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三

深圳东子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薛三固执地不愿意离开,薛克新便决定多陪他一些时间期待他的转变。每天,他都叫奔儿和杏梅带着他到处走动,还到官庄乡走了走,看了看一些远亲。他从心里同情刘雅欣一家,当得知刘雅欣是因为爹才没有留在榆树谷时,他开始不再坚持要薛三去连云港了。想到自己小时候“陪太子读书”的那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三固执地不愿意离开,薛克新便决定多陪他一些时间期待他的转变。每天,他都叫奔儿和杏梅带着他到处走动,还到官庄乡走了走,看了看一些远亲。他从心里同情刘雅欣一家,当得知刘雅欣是因为爹才没有留在榆树谷时,他开始不再坚持要薛三去连云港了。想到自己小时候“陪太子读书”的那段日子,他有些想念薛景梅,在和刘雅欣的谈话中经常会问起他。

“姐,大少爷……哦,景梅走了这些天也没给你带个消息?”薛克新问。

“我都习惯了,嫁给他到现在,在一起的日子不用脚趾头都数得过来。至于消息嘛,多数时候也是跟没我这个人似的。”刘雅欣笑着摇头。

“景梅就是有出息,读书出奇的好。”薛克新似乎有些羡慕地说。

“我现在总算想明白了,我呀,宁愿说是个庄稼汉。找当兵的有什么好的?你看看我们刘家,一群当兵的,一个比一个遭罪。可我呢,偏偏也嫁了个当兵的。”刘雅欣叹息着说。

“话不能这么说,将来赶走了日本鬼子,你们家还是能够回到从前。这个,我一直相信。”

“未必呀。我几个哥哥分两派,景梅是其中一派,等赶走了鬼子,也许更热闹。到时候啊,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说心里话,兄弟,我真的不敢想这些。”

“现在国共合作不是很好吗?”

“现在是现在,鬼知道以后会怎么样。自古一山不容二虎啊!”薛三忧心忡忡地插话道。

“爹,你说,咱们中国能打跑鬼子吗?”薛克新问。

“我老喽,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薛三将了儿子一军。还是自己回答说,“要我说呀,中国这么大,小鬼子想吃掉中国还没那个胃口。重庆和延安他们不就打不下来了吗?”

“你好像什么都知道?”

这时,薛景辉走了进来。薛三客气地给薛克新做了介绍,薛克新连忙起身招呼薛景辉坐下,给他倒茶递烟。薛景辉听见了他们刚才的说话,坐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说你们这些人呀,最好少说点抗日,也不看看河阳街是个啥情况?薛三连忙说没有说抗日,爷俩瞎扯着玩呢。

“不说那些了。”薛景辉打着哈哈,“大兄弟回来几天了,我也忙得没顾上来看看,抱歉啊。”

“都是自己人,就不客气了。我倒是想去看看你的,就怕你的炮楼难进啊。”薛克新到底是生意人出身,说话很圆滑。

“什么难进不难进了,兄弟你想去就去。”薛景辉说,“克新,我今天找你还有点事。”

“什么事?”

“哦,也没什么大事。你要是打算长期住这里得在我这里登记一下,办个良民证。”

薛景辉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登记簿和一支钢笔,问薛克新要照片。忙完这些后,又问了问薛克新在连云港的具体情况,见没有什么疑窦,便起身告辞了。临走,又对刘雅欣交代了一下河阳街小学复课的事,嘱咐她做好前期的准备工作。

“景辉,你等一下。”刘雅欣追到门口,“你说,还有多长时间就搞这个事情了?”

“最多十天八天吧。”薛景辉说,“说心里话,我也不愿意弄这个烂事,这不是没办法嘛。大嫂你还是准备准备吧,先把以前十里八乡的孩子名单统计一下给我。”

“行,我知道了。”刘雅欣说。

这时,奔儿和杏梅跑了过来。奔儿见薛景辉一个人,就缠着他要玩他的枪。薛景辉一边护着枪一边半真半假的教训奔儿:“去去去,小毛崽子一个,还光想着玩枪,这是你玩的东西吗?滚。”

“是你玩的行了吧?那你玩枪怎么玩不过二叔?”奔儿有些恼。

“奔儿,你怎么说话的?”刘雅欣抬手要打奔儿,奔儿闪到薛景辉身后。薛景辉拍着奔儿的脑袋说:“你怎么知道我玩枪玩不过你二叔?我那是让着他。我警告你呀,再说这种话我可真揍你。”

奔儿突然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叫声对不起跑进院子。薛景辉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四周,生怕有人听到。刘雅欣叫他放心,她这就回去教训奔儿。她向薛景辉保证,以后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她一定管住孩子的嘴。

刘雅欣回到院子关好门,怒气冲冲地看着四周,琢磨着找个什么家伙教训奔儿,却见杏梅在给薛三捶背,薛三慈爱地闭目享受着。奔儿和薛克新一本正经地说着话。

“舅舅,你说,日本人怎么都那么矮?有的个子还没有我高。”奔儿比划着手势问薛克新。

“这有什么奇怪的,要不怎么叫小日本哪。”薛克新一副应付奔儿的神态。

“可他们的枪很长,上了刺刀比他们人都高。”

“对呀,他们个子矮,枪就要长嘛。咱们这儿有句话,人矮先唬人。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瘦驴拉硬屎,先发制人怕吃亏呗。”

“对了,就这个意思。”

刘雅欣不由得笑了。她不愿意破坏这种难得的气氛,心想,奔儿虚岁十二了,也不小了,还是找时间和他好好谈谈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