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五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三天后的中午,一辆日本军车载着二十多个鬼子从沂水县城开出来,往河阳街驶去。军车的车头上驾着一挺轻机枪,车上的鬼子兵荷枪实弹,神情肃穆地盯着四周,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警惕。几个穿军装的鬼子老师一路上指着沿途的风景兴高采烈地议论着,其中一个还拿着相机不时地拍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三天后的中午,一辆日本军车载着二十多个鬼子从沂水县城开出来,往河阳街驶去。军车的车头上驾着一挺轻机枪,车上的鬼子兵荷枪实弹,神情肃穆地盯着四周,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警惕。几个穿军装的鬼子老师一路上指着沿途的风景兴高采烈地议论着,其中一个还拿着相机不时地拍照。

汽车开出县城半个时辰后,进入了小让礼庄地界。路边,一个扛着锄头的汉子转身盯着汽车,快速数了数车上的人数,摘下草帽对着山顶挥舞了几下。小让礼庄背后是树木茂密的高山,前面是怪石林立的沂水河滩涂,滩涂远方依旧是一望无际的大山。汽车经过小让礼庄,转过一个山口,埋伏在山口一华里外半山坡上的刘亚峰和马高清晰地看到了迎面驶来的汽车。马高命令一旁草丛中卧倒隐蔽的八路军战士们将枪口对准了车上的鬼子。刘亚峰举起望远镜看着山顶,见上面的观察哨将消息树放倒了,并对自己这个方向做着旗语手势。他明白,高二宝的情报和前方观察的结果是准确的,所谓的日本老师全部是鬼子伤兵,痊愈后无法再参加作战,便改行当老师。

“高二宝的情报没错,车上的日本老师全是鬼子兵。”刘亚峰对马高说。

“痛快。”马高立即下达了全部消灭,一个不留的命令。

汽车进入到步枪射程内,马高趴在一块石头边,操起身边一名战士手中的三八大盖架在石头上,屏住呼吸向驾驶员瞄准,等汽车突破了一百米距离时才不慌不忙地扣动扳机,只听见“啪”的一声枪响,鬼子驾驶员一头栽到车窗前,脑袋像开了瓢的葫芦,红的白的溅满了车窗玻璃。紧接着,车头上的鬼子机枪手也被一枪毙命。车上的鬼子们听见枪响,慌乱中迅速端起枪对着山上寻找射击目标。汽车继续摇摇晃晃的开了一段路,在马高的眼皮底下猛地撞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上,鬼子们顿时被撞得东倒西歪的,有的连枪都震落到车下,急忙纷纷往车下跳,刚攀上车厢板,还没等跳下去,一排手榴弹居高临下扔在了车上,瞬间炸得鬼子们肢体横飞,一下子报销了大半。汽车燃起了熊熊大火,余下的鬼子更加晕头转向,来不及作出反应就被近距离飞出的子弹一一点了名。

几分钟后,刘亚峰和马高带着部队跃下山坡奔袭到汽车前,见一车鬼子横七竖八地倒在车上地下,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便快速打扫完战场,消失在山上的密林中。

庞文化得意洋洋地坐在电话机前等待老同学到来的消息。他望着一边行军床上和着衣服呼呼大睡的龟田,心想,总算可以摆脱这个讨厌的家伙了,自己这个窝囊翻译官今天就算是当到头了。

电话终于响了起来,庞文化连忙拿起电话,等来的却是日本老师全部死亡的消息。他像是在腊月里被人当头浇了一头冷水,顿时呆若木鸡,多日来的美梦就这样一下子破灭了。他颓丧地坐在电话机前,忘了向坐起来的龟田汇报电话的内容。电话里不停地传出呼叫,龟田厌恶地走过去推开庞文化,一把抓起电话。电话里再次转述了刚才的内容,同时传达了酒井司令官的命令,称如此完美准确的袭击以及从战斗方位上判断,一定是盘踞在榆树谷的八路军所为。沂水县驻军已经派出部队沿途追击,八路军撤退到榆树谷要走出深山经过河阳街这片开阔地,命令龟田带领部队迅速在老鹰岭一带设防,卡住河阳街周边全部山口和道路,盘查一切可疑人员,势必消灭这股八路军。

龟田脸色铁青,重重地摔下电话,命令值班军曹奔到炮楼顶上,拉响了警报器。

警报器凄厉地声音响彻在河阳街,鬼子们跑到炮楼下的小操场上迅速列队。警报器在两个据点之间不轻易使用,一旦使用就代表出现紧急情况,另一个据点的人员必须在十分钟内跑步过来集结。鬼子们集合完毕后,龟田骑在马上看了看手表,有些不满地按捺住性子等了片刻,薛景辉骑着马,率领着一百多个伪军终于跑了过来。龟田等薛景辉跑到面前后,简单地向他传达了命令,带着大队人马开出河阳街,去老鹰岭一带设置封锁。

龟田在老鹰岭一直守候到晚上也没有八路军的消息。根据判断,八路军在深山里行动,应该还没有到达这一带或是就蛰伏在附近的山上。老鹰岭在军事上是一块死地,周围的开阔地使连绵数千里的沂蒙山出现了一片很大的断层,因此形成了河阳街周边方圆近百里的偌大的开阔地。

龟田带着部队一直设伏到半夜,既没有见到八路军也没有接到解除设伏的命令。薛景辉和他的伪军到现在还没吃晚饭,一个个没精打采疲惫不堪,在薛景辉的喝斥下,一面打着瞌睡,一面应付差事地强打精神。龟田依旧精神十足,摩拳擦掌地盯着四周。自从在河阳街被袭击后,他一直感到抬不起头,他一直将那次窝囊透顶的战斗视为奇耻大辱,那哪里是一场战斗,分明是一只羊在尽情地戏弄一只狼,却打得狼几无还手之力。因此,他渴望用一场完美的战斗来洗涮那次耻辱。他不停地抽出指挥刀又放进刀鞘,恨不得立即抓住一批八路军拿他们的脑袋试刀。

就在龟田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之时,河阳街隐约传来了枪声和爆炸声,紧接着,鬼子据点燃起了冲天大火。龟田举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会,顿时傻了眼,急忙跨上马,带着队伍匆忙赶往河阳街。

龟田赶到据点时,大火已经熄灭,只有零星的火苗还在燃烧。据点里一片狼藉,停在车库里的一辆汽车也被炸掉了,炮楼被大火烧得焦黑,随风飘散出一股股尸体烧焦的臭味。龟田楞了好一会儿,才狂怒地大吼着大步跨过吊桥走进据点,鬼子们急忙跟着跑进去四处扑火。

龟田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一些。他实在想不明白,戒备森严的据点怎么就被八路军给端掉了?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八路军会来个声东击西?这可是他们最擅长的作战方式,自己却偏偏给忽视了。

薛景辉命令手下打起火把四处警戒,自己和庞文化一起跟着龟田走进据点。刚进炮楼就见几个鬼子倒在地上。旁边还有一具烧焦了尸体,仔细辨认了一会儿,才发现这是姚花花。薛景辉和庞文化同时舒了一口气,心照不宣地对望了一眼,薛景辉一脸地得意,庞文化似乎也很挺高兴,俩人各自想着心事,见炮楼里的木制楼梯已经烧毁,便跟在龟田身后走出炮楼,去查看其他地方。

薛景辉惦记着张业,举着火把往张业住的地方走,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他低头用火把一照,只见张业仰面倒在地上,胸口上有一团凝固了的血花。他有些惋惜地看了看张业,转身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