,哪怕是一星半点,至少我可以有目的性地事先做好无论是精神的还是物质上的准备,起码我能知道我能为这种“商机”做些什么。然而我的战友始终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不说清楚。我说无论是投资还是贸易,我并不是事事都懂,我不敢说带一支团队,但至少需要带几个人或朋友一起同行,至少可以共同商量。老站说,我要带你见几个客户,你的朋友认识他们以后不就可以跳开你自己做了吗?这解释很合理,于是我说我带几个部下总可以吧,老站坚持还是你一个人先来看看吧。既然他那么坚持,那么我就先去南宁看看吧。


于是在我成年以后,几乎是第一次懵懵懂懂地、似乎没有任何目的的开始了我的南宁之行。


以下我引用一段在百度上搜索到的一个亲身经历者的自述吧:


“第一次到南宁的人此刻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南宁和想象中的样子实在是太不同了:整洁的街道、绿草如茵的隔离带、现代化的高楼林立。而且人口少,市区人口不足200万,节奏舒缓,刚从东莞某工业区冷不丁来到这里绝对是心旷神怡。


参观完市容后就是接风洗尘了,这时候朋友的心态肯定是这样的:兴奋、好奇、劲头十足,那就继续“铺垫”。当然,饭桌上的“铺垫”是略有不同的,是为了下来的“圆谎”做准备。别忘了,我是告诉朋友自己在南宁有公司有工厂总之是做实业的。


在饭店里坐下后手机一阵响,来了三五个朋友(纯资本投资的从业人员),我赶紧向你介绍:“东莞的马老板,厚街的金老板,石龙的孙老板”,大家赶紧握手发烟,最后一起坐下来,边吃边聊。


这时候的情况很有意思,你是唯一被蒙在鼓里的,异常兴奋又懵懵懂懂。我比较了解你的性格和现状,充当了饭桌导演的角色。马老板,金老板,孙老板大家也是刚认识不久,叫他们过来目的就是为了铺垫你,另外,大家都是东莞出来的,好谈,都是开工厂出身,共同语言也多。


所有的铺垫结束之后也是我最紧张的时刻,因为马上就要切入正题了。


不管你怎么铺垫怎么忽悠,最终都要落到“交69800元认购款,然后拉三个人头” 上来,如此典型的传销套路怎么介绍给朋友听?怎么能把黑的描红?怎么还能让那么多人醉心其中、不能自拔呢?按照行业程序,一步步来。


铺垫后的工作就是“开蛊”,大家都这么叫,这两个字具体怎么写我也不知道,估计是正式开始蛊惑的缩写吧。


“开蛊”的人一定要具备如下几个条件:不能太年轻,面善,能言。


“开蛊”的人往往会非常和气地招呼你坐下,泡完茶就开始拉家常:


“什么时候到的呀?”;“觉得南宁怎么样啊”。


聊上一阵子之后才进入正题。


“咱们从事的项目叫纯资本投资,是国家的一个试点工程,政府行为。“开蛊”的人这时候会打开电视,熟练地进入南宁图文信息频道,打开南宁市简介,然后指着电视上的文字告诉你:“看,南宁是一个优化资本结构的试点城市,中央特批的。但南宁并不是一个经济发达地区啊,它的资本从哪里来?如何优化?于是就有了我们这个行业”。


这个行业有5不准:1、在校学生不准,2、在职老师不准,3、现役军人不准,4、逃犯不准,5、当地人不准……”文章很长也很详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下面的链接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509758.shtml整个过程跟文章作者所述的差不多。


第二天下午,正式粉墨登场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到我所住的宾馆罗里罗嗦地说了一大堆。其实概括起来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让你掏钱。


具体方法是:股权认购。一张身份证可认购1-21股,每股3300元+500元认购费,不接收21股以下的低起点,一次性投资。一张身份证21股封顶!


也就是说你一次投入500+21x3300=69800,返还19000作为奖励,实际投入50800元。然后你的任务是再拉进来3个人作为你的下线,3个下线每人再拉来3个下线……以此类推,人越多你的回报就越高,具体到多少我没听,也不想听。


那个女人边说边在纸上写写画画。到这里我已经知道了“纯资本投资”就是传销,区别只在于过去的传销是以实物为媒介,而这种所谓纯资本投资干脆以货币替代了。


我极端鄙视这些人,其中包括老站,我曾经的战友。我说,你能告诉我资本的投向吗?资本在流动中增值,这是一个起码的道理,我需要知道资本投向哪里,我还需要知道什么行业的资本金利润率有那么高?


女人说你别急,我还没说完呢。我说好,你继续。她状态似乎不象开始那么好了,说话也不那么流利了。等她说完,我问,完了?我现在还是这个问题:资本的投向。


那个女人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什么资本理论,我已经极不耐烦了,打断她说,你读过《资本论》吗?你知道“科斯定理”吗?就你这知识水平给我讲理论还不够格。


干脆这样吧,我现在加入,马上就可以拉到3个人,这3个人马上就可以拉到9个,9个人也马上可以拉到27个人。钱我一个人出,马上刷卡。你算算我的回报是多少?


那个女人楞住了。


我继续说,第一,我学不来索罗斯;第二,我做不了比尔•盖茨;第三,我只记住巴菲特一句话:我不做我不懂的行业。最后还有一条,我是个传统的、保守的商人,我不赚昧心钱。现在你可以走了。


我不想让我的战友太难堪,好像我还和她握了握手。随后我进了卫生间。


大约10分钟不到,又进来一个头发扎在脑后的男人。如果说刚走的女人象个巫婆,那么现在来的这个男人则好似神汉。这回我没客气:你如果想继续刚才的话题,那么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那个男的还是坐了下来说,随便聊几句嘛?我说好,但我时间不多,给你5分钟吧。在他说话过程中,我始终低头看我的手表。他看见这场面实在尴尬,说了几句就走人了。


我看着老站说,这就是你神神鬼鬼的所谓“商机”?他辩解,这是实实在在的,有人确实赚到钱了。


但那是什么钱呢,不是劳动所得,不是资本投资的回报所得,只是把后来者的钱据为己有。


我实在不想说什么了,人啊,一有了贪念什么都可以卖,甚至自己的父母、兄弟和姐妹。


老站对我说,现在做“纯资本投资”的都是外来人员,人数已超过南宁户籍人口。每到吃饭时刻,南宁的饭店里绝大多数是外来人员,南宁的娱乐场所,也绝大多数是外来人员,而这些人中,又大多是做“纯资本投资”的。这种互相蛊惑、互相依托、又互相影响关系,使得他们自信地认为,他们确实找到了一条快速致富的捷径。也进一步影响了被他们蛊惑来的人。


对于这种已明摆着的事实,政府为什么不采取有力措施呢?我想,大约有两点原因:


一、这些人没有明显的违法行为。根据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将传销犯罪定义为: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


其中要件之一是“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而“纯资本投资”并没有“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而“纯资本投资”的组织者是以资本投资为名的。故难以定罪。若以非法集资罪论处,则也与目前的法律有不完全相符之处。


其次,这种活动并没有强迫性,毕竟是“投资者”“志愿”掏出的,即使是被引诱的,对引诱者也难以定罪。如同一个人引诱另一人去偷窃,我们总不见得将引诱者量刑而对偷窃者网开一面?


二、这么多外来人口,毕竟客观上为南宁带来了经济上的繁荣,哪怕这种繁荣时暂时的。餐饮业、娱乐业、包括房地产业,确确实实地在短时间内兴起了。尤其是大量资金的涌入,为穷困的南宁注入了兴奋剂。


所以这大约也是尽管在广西谁都知道这件事,但却屡禁不绝的原因吧。


因为老站尽管动心,但暂时还没把钱投入。临走以前,我对老站说,我希望你不要加入。这几天从你介绍给我的朋友中,我已经看出,至少到目前为止谁都没挣到钱。因为稍微大一点的消费,都是由我来买单的。一个赚了大钱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不懂得起码的待客之道。


如果你硬要我提供一个参考意见,我只能说,但愿在发生群体性事件之前,你能及早发展到下线,并已收回投资。但记住,你赚的是昧心钱,只要你良心上过得去。


根据老站把我骗来的动机看,他良心上是不会过不去的。我很感到悲哀,30年多前的战友啊!他还让我帮助介绍一些人去南宁。我已扣回绝:我不想干的事情,我绝不会介绍别人干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对老站说,你浪费了我整整4天时间,还有来回机票及宾馆和其他费用。就为了发展你的下线。


老站也知道这事并不光彩,再三关照我,不要在我们战友的群体里扩散,我答应了。但我说,我一定会把我在南宁的经历发到网上,不过我不会透露你的名字的。


飞机起飞了,我俯瞰着这座美丽的城市,这座曾获得过“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园林城市”、“2008年联合国人居奖”的城市。2004年起,“中国—东盟博览会”永久落户南宁,并每年举办一次。南宁同时还是国家级经济区——北部湾经济区建设的核心城市。


在这些美丽的花环下,南宁却涌动着一股污流,这股污流迟早会演变成毒瘤。而这个毒瘤也将迟早会被割除。我相信。


当我刚回到上海,老站来了个电话,很兴奋地告诉我,今天下午他去听讲座了,很有收获,这样的讲座要连听4天。我问什么内容,他说都是专家级的讲师,讲的是礼仪道德子孝妇顺等道理。我说你知道《四书》吗?即《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你听的这些还只是过去私塾上的第一课,相当于今天小学一年级的水平:三字经


我终于知道,老站过去还只有仅仅在外围徘徊的资格,现在他终于能享受被洗脑的待遇了。是不是其中有我被骗到南宁的原因?我说不上。但愿他走的不是一条不归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