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公社 正文 17、西莱宇宙港 爱的阵痛

yongzee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8.html[/size][/URL]   这时,人群中传来一阵喧哗,有人正在快步赶来。福里曼一看,迟到者是一位先生和一位女士。“竟是他们!”福里曼暗暗叫苦,心里直犯嘀咕:“糟了,要穿帮了!”   唐纳随着安布罗西奥等人正要离开,不经意间,一道清脆的声音遽然掠过他的耳际,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和悦耳,仿佛发源于他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8.html


这时,人群中传来一阵喧哗,有人正在快步赶来。福里曼一看,迟到者是一位先生和一位女士。“竟是他们!”福里曼暗暗叫苦,心里直犯嘀咕:“糟了,要穿帮了!”


唐纳随着安布罗西奥等人正要离开,不经意间,一道清脆的声音遽然掠过他的耳际,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和悦耳,仿佛发源于他心灵最深处。他整个人顿时愣住了,头脑里所有的思绪一片冰封。


“--------唐纳!”


过了片刻,唐纳才缓缓地转过身来,那张铬印在他心房里让他魂萦梦牵的脸孔在瞬间迸入眼界,依旧美丽、依旧晶莹,依旧素洁,丝毫找不到岁月流过三十余年的痕迹。


唐纳心底象是掀起了一阵狂暴的龙卷风,他呼唤着:“苏珊,我亲爱的!”象个中学生恋人那样张开双手,飞快地朝妻子奔去,一举把她高高抱起,忘情地打转。


苏珊的表情很怪异,一方面是难以掩饰的激动,另一方面是难以言状的矛盾。她身边的那位外形俊郎、气度不凡的男士仿佛也有意避开这一幕,悄悄地后退了几步,神情局促尴尬。此人很可能是金星时代波斯人的后裔,鼻梁高挺、眼窝深陷,一头卷发,脸上留着浓密的络腮胡。


“唐纳,把我放下来吧!”


“哈哈!我还没有抱够呢,我敢说全银河都没有人象我现在这么幸福了!”


“唐纳,快点把我放下来吧,我……我有话对你说。”苏珊的口气坚决起来。


“有话对我说?”唐纳看看苏珊那严肃的样子,大惑不解,但还是把她从怀中放下。


苏珊整了整衣裙,“我……”却迟迟难以启齿。


福里曼冲了过来,朝苏珊急使眼色,并拉起唐纳的手,“唐纳,你们俩以后还有的是时间再聊,我们还是先送你去琥珀岛吧,车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不,苏珊,你有什么话就现在说吧。”唐纳觉察到了异样的气味。


“我……我……”突然间,苏珊捂着脸放声痛哭,“这叫我怎么说出口呀!”


彭斯将军走了过来,无限爱怜地把唐纳拥入怀里,“孩子,福里曼这样安排是出于好意,但现在这情形已经不容许再对你隐瞒了。苏珊是爱你的,非常非常爱你,当年她因为你不知受了多少煎熬。然而,这35年来,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你已经殉职了,公社还专门为此在网络上发布了公告,再伟大的爱也经受不住这么持久沉重的打击。你不能怪苏珊,她是个了不起的坚强的女性,但她也会感觉到寂寞,也需要爱和关怀……”


唐纳望着泪眼迷蒙,哭声凄厉的苏珊,又看了一眼和她一道前来的那位男士,这一下子他全明白了。他低下头,逃避众人的目光,用力地咬着嘴唇,竭力阻挡精神大堤的溃散。


在场的每一个人,目睹此情此景,无不哀婉同情,有人还流下了心酸的泪水。人类的宇航事业,在成就一幕幕壮丽和辉煌的同时,也不知酿就了多少人生的悲欢离合,大喜大悲。


那位身份敏感的男士吞吞吐吐地开腔了,“唐纳船长……我是哈米德.哈贾里安,苏珊的……是这样的,能够认识你我很荣幸,你是一位英雄,听到你归航的消息时,我和苏珊正在行星麦哲伦旅行,我们马上决定争分夺秒赶到这里来,还好赶上了。”


“你好!”唐纳努力地向他笑了笑。然后,他转向苏珊,“那么唐尼呢,他是和你们生活在一起吗,他怎么没来?”


“唐尼,他……”一件又一件的伤心事向苏珊袭来,她觉得心都要碎了,更加泣不成声。


这时的唐莉老太太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哀痛,泪如雨下,“孩子,你要挺住呀,唐尼他……他已经被女神带走了……”


晋美顿珠舅舅也颤声补充道:“17年前,唐尼得了一场大病,不幸……”


闻此惨讯,唐纳终于崩溃了。希望、憧憬、幻想、蓝图,全都在霎那间破灭,化为灰烬。宇宙崩塌了也不过如此,即使物质世界中所有的力量都向他猛击过来,也比不上这一刻的阵痛。命运对来说已经失去了支撑点,在漂渺的真空中无依无靠。他两眼一黑,瘫倒在地上。


人们一阵混乱,福里曼指挥大家把唐纳抬起来,大声叫道:“快把唐纳船长送到疗养院去,欢迎仪式到此结束,诸位请回吧,我会向大家及时通报船长的情况的。”


唐纳被抬走了,人们也都面带哀伤地相互道别,逐渐散去。


只有苏珊呆呆在站在那里,神色木然,心乱如麻。很多人过来和她道别,她都没有反应。此时的哈贾里安很能体谅妻子的心情,只是静静在守护在她身旁,不去打扰她。


老彭斯轻轻地走了过来,慈爱地托起苏珊的脸,“孩子,这都是命运的安排,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你要看开点。”


苏珊再也无法抑制心情的爆发,倚在墙边,开始歇斯底里地哭号:“为什么?这是为什么?神呀,你为什么要这样狠心地折磨我?所有的人都告诉我唐纳已经死了,他却活生生地重新出现在我的眼前;当我以为我已经从无尽的痛苦中解脱时,命运又给了我如此残酷的打击?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见妻子感情失控,哈贾里安赶紧抱住了她,柔声说道:“亲爱的,你太激动了,咱们回家吧!”说完,他向彭斯道了别,搀扶着妻子离去。


此时,大厅里只剩下老彭斯一个人了,他的脸上又重新布满了悲痛,目光渐渐地汇集到墙上的一副壁画上。这是一幅由前军旅画家帕纳约托普洛斯创作的名画,描绘远航归来的飞行员与妻儿相聚的感人场面。登陆舱刚刚降落,脸上还挂满航行的疲惫的丈夫兴高采烈地奔向早已等候在出口处的妻儿,而他的儿子,显然才刚学会走路,摇摇晃晃地朝父亲跑去,嘴里还呼唤着爸爸。他的妈妈则紧紧地跟在后面,既满心欢喜,又担心孩子摔着了,有点焦急的样子。……


(银河时代的电脑系统功能强大,但却始终不能胜任艺术创作。绘画、雕塑、音乐、文学、影视等这一类经典的文艺作品都来源于人类大脑的灵光乍现和连续创造,而这恰恰是电脑程序所不能具备的。


曾经有几位精力旺盛的软件设计高手发誓要攻克这个难题,编写出大师级的艺术软件,但这种可笑的尝试无一不以失败告终。然而,电脑用来制造大杂烩、一锅炒水平的文艺产品,还是显得绰绰有余。何况人类艺术家大多抛弃了梦想,享受生活去了,所以大部分应景之作就只能由机器或仿真人代劳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