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亚峰和马高带着队伍就蛰伏在龟田设伏地点对面的山上,原打算找机会和龟田消耗一下,却突然发现河阳街鬼子据点起火了。刘亚峰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儿炮楼,又见山下的龟田带领大队人马撤回了河阳街,便带着队伍悄悄地下山,沿着大路边的树林一路奔跑,直到来到开阔地对面的山脚下才命令部队正常行军。

刘亚峰和马高走在队伍后面,反复议论着到底是那支部队在这个节骨眼上把鬼子据点给拔了?给他们帮了这么大的忙。俩人议论了一路也猜测不出结果,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拔掉鬼子据点的是薛景熙。

原来,薛景熙在这天黎明时带着一帮弟兄徒步来到界湖镇与河阳街之间的东王乡村埋伏,准备等到夜晚袭击伪界湖镇长家抢劫财物。东王乡村在河阳街沂水河段的上游,东距界湖镇七华里,南距河阳街四华里。与河阳街在同一天被日军血洗,整个村庄近百户人家全部被灭门,无一幸免,村子里至今到处都是散落的尸骨。四周的庄稼地经过几度荒芜,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蒿草,齐腰深的蒿草将村子包裹得更显阴森,成了这一带著名的恐怖之地,即使在大白天也无人敢来到这里。薛景熙将人马埋伏在村子里,等待天黑的到来。

下午,薛景熙正叼着烟和一帮手下甩着扑克,河阳街方向隐约传来急促的警报声,薛景熙侧耳听了听,确认是河阳街据点传来的声音,顿时打了个激灵,一骨碌地爬起来。他不知道河阳街会发生什么事,担心刘雅欣一家出现意外,忙命黑子守在原地,自己挑选了几个精干的手下去查看情况。

薛景熙一行人沿着沂水河畔的树林里来到河阳街外,准备伺机打听一下情况,他摸到伪军据点附近的一座废弃的院子里,没看出什么意外,河阳街上陆续有人走过,脸上也看不出与以往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天已经擦黑了,薛景熙打算摸到薛三家看看,没有什么问题就返回去。就在这时,张业赶着大车从伪军炮楼里出来,大车后面坐着一个扛枪的伪军,车上装着几个大箩筐。薛景熙猛地见到张业,想起了死去的姐姐鲜儿,心里涌出一股愤怒。见张业的大车直朝河阳街外走去,便悄悄地绕出了河阳街,跟了上去。

张业在给龟田和薛景辉的部队送干粮。鬼子们作战时都随身携带的有罐头。伪军们没有这个待遇,只能携带干粮袋。由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匆忙出发,没有带干粮。薛景辉见弟兄们饿得受不了,便请示龟田后,派了一个伪军回河阳街找张业赶上大车去自己据点拉干粮。

张业赶着装了几大箩筐干粮的大车走出河阳街,往老鹰岭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望着月亮哼着窑子里流行的肉麻的情歌。他不禁有些怀念在赌场和窑子里潇洒快活的日子,可那是需要钱支撑的。自己虽说手里有了点钱,却又不能想过去那样随意行动了。他觉得当这个和尚出家一样的差事很无聊,可如果不当,自己现在又会是个啥光景呢?他矛盾地想着这些路过莲花岭边,见一个人挡在了大车面前。张业下意识地勒住了马缰绳,一回头,打算向车后的伪军求援,却见那个伪军已经被几条汉子用匕首抹了脖子,软软地倒下车去。几条汉子也不擦一下粘着血污的手,顺手掀开箩筐上盖的棉被抓过干粮就吃,看都不看他一眼。张业吓得魂飞魄散,再一回头,见对面的人举着盒子炮顶住了自己的脑门,他感到裤裆里湿漉漉的,哭丧着脸请求饶命,却猛然在月光下看清楚了这是薛景熙,胆子又回到胸腔里。

“是景熙吗?我是张业,是你姐夫呀。”张业话音刚落,薛景熙抬起手,重重地给了他一个耳光:“杂种,你还有脸说你是我姐夫?”

张业见势不妙,连忙跪在地上求薛景熙饶命。薛景熙问清楚了河阳街的情况,知道河阳街鬼子据点只有不到十个哨兵,心里有了主意。他安排一个手下快步去东王乡村报信,又对张业说,要想活命就带他们端掉鬼子炮楼。张业哪敢不从,急忙头前带路,返回河阳街。

一行人到了沟围子上的小石桥边,和前来接应的黑子等人碰头了。薛景熙命黑子带着大部分手下运动到据点附近埋伏,同时监视伪军据点的情况。薛景熙穿上伪军的服装,扛着步枪,令几个持短枪的手下将大车上的干粮全部扔到水里,趴在大车上盖上棉被往东据点走去。

到了据点吊桥外,薛景熙一手掏出盒子炮顶着张业的后背叫他对炮楼上站岗的鬼子喊话。鬼子哨兵见是张业回来了,想都没想就放下了吊桥。薛景熙见炮楼下站岗的鬼子正好进去换岗,炮楼大门敞开着,便命令张业赶着大车往炮楼门口走。炮楼上的鬼子察觉到张业赶车的路线不对头,俯下身厉声呵斥着,被薛景熙抬手一枪撂了下来。炮楼底层的几个鬼子正在围着姚花花调笑,枪声一响,就见大车上的棉被猛地掀开来,几条人影手持短枪跳下车冲进炮楼一阵乱枪射击,顿时将鬼子连同姚花花身上打得浑身血洞。薛景熙随即命令放火,炮楼里瞬间大火熊熊。这时,西边伪军据点的机枪响起,企图借着大火照出的光亮火力增援鬼子炮楼。埋伏在伪军据点附近的黑子等人立即开枪吸引了伪军的火力。薛景熙见状,不想过多纠缠,迅速带着手下撤退。

张业趁乱向房间跑去,被薛景熙举着枪大声喝令站住。

“景熙,你放过我吧?我愿意跟你们一起走。”张业望着薛景熙对准自己的枪口,再次哀求道,“你要是不愿意带我走,我就留在这里,我在这里起码能照顾到大嫂一家。”

张业原本想用刘雅欣来提醒薛景熙他们是一家人,请他手下留情。却不想薛景熙原本已经转身想放过他了,听他这样说,又猛地转过身来。

“你不能留。”薛景熙话到枪到。

张业胸口霎时爆出一团血花。薛景熙旋即转身离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